人民网>>国际>>深度观察

他们死了 谁还活着:目击亚辛兰提西遭"清除"
  2004年12月20日08:22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他们死了 谁还活着:目击亚辛兰提西遭"清除"
  2004年3月至4月,不到一个月时间内,两名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最高领导人遭到以色列导弹“定点清除”。

  3·22 亚辛死了

  2004年3月22日。睡梦中我隐约听见窗外有响动,随即电话铃大作。睁开眼,发现天还黑着,心头一凛。抓过电话,雇员急促的声音传来:“他们杀了亚辛!杀了亚辛!”

  “死了吗?”

  “死了!死了!”为了确认消息,我立即打开枕头边的收音机。加沙广播电台“自由之声”的播音员沉重地宣布:“亚辛遇刺。”

  疯了似地冲下楼,赶往现场。一扇暗红色的铁门上弹孔斑斑。仔细看,弹孔周围还有“地狱火”导弹穿透铁门瞬间高温熔化金属的痕迹。一地鲜血、满墙弹孔,除了导弹碎片,还有“阿帕奇”武装直升机重型机关枪扫射留在地面上的弹洞,每个大约20厘米深。

  亚辛的轮椅碎了,袍子碎了,头也被打碎。遇到美联社记者凯文,我们几乎同时说:“真不敢相信。”

  迎面而来,是黑布套头,仅露出一双眼睛的“哈马斯”们。只有一个手持念珠的人,疯了一般在人群中呼喊:“报复!报复!抓奸细!”更多人靠墙或坐在地上垂泪。空气里只是惊愕,不是想象中的愤怒———人们还不能接受亚辛遇刺这个事实。  加沙:愤怒被点燃

  我来不及回吉普车拿头巾就闯入亚辛办公室。平时哈马斯见不得妇女不戴头巾,但这天,亚辛的手下已经顾不得许多,无人阻挡。

  左邻右舍、亲戚朋友围成一圈坐在平常接待记者的办公室里,也就是我曾经与亚辛面对面进行专访的地方。女眷们躲在车库门后面垂泪。

  这时,我最想见的人是亚辛妻子乌姆·穆罕默德。几个月前她对我说的那句“一听到飞机的声音我就睡不着觉,总是担心突然有一颗炸弹掉在房顶”此刻反反复复出现在脑海里。但女眷们还是阻止了我,说这个时候她不见外人。

  赶往停放亚辛尸体的舍法医院,路上天光渐亮。金色的晨光勾勒出远远近近房屋和清真寺的形状。到处有人在燃烧汽车轮胎。滚滚浓烟,倒扣在加沙上空。

  几个小时后,加沙城为亚辛举行葬礼。黑纱蒙面的巴勒斯坦妇女也出现在送葬队伍中。她们挤在街道两边的人行道上,不断呼喊口号,打出“V”字胜利手势。

  当装有亚辛尸体、覆盖哈马斯绿色旗帜的棺材抬到,准备进入清真寺接受最后祷告时,人群突然沸腾起来。无数只手伸向棺材,耳边不断传来撕心裂肺的喊声和枪声,好像巴勒斯坦人刚刚从“不敢相信”中回过神来,愤怒突然被点燃。

  不仅仅是绿旗,代表其它派别的黑、红、黄、白各色旗帜一齐出现在葬礼上。一辆装有扩音器的车上,哈马斯宣布:“地狱之门已经打开,海法、特拉维夫、内塔亚……爆炸!爆炸!爆炸!”

  一间店铺屋檐被踩塌,站在上面俯瞰葬礼的人落下来。接连三天的罢工罢市,令加沙街头一片萧条。人行稀疏,风卷起地上的垃圾,飘飘荡荡。间或传来以色列战斗机的轰鸣声,人们在猜测:“谁是下一个?”

  4·17 兰提西死了

  4月17日晚近9时,我的眼前突然一黑, UPS不间断电源“吱吱”叫起来。原来是全城停电。根据以往经验,夜间停电,往往伴随着轰炸。

  十几分钟后,巴勒斯坦电台报道,贾拉大街上一辆汽车爆炸。随即电台证实目标人物是哈马斯二号人物兰提西!抬上手术台5分钟后,兰提西因伤势过重死亡。

  次日9时,我到达加沙城舍法医院,停尸间外人山人海。美联社摄影记者凯文满脸倦意,给我看腿上又深又长的伤口。在兰提西汽车爆炸现场,他的腿不小心插进汽车里,巴勒斯坦人正好要把汽车翻转,碎片割开了他的腿。“回到办公室我一摸,全是血”,他说。巴勒斯坦记者马哈茂德·哈斯的摄影包差点被人摸走。17日晚兰提西遇袭现场太过混乱。

  凯文说,18日前来医院为兰提西送葬的人很多,但比不上亚辛遇刺那天的规模。“当时医院里根本没有我下脚的地方”,他说。

  加沙:还是算了吧

  哈马斯还是呼吁罢工罢市三天。第一天,我发现城里一家菜店仍在营业,便走进去问:“为什么没有参加罢市?”伙计说卖菜是城里最主要的营生,不能关,老百姓要吃菜的。他说:“但我们肯定会参加罢市,你看店里有我们亚辛的海报……兰提西的明天就到货,明天就到。”

  第三天,一家杂货店开着门。我探头问:“营业吗?”他说:“当然,请进。”

  “为什么不罢市?”“头两天参加了,第三天了,算了吧……”

  平日买菜的那家小店半掩门户,里面却是照常营业。“你没有参加罢市吗?”“参加啊,所以我只开了半扇门”,老板穆罕默德说。谈话间,一名妇女进来张望了一下,嘱咐穆罕默德留一棵新鲜生菜。“你看,有人要吃菜,我也得把店里的菜卖了啊。”

  同亚辛遇刺时一样,哈马斯在市中心为兰提西搭建灵堂,并宣布为他致哀三天。第一天,灵堂简单得让我难以置信,连一张兰提西的遗像都没有;第二天,画像有了,灵堂入口处生意也做起来了———一本薄薄的兰提西《语录》加一张遗像,5谢克尔(相当于10元人民币)。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以群众支持率为生存之本的哈马斯向来免费发放这些东西。后来有人告诉我,哈马斯的经济来源被切断,正呼吁巴勒斯坦人捐款。

  灵堂门口,印有亚辛头像的T恤衫也卖起来了。大多是小号,10岁以下孩子穿的那种,最小的是婴儿尺码,灵堂周围热闹得像个集市。一个孩子骑在墙头,举着印有兰提西与亚辛合影的海报,高叫“1谢克尔(相当于2元人民币)一张,1谢克尔一张!”

  以色列战机仍在头顶,哈马斯新当选的领导人开始东躲西藏,但仍然表示将对以色列目标发起报复行动。  

来源:新闻晨报 (责任编辑:李海元)
相关专题
· 国际专题
· 中东问题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