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新闻中心>>人物

王泽华辞人大代表:“如越做越差,干脆不做”
  2005年01月19日03:5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王泽华:“我也就是做了一名人大代表应该做的,并不是说很出色,只是自己尽了责。”南方都市报记者梁音摄
王泽华:“我也就是做了一名人大代表应该做的,并不是说很出色,只是自己尽了责。”南方都市报记者梁音摄
  广东“明星人大代表”王泽华因家庭原因主动辞去人大代表资格,12年人大代表生涯共提出250多件议案和建议,发起13次询问案

  ■对话动机

  日前,广东省人大代表王泽华提请辞去省十届人大代表资格,湛江市人大接受其请求。1月7日,经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审查确认,王泽华代表资格终止。

  他辞请的理由很简单:妻子生病,需要照顾。

  王泽华1993年成为广东省第八届人大代表,此后,他连续当选广东省九届、十届人大代表。12年中,他共提出250多件议案和建议,发起13次询问案,以议案多、敢说敢言而被称为“议案大王”、“明星代表”。

  1月14日,本报记者连线王泽华,电话中,王泽华一再强调自己做得还不够,只是做得多点而已,“如果越做越差,干脆不做”。

  ■对话人物

  王泽华,67岁,浙江永康人。原广东省湛江市广东湛化企业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民盟湛江市委副主委,1993年起任广东省八届、九届、十届人大代表;广东省湛江市九届、十届人大常委会委员。2003年5月被中共广东省委授予广东省依法治省先进个人称号。

  
请辞的事考虑了很长时间


  新京报:王代表你好,你爱人的身体好些了吗?

  王泽华(以下简称王):身体方面已经比较稳定了,她2002年患了乳腺癌,这几年一直做手术、化疗,目前治疗基本结束,但天天要吃免疫药品。我过去因为工作忙比较忽略对她的照顾,我很内疚。

  新京报:辞去省人大代表资格后,就可以多照顾一下老伴了。

  王:是啊,省人大那边全部脱开了,关键是湛江人大还有一些工作要做,我原来是湛江市人大常委会委员,还担任了几个单位的特约监督员,都有一些尾巴的工作,起码还要经过一年的过渡,才能真正地退下来陪老伴。

  不过现在开会都在白天,晚上就可以回家了。

  新京报:辞去省人大代表资格,你是不是考虑了很长时间?

  王:是这样的。本来去年就要辞的,湛江市人大说让我看看再说,到今年我看还是抽不出时间去开会,我就辞了,湛江市人大常委会开会通过就上报给省人大批准了。

  新京报:你退下来,除了照顾老伴,还准备做些别的事情吗?我听说中山大学一位教授提出希望你到大学去当老师。

  王:(笑)人家是开开玩笑了,我有什么资本当老师,给他们讲讲如何当代表还可以,我是做实际工作的。不过我喜欢跟青年朋友聊天,他们可以让我思路开阔。

  新京报:你的请辞,引起了广泛关注,我看网上的评论,许多人表示了惋惜。

  王:现在很多人大代表履行职责也很负责任,人总是要在一个环境中慢慢磨练,没有王泽华还有李泽华,假如我总是在那个位置上,好像有人上不来似的,(广东省人大)700多名代表中,肯定会涌现一批这样的人。

  
很多代表没有做到参政议政


  新京报:在你看来,怎样做才是一名合格的人大代表?

  王:我觉得首先要不折不扣地履行《代表法》的要求。不管你是农民也好工人也好,你至少要熟悉本界别的工作嘛,那么你至少应该跟你的选民保持联系,而且经常听取他们的意见,反映社情民意,这是你应该履行的职责,我们说人大代表是政府跟人民之间的纽带,你就要起纽带作用,否则就不是合格的代表。

  另外,对于政府做的不足的地方,要敢于提出意见,来监督一府两院的工作。如果这些都不做,我自己看,这样的代表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新京报:人大代表不光是荣誉,更是一种责任。

  王:现在更强调这一点,人大代表更多体现的是责任。早期时候,(人大代表的)

  荣誉成分多些,比如一些劳动模范都是人大代表,现在政治文明建设深化以后,代表们参政议政的积极性得到加强,如果那些先进模范在参政议政方面不能履行职责的话,就没意思了。

  新京报:现在代表们参政议政的情况如何?

  王:我发现五年没说过话的代表都有,大约占代表们的30%-40%,有的也不是没有见解,底下休息时他(她)也能谈很多,在会上好像就很怕,不敢说,这也可以理解,因为过去没有这种场合磨练。

  本来这一届我们有很多民营企业家代表,这本来是好事,但是我发现一部分人忙于社交活动,利用开会机会接触很多领导,但是对于人大的工作就缺乏一些,我曾经跟他们说,你们是第一批选上来的民营企业家,你们根据自己的体会应该搞一个议案,为广东民企发展建言献策,他们笑笑,都没有行动。

  新京报:为什么会这样呢?

  王:我认为,能否有效地履行代表职责还是取决于自我。主观的努力是要的,关键是有没有这种政治热情,有了这种热情不懂你可以学习,我在(刚当代表的)第一二年也是交白卷的,从第三年开始布置的作业才能做出来嘛。

  新京报:如果代表无作为,民众对他们能做些什么?有可能对人大代表实行问责吗?

  王:应该是这样,人大代表要向选民述职,接受选民的监督,做得不好就可以罢免,比如深圳就罢免过(不尽职的人大代表)。

  
媒体给我提供了很多信息


  新京报:你任广东省人大代表的12年间,共提交了250多份议案和建议,平均每年20多个,我了解你学的专业是“土木建筑专业”,可你的议案和建议却涉及交通、金融、环保等多个领域,这些议案都是怎样产生的呢?

  王:我做代表是关注那些全局性的,宏观性的问题,从国家的方针政策入手,比如每年年底都开全国经济工作会议,我就会注意会议中的精神和信息,然后结合本地的情况,考虑广东省还存在哪些问题。

  新京报:就专业化程度来讲,你怎么评价自己提出的这些议案?

  王:我认为自己的知识面还是比较广的,从小就爱看杂志报纸,信息量可以弥补我的知识不足。比如说铁路公路电力方面的议案,我就在提案的过程中学习。因为议案需要的毕竟不是很细的东西,而是框架性的东西,我从媒体上学到的东西够用了。

  新京报:你很关注媒体的信息?

  王:报纸上我认为有用的信息都会剪下来。如果没有媒体,我的一只眼睛是瞎的。关于广州的治安情况、孙志刚事件等我都是从媒体上看过,并提过很多建议。从代表角度讲,我也感谢媒体给我提供了这么多的信息,发现了很多问题。

  新京报:你的议案被采用和你的名气有关吗?会不会因为你的关注,问题容易比较快的解决?

  王:有的是,有的也不是。2003年,在开人大会前我向人大递交了一份关于人代会取消警车开道的建议,结果从本次会议起就取消了持续几十年警车开道的做法。但是我还提出,大会上做报告不用全文照念,就没有实行。

  还有,我还提出过这样的建议:就是省人大、省领导来我们地方检查,我说你们光听政府汇报,光听一面之词,应该召集驻地方的同级人大代表召开座谈会,或者从另一个方面来听听还有什么意见,这样就比较全面客观了,也更能全面的评估这个地方的工作。

  新京报:这个建议实行了吗?

  王:没有实行,省政府办公厅给我一个答复,“你的意见很好,我们可以考虑”,一个考虑就完了。我觉得这很普通的,我们既然监督一府两院的工作,我们作为人民代表是有权利监督你,也有权向你们提出建议。我发现往往是写给领导的建议,往往是没有回复,如果你忙,可以委托秘书起草简单的回复,你签个名,领导也应该给代表回复,这样便于我们代表了解议案的办结情况。

  
副省长当面接受询问


  新京报:王代表,除了提交议案外,你似乎特别喜欢采用询问的方式。12年中,你总共发起13次询问案,为什么呢?

  王:这可以从两方面说,采用询问的方式,第一,我们可以和政府官员面对面交谈,说的严重点叫交火,说的轻一点叫接触沟通,这样面对面交流的好外是他们要当面给我一个说法,这样我可以当场看到他们的态度,及时了解问题能够何时解决,或者办理到一个什么程度。

  另一方面,对于询问会,媒体都给予充分的报道,它的影响力就会促使政府部门加大办结力度,2003年其中有一场是关于加快广东“两铁两路”建设的询问案,就引起省委张德江书记的重视,开完人大会的第二天下午,他就带着被我们询问的发改委、交通厅、广铁集团的官员到湛江现场办公,很快,一条公路去年已经通车,另一条今年通车。铁路方面,广东省委和铁道部也已经形成了规划方案。所以,我觉得询问这种方式对催化问题是有好处的。

  我用这种方式是屡试不爽。

  新京报:从结果上来看,你发起的这10多场询问案,是不是都收到了预期的效果?

  王:总体效果不错,也有的没起到作用。比如在2001年,我提食品安全问题,提出对工商业户实行户口管理等等,但是会后并没有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后来发生的毒大米问题,还有SARS,说明我们的食品安全还存在隐患。

  新京报:接受你询问的人中,最高级别的是什么人?

  王:时任副省长的欧广源,他现在是省委副书记了,当时是关于水库移民遗留问题的询问,我们在询问案上写明请欧广源和水利厅、移民办的同志来参加询问,欧广源就来了,他是每请必到,也很随和,我们拿同一个问题询问过他两次,大家对结果都比较满意。

  新京报:在你看来,理想中的政府应该是什么样的,换言之,什么样的政府部门不会受到你的询问?

  王:理想中的政府是自觉接受监督的政府。因为你就是人民任命去履行为民服务的职责,当然这是一种理想化的想法,这种理想也需要时间,需要慢慢推进。

  
退下来感觉意犹未尽


  新京报:你能够在广东很好地履行人大代表职责,并向省一级的官员进行询问,是不是和当地的政治环境有关?

  王:我觉得广东政治环境还是比较宽松的,我们提出开询问会,上面从来没有卡我们,从来没有哪级官员跟我说你提的问题太尖锐了,至少当面没有。从省人大来讲,可能是比较喜欢我们这些代表吧,本来2003年十届我不该连任了,我超过60岁了,可省人大方面有所考虑,还让我参选,后来我就高票当选了。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和其他的代表有反差吗?

  王:每个代表都应该从自身条件出发,只要你努力工作就行,不一定要达到什么目标,因为水平还是有差异的,只要努力就行。我也就是做了一名人大代表应该做的,我觉得还没做好,还有很多没做到,没做好,只是做得多而已,并不是说很出色,只是自己尽了责。

  新京报:你很在乎人大代表这项工作?

  王:以前我是进入角色了,还是舍不得,这次,我还有这样的感觉。

  新京报:意犹未尽?

  王:意犹未尽……

  新京报:人大代表都是兼职的,你可以不请辞,当一名挂名代表,为何不这样做?

  王:我不太习惯,我已经做到这个程度了。

  新京报:怎么讲呢?因为你之前做的太优秀了?

  王:太优秀我不敢说,我想我要是做的越来越差,我干脆不做。

  新京报:谢谢王代表,也祝愿你爱人的身体早日康复。

  王:谢谢!

  “百度”一下“王泽华”,相关网页约5910篇。作为广东省三届人大代表,王泽华以议案多、敢说敢言而被称为“议案大王”、“明星代表”。今年初,王泽华以家庭原因,毅然请辞人大代表资格,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新京报》记者 刘炳路)
  
  

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梁彩恒)
相关专题
· 人物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