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01日09:11


津巴布韦中国医疗队 游走在艾滋病生死线上

  如今,生活在非洲南部国家津巴布韦的中国人有数千人,他们中的许多人像记者一样,生了病从不进当地医院;头发长了,也决不找当地美发师,因为人们都知道,津巴布韦四分之一的青壮年是艾滋病患者或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尽管常识告诉记者,像记者这样的中国人在津巴布韦被染上艾滋病的可能性极小,但记者还是克服不了心理上的障碍,生怕美发师的剪刀会意外地碰破皮肤,或者在医院接受治疗时被传上艾滋病。然而,在津巴布韦,有一些中国人几乎每天都要别无选择地接触艾滋病患者的身体和血液,他们就是援助津巴布韦的中国医疗队医生。

  ■每天接触的一半病人是艾滋病患者

  目前,共有12名中国医生在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和布拉瓦约两个城市的5所公立医院内从事医疗援助工作,他们全部来自中国湖南省。

  提起非洲南部的津巴布韦,人们就会想起艾滋病。艾滋病在津巴布韦的蔓延到底有多严重,人们可以从以下数字中略见一斑。来自津卫生部的官方统计数字显示,在15岁至49岁的津巴布韦人中,24.6%的人是艾滋病患者,或者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每周,大约有3000名津巴布韦人死于艾滋病;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公布的报告,因受艾滋病影响,津巴布韦人的平均寿命目前已降至33.9岁。据介绍,津巴布韦的医院内一般都不设立专门治疗艾滋病的科室,艾滋病患者在突发诸如肺炎、肺结核等相关疾病时,都是去各医院的相关科室接受相应的治疗。用津巴布韦医生的话说,津医院里至少50%的病人是艾滋病患者。

  在这样一个艾滋病高发国生活、工作,如果你只是与艾滋病患者进行一般的接触,并没有被感染的危险;但如果你的皮肤受伤破损,又不巧接触到艾滋病患者的血液,那么,艾滋病病毒就有可能通过患者的血液进入你的体内。这就是医生属于艾滋病高危人群的原因。而接受记者采访的4名援津中国医生恰恰都曾在为津巴布韦患者进行治疗时意外地划破自己的手。对于经常做手术的医生来说,这本是难以避免、司空见惯的事,但在一个艾滋病重灾区的医院里,这种小小的意外有可能会改变一个医生的命运。

  ■中国医生数次与艾滋病擦肩而过

  来自湖南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湘雅医院麻醉科的女医生刘瑶已在哈拉雷两家公立医院工作了两年,下个月就可以回国了。清瘦、健谈的刘医生清楚地记得她两次在抢救病人的过程中遇险的每一个细节。

  刘瑶的一次受伤是在抢救一名肠梗阻病人的时候。那名女病人被从哈拉雷中央医院转到刘医生所在的派里医院时已处于休克状态,血压下降,心率过快,急需做手术。刘医生在给病人做穿刺时,针穿过病人的皮肤后不巧穿到了她自己的手上。想到这一针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的后果时,刘医生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但出于职业道德,她坚持给病人做完穿刺,然后跑到水龙头边,拼命地冲洗自己的手,一遍遍地用酒精和碘酒消毒伤口。那时,病人的丈夫就在附近,刘医生心急如焚地想上前问清病人是否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然而,当地医生提醒她,她本人不能直接向病人家属询问病人是不是HIV阳性,因为这是极其私人的问题。此后,与刘医生共同参与抢救病人的津巴布韦护士为她向院方作证,证明刘医生的确是在抢救病人的过程中,不慎刺破了自己的皮肤。有了这份证明,刘医生才名正言顺地从医院的员工诊所得到了一些预防艾滋病的药。接着,院方对刘大夫和那名病人进行了抽血,以查明两人是不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刘大夫连吃了两天防治艾滋病的药物,直到化验结果出来。她很幸运,那名病人是HIV阴性。

  然而,来自湖南南华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的骨科医生杨俊涛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众所周知,骨科医生的手术工具如同木匠的工具,刀、锉、锯、钳子……各种利器应有尽有。在手术中,医生被这些利器伤及的可能性很大。杨医生的同事说,杨医生在工作时经常会被患者的血溅得满身满脸都是,就连杨大夫自己也记不清到底有多少次,他的手在手术过程中被器械弄伤。不幸的是,每一次受伤后,他周围的津巴布韦医生都没有为他出具证明,让他和病人接受艾滋病检测,更没有及时地向他提供防治艾滋病的药物。

  按规定,防治艾滋病的药物应该在医生受伤后4个小时内服用,也就是说,应该在患者的艾滋病病毒侵入医生体内细胞前服药才会有效。然而,从第一次受伤至今,10个多月过去了,杨医生从未接受过艾滋病检测,从未得到院方提供的艾滋病防治药物。这使他变得越来越忧郁不安,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伤手所碰到的患者血液里是否携带艾滋病病毒,也不知道这么长时间过去后,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到底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甚至开始害怕去做艾滋病检测,不敢想象如果检测结果是HIV阳性,他该怎么办。

  ■“要是我得了艾滋病,我就留在这里”

  据介绍,至今,在中国派往世界各地的援外医生中,有两名医生在援外的过程中因公感染艾滋病。主管医疗援助工作的中国卫生部官员曾经想为这些冒着生命危险赴艾滋病高发区工作的医生们购买保险,但没有哪家保险公司肯为这些“白衣天使”们提供保险。

  说起与艾滋病患者零距离接触所面临的心理压力,医生们告诉记者,他们每一次接受艾滋病检测后,等待检测报告的那些日子都会度日如年,那种紧张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刘瑶医生曾经犹豫了半个月的时间,不敢去拿自己的检测结果。她甚至这样想过:如果自己被查出是HIV阳性,我就永远地留在津巴布韦。

  除了精神上的压力,肉体上的痛苦也是令人难以忍受的。接受记者采访的医生们几乎都不止一次地吃过防治艾滋病的药物。这种药物实际上就是所谓的“鸡尾酒疗法”的一部分,是两种药物搭配起来使用,以起到防治效果。然而,服用这种药物的反应极大,吃药者会恶心、呕吐,食欲减退,头痛头昏,因此,必须遵照医嘱在家休息。

  所有这些远离祖国和家人,在非洲南部天天与艾滋病患者打交道的中国医生们都经历了恐惧、紧张和肉体上的磨难,但只要一投入工作,看到病人,医生们就会本能地把一切杂念抛在脑后。刘瑶医生告诉记者,不管个人处于什么样的风险之中,医生在工作时,脑子里转的都会是病人的情况,什么药可以适用于病人,什么药不能用,如何监测病人等。即使是在手术中自己受了伤,医生们也要在病人没有危险的情况下才简单处理自己的伤口,然后坚持做完手术,再去做检测,吃防治艾滋病的药物。

  ■今年艾滋病患者创新高

  今天是第17个世界艾滋病日,今年的主题是“关注妇女,抗击艾滋”。自1981年美国发现首例艾滋病之后,艾滋病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速度惊人。据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11月23日公布的最新报告显示,目前全球艾滋病患者和病毒携带者人数已经达到3940万,比2003年增加了160万人,为历史最高纪录。报告估计,在2004年中,有310万人死于艾滋病,比2003年增加了20万人,创下了单年死亡人数的最高纪录;新增490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超过了2003年的480万。

  就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分布状况来看,虽然整个非洲的形势已经大幅好转,但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仍是全球受影响最为严重的地区,在南非有530万人被感染。亚洲和东欧已经成为艾滋病病毒传播最为迅速的地区。 

(责任编辑:高楠)
第17个“世界艾滋病日”:关注妇女 抗击艾滋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