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社会广角 2005年01月17日13:26

贫困生近三成为省钱过年不回家——资助从心开始

  高校贫困生人数激增:2004年8月,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指出,在校贫困生的比例为20%,已达240万左右;特困生为5%,约160万。

  1998年到2002年,北京师范大学月生活费低于150元的贫困生的比例从16%激增到41%。调查还发现,月生活费低于90元的特困生的比例,从1998年的6.2%增至12.3%。

调查报告:近三成贫困生曾过年不回家
  调查范围:包括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工商大学等在内的12所高校,访问对象以学校推荐和抽样调查相结合,男女性别比例控制在1:1左右。 27.5%:曾有过年不回家的经历
  调查显示:59.4%的贫困学生每年回家两次,而34.8%的人每年仅回家一次,值得关注的是,还有5.8%的贫困大学生自从出来上大学不曾回过家。
31.5%:每月生活费在300元以下
  调查显示:37.3%的贫困大学生有靠勤工俭学补贴生活费的经历,26.1%的贫困学生靠亲友的资助进行学业,还有11.1%的贫困学生的生活费靠政府的助学贷款等各方面的资助。
62.3%:回家交通费在200元以下
  
贫困大学生回家往返的交通费用是多少呢?62.3%的贫困生胡笳往返的车费在200元以下,在200-300元之间的占到总体的27.6%,还有10.1%的学生回家往返的车费在300元以上。

66.5%:不回家是希望打工挣钱
  
还有15.7%的被访者表示,他们很想回家过年,但是筹集不到回家的车费。很多学生表示,寒假不回家既省了车费又可以打工挣钱,恰好一举两得。

  当问到“今年是否打算回家过年时”,被访贫困学生中有24.6%表示他们今年不准备回家。

31.9%:家庭年收入在三千元以下
  
造成贫困大学生经济状况窘迫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般看来,其家庭经济状况差是最主要原因。

  调查显示:31.9%的贫困大学生家庭年收入在3000元以下,年收入在3001到5000元之间的家庭占26.1%.家庭总收入较高的学生同时也存在家中兄弟姐妹过多等情况。

  “一月五百贫困户,千儿八百刚够住,两三千元是扮酷,四千五千真大户”,这是流传于某些高校中的顺口溜。一个数据显示:海淀区高校本专科学生中3000多人拥有驾驶执照,拥有私人轿车的就超过300辆,有蓝鸟、帕萨特、奔驰等中高档轿车。相比之下,贫困,让贫困生和同学“格格不入”。因此,在同学眼里,有些贫困生性格内向,自卑心理较重,不善于表达,“不合群”。中国扶贫基金会的一项调查显示,28.1%的贫困生怕与同学谈论钱方面的事。

  经济的贫困已经严重影响了贫困学生正常的学业。调查显示,吃饭以外的消费,13.7%的贫困女生根本没有经济能力购买学习用品,49.8%的贫困女生每月个人学习用品支出在20元以下。6.6%的贫困女生生活特别困难,不能继续上学。

贫困学子故事:“我还要多攒钱回家”

坚强乐观的谭洪先憧憬着回家团圆的那一刻。


川妹子谭洪先:“贫困总会过去,不丢人”

  2004年10月21日,农历九月初八,谭洪先20岁生日。那天,她早早起了床,买了一个2元的葱花鸡蛋饼———这是她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也是她上大学后吃得最贵的一顿“饭”。“每次经过饼摊,我都会算一下日子,因为我答应过自己,要在生日那天自我奖励一下,可以破例吃一回鸡蛋。”谭洪先说起这件事时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阳刚名字让我坚强。”谭洪先目前才读大一,她知道,大学毕业时她将面对七八万元的助学贷款债务。对此,她很坦然:“穷,没有什么,只要敢去面对。我从来都不觉得穷是件丢人的事。”

  她告诉父母,过年不能回去了。电话那边一直是沉默,父母心知肚明,谁也不忍心将这辛酸点破。“其实我好想回家,回到家人的身边。现在还不敢告诉弟弟,我怕他分心。”谭洪先说,如果不回家,她将在这里再找一个兼职,以维持下学期她和弟弟的生活。


广西女孩韦艳秀:一天只吃一顿的人大“才女”

只有在想家的时候韦艳秀才沉默寡言。

  在宿舍,韦艳秀是最节省的学生。同宿舍的王璐很担心韦艳秀,她问韦艳秀,“你不饿吗?”因为不止一次,她发现韦艳秀一天中只吃了一顿饭。而韦艳秀对此只是微笑道:“还好啊!”

  “有才气”,同宿舍的万方说,“在文学方面,韦艳秀很厉害的”。在学院院刊《信息月刊》担任主编的韦艳秀,在宿舍说话时,经常有一些“诗词”脱口而出。

  本应团圆之时却孤单。去年,为了省点钱,她决定不回家过年。那几天,她一直在做家教。每周基本上可以挣到60元,在加上学校发的每月60元补助,每个月总共300元左右的费用,她已经够用了。韦艳秀说,团圆之时的孤单,她真的好怕。但今年,经过认真的思考,她仍决定要留下。为的只是明年的花费。

我过年只想回去看看父母…


云南小伙子范厚传:“我还要多攒钱回家”

  马上就要过年了,可路费来回差不多要1000多,经济问题无情地打压着他过年回家的念头。“我过年只想回去看看父母,一家人团聚,然后帮他们做农活……”范厚传的眼里渐渐湿润起来。

  贫穷中长大的范厚传发誓要做个有出息的人。初中毕业后,成绩优异的他顺利考上县城一所高中。每个月,打电话回家成了连接他与家的惟一途径。

  范厚传18周岁的生日很平静地过去了。突然,他想起了什么,跑到电话旁,可拿起话筒后,手却迟疑了。“前两天跟家里打电话花了20多块钱,这个月已经超支了。我还要多攒钱回家啊。”范厚传将电话拿起又放下。

她希望能穿着藏服与家人团聚

  “今年一定要回去,这是我10年来第一次回家过年”,1月7日下午,24岁的藏族姑娘才旦央宗眼神中满含期盼。4年没有回家,10年没有在家过年,就连母亲的离世,她也是在一年后得知。

  母亲去世一年才得知。初中毕业的那次回家更让才旦央宗哀伤。当她带着送给母亲的礼物兴冲冲地赶回去时,得到的却是母亲已经病逝一年的噩耗。“母亲能歌善舞,我走时她还非常健康。”
  “父亲的牙齿可能掉光了吧。”才旦央宗说。自14岁她小学毕业离开家乡独自去太原上初中,外出求学长达10年间她只回过两次家。2000年回家那次,她发现父亲变老了,皱纹多了,牙掉了……

岑星在讲述自己的遭遇时眼里噙满了泪水…


北方工业大学一年级岑星:“我一定要让弟弟继续读书”

  “妈妈走了,再也没人给我织毛衣了”,岑星微微低头,发梢垂下,泪水顺着清秀的脸颊滑落。岑星的爸爸妈妈在她12岁那年离了婚,之后妈妈离开了家再也没有消息。

  去年暑假,岑星的爸爸永远地离开了她和弟弟,连她的大学通知书都没能看到。从那时起,她就边打工边读书边照顾弟弟,她的愿望就是,能让自己和弟弟继续读书。

  “亲戚朋友为我凑了6000元学费”。大学一年一万元的学费,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在了解了岑星的情况后,学校没有让她在开学时交齐全部学费,通过“入学绿色通道”岑星顺利地成了一名大学生。

社会捐助:偏向名牌高校 中西部高校贫困生更需帮助

谈到贫困生问题时,刘文奎显得很沉重

  对话人物:中国扶贫基金会副秘书长刘文奎 
 
  寄语贫困生:
贫困本身不丢人,必须要坦然面对困难,要想让社会尊重你、接纳你,自己首先就要尊重自己、接纳自己,在受到别人的资助和关怀的时候,就要懂得感恩,懂得回报,懂得爱与被爱。

  寄语捐助人:不管钱多钱少,他们对贫困生的情义和爱心,我们不会忘记,贫困生不会忘记,社会不会忘记。

  刘文奎: 高额上学费用,贫困家庭难以负担。大学四年需花费4万至6万元,贫困家庭10年不吃不喝才能凑齐。基金会三年资助1万余名大学生,政府资助仍是最主要渠道,社会性的捐助力量相当有限。

  刘文奎:学校越贫困,接受捐助越少;学校越富裕,接受捐助越多。实际上,越是名校,国家的拨款、社会的资助和学校本身的资助,都远远高于老少边穷地区的农林类高校,这就形成了一种越贫困的高校,收到的捐助越少,越富裕的名校,收到的捐助越多的“马太效应”。所以,我们都会劝他们选择把捐款投向更需要的中西部地区高校,因为,那里的学生更贫困。

  刘文奎:贫困生是无辜的,社会误解令人心痛。毕业后面临多重考验,未能还清学费贷款,只是出于暂时的艰难,绝大部分都不涉及诚信问题。

  刘文奎:自助者天助之,贫困生本身应自强。贫困生应主动融入集体和社会公益活动中,要懂得爱与被爱。

  
  新闻观察:供一个大学生究竟要花多少钱?

助贫·责任:捐款——生活中的一部分·立体资助

  扶贫济困,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春节在中国人心中的分量不言而喻,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中国人不约而同的行动。当“常回家看看”用来奉劝工作忙碌的人不要忘记回去看看父母家人之后,在一些贫困大学生那里,“春节回家”却是一种奢望。

  政府的工作和民间的扶助从来都不矛盾,解决贫困的主体不应只是政府,扶贫的行为也不能停留在道义的层面。无论是对于政府还是对于每个有力量支持别人的人来说,扶贫的表象是行善,深层次则是社会责任的体现。

  中国人从来都不缺乏慈善之心、怜悯之情,对印度洋海啸的捐款已经超过亿元就是明证。但是,中国人这种悲天悯人的情怀像一张被束之高阁的古筝,还缺乏有志之士或慈善组织去及时地更多地弹拨。也就是说,我们还没有形成一种“视扶贫为责任”的法律、政策、文化的环境。我们期待,这次对贫困学子回家过节的救助,是一次“慈善乐器”的弹奏,能有一曲美妙的音乐献给温馨的春的节日。


  捐款,英国人生活的一部分很多人每月都捐 相互间也不攀比

  让奉献爱心成为一种习惯:爱心需要呼吁,爱心需要培养,爱心更需要生根发芽。世间瞬息万变,福祸无人预知,此刻你是捐助者,下次你也许会不幸成为受助者,但是只要人人都把奉献爱心变成一种习惯,用爱心打造一个互助团结的文明社会,我们就有了最最坚韧的抵抗力,可以坦然面对一切危难。

  “仅有经济资助还不够” 要进行立体资助对贫困生实行经济上的资助只应是对贫困生资助的一部分,这解决了他们最迫切也是最基础的问题,但仅仅有这个还不够,现在中国农大还对贫困生实行了“知识资助”和“精神资助”。同时,学校还帮助受助学生树立一种意识: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力去帮助别人,去回报社会。生活中也鼓励这些学生树立一种认识———经济困难并不是我的罪过,而不增长知识才是一种罪过。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