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社会专题>>【2004专题】第18个“世界艾滋病日”:遏制艾滋 履行承诺>>综合报道

跟踪拍摄23天——一对艾滋病夫妇最后的日子
  2004年11月30日18:1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新华社昆明11月30日电(陈鹏)云南电视台记者陈莹跟踪拍摄的一对患艾滋病夫妻突然双亡、扔下一个11岁女儿的短片播出后引起强烈反响。她说,拍摄这个短片子不仅仅需要勇气和社会责任,更需要爱――一种对艾滋病人真正的关爱。如今,她和这对夫妻扔下的孤儿小芳成了最好的朋友……

  陈莹留着利落的短发,显得很精干。她做记者刚两年。今年7月,她接到一个热线电话。对方是一个气息恹恹的男声,“我得了艾滋病,肯定活不久了,我妻子没有工作,我娃娃还在读小学,你们能帮帮我吗……”

  去,还是不去?“说真的,当时很怕。”但是记者的职业责任最终战胜了恐惧。她带着摄像师去了,到了他们家门口,陈莹心跳猛然加速,她对摄像师说:完了,我不敢进去了。摄像师安慰她,没事,艾滋病不可能飞沫传染。

  这是位于昆明虹山某小区背后一幢陈旧的筒子楼,楼前是一条小巷,两边低矮的平房拥挤而破败。楼道里光线暗淡,各家在门口走廊上搭出了一个小小的厨房,仅够一个人通过。是这个男人的女人给他们开的门,她看起来体态丰腴。这个家只有一间房,顶多15平方米,打电话的男人就躺在屋里最靠窗户的沙发上,女人用手指了指他,开始流泪。

  男人叫刘志国,女人叫李萍,她已经默默服侍了刘志国很久。

  刘志国看起来很吓人——只剩下一把骨头,两腮下陷。李萍告诉陈莹,没想到刘志国会给电视台打电话,毕竟,这种病不想闹得满城风雨。“虽然他得了这个病,但我是他妻子,我会一直照顾他,我相信我老公从来没有在外面乱来过。”

  他们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儿小芳,在昆明西站某小学读5年级,当你看着她,她会灿烂地对你微笑,露出一对雪白的兔牙。她大声叫陈莹:“陈阿姨好!”陈莹说:“或许就是因为小芳,才让我真正走近了这个家庭。”

  陈莹建议李萍和小芳做了HIV检测。结果让李萍泪流不止:很不幸,她初筛阳性。好在小芳没有感染。

  7月24日早晨,陈莹突然收到一条未接的电话讯息。这是刘志国清晨6时打的电话,本能告诉她,刘志国出事了。她的预感被李萍证实:刘志国24日早上突然去世。陈莹非常内疚,她至今保存着这条信息,“他一定有话要对我说,他一定非常绝望……我却没有帮助他!”此后,陈莹的电话24小时开机。

  刘志国去世,距离确诊的7月12日仅仅12天。

  刘志国1986年就下了岗,此后就靠一辆摩托车跑运营,每天有40元-50元的收入。李萍早已没有工作。这个三口之家一直靠刘志国的“黑摩的”收入维持。刘志国告诉陈莹,他可能是在参加单位组织的献血时感染的,但陈莹表示怀疑。他曾经透露,他跟吸毒的打过架,打得头破血流,“他靠‘黑摩的’维生,与各种各样的人打过交道,我推测他可能有不洁性行为……”陈莹推测,“但是真的无法准确了解他是怎么感染上的。很悲哀,很多人往往已经感染了却浑然不觉。”

  李萍去世是8月9日,距离她被确诊为HIV病毒携带者仅过了10天。

  7月28日晚上,小芳哭着给陈莹打来电话:陈莹阿姨,快来看看我妈妈吧,我怕她死掉!陈莹立即和摄像师赶过去。房间一侧一把木梯上面,是刘志国生前搭出来的一层小阁楼,可勉强放下一张大床。李萍躺着,浑身高烧,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了。陈莹坐到床边,李萍说,陈莹,我肯定是发病了,我好难过……

  陈莹用手摸了摸她的胳臂,再用手背拍拍她,安慰她一切都会好的;陈莹随即拨打了120,后者直接把李萍送到了专门救治HIV感染者的昆明市传染病医院。

  8月9日,赶到医院的陈莹拍下了突发高热性休克的李萍被抢救的全过程。无助的小芳不停地哭,大声呼喊着李萍:妈妈,妈妈,你醒醒,醒醒啊……她告诉陈莹:“我爸爸死的时候,我妈妈还帮他买衣服(寿衣),现在我妈妈死了,谁来帮她买衣服?”陈莹很坚定地抱住她说:“我,我来买!”

  李萍走得太快了,快得让陈莹难以接受。仅仅23天时间,她就目睹了艾滋病如何迅速毁掉了这个家。生命就是这么脆弱!为片子做后期的时候,素材中小芳在妈妈病房外无助地痛哭让人揪心得几乎窒息,陈莹形容自己哭得稀里哗啦。小芳太小,在短短的23天里,她就成了孤儿。

  李萍去世时家人都没来。他们认为李萍死得太快,是恶疾,要避讳。刘志国的家人索性把李萍后事托付给了陈莹。

  一直持续了23天的跟踪拍摄为陈莹积累了15盘素材带,每盘60分钟,最终编辑播出了一个50分钟的专题片。这次采访对陈莹的震动相当大,是她在短暂的记者生涯中遭遇的最大考验。热情、同情心、个人的力量在面对这样一个艾滋家庭时显得如此苍白乏力,至少他们的介入没有延长两个艾滋病人的生命,而一个艾滋病人群体究竟需要多少关爱?“23天的经历像一滴水在对抗一片沙漠。”陈莹说。

  这23天里,栏目的领导、同事给了她很多支持,先后募集了2700多元钱救助这个家。陈莹始终在联系各种慈善和福利机构,得到的答复总是“爱莫能助”。让陈莹略感欣慰的是,有很多好心人打进电话来要求陈莹转达对小芳的关心,一个小伙子还特意来到台里,交给陈莹500元钱要帮助小芳。

  目前,云南这样的艾滋病高发区仍然缺少对艾滋病人提供帮助的机构。“四免一关怀”(对自愿初筛HIV病毒者可免除检测费、对农村城镇的贫困人口提供免费抗病毒治疗、对携带HIV病毒的孕妇免费进行母婴阻断、对艾滋病遗孤进行免费教育、对感染者提供关怀和生活救助)政策也尚待实施,对艾滋病的重视更多地向预防方面倾斜。

  “其实,可怕的是艾滋病,而不是艾滋病人。”陈莹说,“但是比起艾滋病,社会性的冷漠更可怕。”

  如今,她还在为小芳是否可以享受“四免一关怀”政策积极争取着。她已经得到云南艾滋病防治办公室的明确答复:这一政策还不可能在短期内迅速落实。但陈莹坚信,自己的努力至少可以加快它的实施。

  她的素材带里有一个极具震撼力的镜头――面对刘志国的遗体,陈莹轻轻揭掉了他脸上的白布,对他说:“你放心走吧,我会照顾小芳的。”

  陈莹希望自己履行诺言。

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王金雪)
相关专题
· 社会专题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