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社会万象

途经安徽被工商拦截刁难 浙江商人忍气吞声
本报记者  胡雪良  通讯员 叶宏军 
  2004年12月31日09:30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途经安徽被工商拦截刁难 浙江商人忍气吞声
  国务院和有关部门三令五申,除公安、林业、交通三部门外,其他任何部门不得在公路上拦截车辆,进行检查、罚款。而近来,不少浙江湖州织里镇的货车在途经他省境内时,除公安部门“出手”外,还屡遭工商部门的刁难。

  浙江省湖州市织里镇是闻名国内外的童装之乡。12月初,童装名镇十几名商户在织里联托运市场管委会门口,高喊“还我货物!”“赔我损失!”历经数天,每天如此。

  风波源于两大货车的童装被安徽省六安市公安局扣押。一位姓金的老板说,“货物被查扣不是一次两次了,近3个月来,仅在安徽省境内就有十几次之多,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扣押童装遭质疑

  “11月27日,托运部的人打电话告诉我们说,童装在路经安徽省时,又被公安查了。”一位姓何的童装企业主对记者说,“一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头都炸了。”一位姓吴的女士接着说,“前几次发货,因为中途被有关部门检查,浪费了不少时间,西安的客户颇有怨言。我们说尽了好话,他们才答应继续在织里采购童装。目前是销售旺季,时间就是效益,经济上蒙受损失不说,我们无法向客户交待呀!再这样下去,我们的客户都跑光了。只好请政府出面协调解决。”

  湖州市政府对这次扣押童装事件非常重视,指派吴兴区交通局、工商局、公安局、联运公司的同志前往安徽协调。对于不请自来的浙江政府官员,六安市公安局的警官有点惊愕,连称没想到。

  12月1日下午,在六安某盐务公司的仓库里,记者见到了所谓的嫌疑物品,200多个大包裹堆得像一座小山。

  据安徽省六安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刘警官介绍,“11月27日接到举报,说是从湖州织里发往西安的两车货物中有假冒伪劣童装。按照规定,要依法全部开包检验,万一里面有违禁品呢?”12月2日,在六安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记者看到了扣押清单,但上面没有案由。下午,经侦支队说,第二次抽查的部分童装商标存在问题,案件将移交工商局。

  商户们对有关部门扣押童装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童装的供销手续都是合法的。如因假冒伪劣问题,按照相关法律规定,保护知识产权等行动,主要是针对产销地而进行的。对正常行驶的道路运输车辆进行拦截,对没有人身危险性的童装采取了扣押,有行政乱作为的嫌疑。”

  烫手山芋无人接

  在六安工商局公平交易局,工商局公平交易局通报了检查情况,表示部分服装吊牌上没有厂址,或商标没有注册,或仿冒别人商标,进而认定仓库里的童装部分涉嫌“三无产品”。根据相关条例,明知或应知假冒伪劣商品的,要对承运人罚款,但罚多少,自己先商量一下。随行的托运部老板一合计,认为承受能力最高为1万元。公平交易局的领导显然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没有四五万,肯定不行。据我们了解,以前你们在安徽其他地方罚款一般是2万元。”

  此后,不知是何原因,公平交易局的同志说,这个案件还没移交过来,但现在不打算受理了。而公安局经侦支队的负责人称,这段时间正逢全国范围的保护知识产权专项行动,省公安厅要求彻查该批次童装。

  12月3日,六安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再次要求把童装扣押案移交给工商处理。六安市工商局领导表态说,现在有省纠风办等这么多单位盯着该案,听说还有记者暗访,不同意受理。

  12月6日,六安市公安局将童装查扣案移交给湖州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在湖州市警方的见证下,扣押了十天的童装货物被放行,案卷留在六安市。

  对于浙货在安徽省的遭遇,安徽省纠风办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除公安、林业、交通三部门外,其他任何部门上路扣货罚款都是明文禁止的。按规定,公安经侦部门接到举报后,必须无条件受理,检查认定事实后,应该立即放行。

  “受害者”为何忍气吞声

  为什么浙江商人会忍气吞声?“只怪自己腰板不够硬,部分商品不规范。”吴兴区织里工商分局的姚副局长一针见血地指出。织里镇的童装工业是千家万户型的,大小厂家有8000多家,质量参差不齐。特别是一些小作坊,品牌观念淡薄,管理难度比较大。工商部门发现有“三无”或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等违法产品的,就坚决整顿。但违法违规操作的小作坊这边关掉了,那边又开起来了,实在是防不胜防。

  据童装业主王老板讲,西安托运部是今年被安徽工商光顾最多的托运部,近三个月就达十多次之多。当记者向西安托运部及有关部门采访时,有关人士要么是三缄其口,推脱不知,要么就说,不多,也就几次罚款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既然罚款也罚了,‘朋友’也交了,湖州到西安,安徽是必经之路,货物每天在这条路上走,就当一路烧香求个太平吧。”

  “那边工商局对承运人的处罚依据有时是《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暂行条例》,我们学习条例后发现,居然没有对承运人处罚的条款。”提起罚款,这位人士有点激动了,“他们有时会给你一张赞助费的收据,还叫你们写上一张自愿捐款的说明书。有时甚至连收据都没有,这边把款汇到某个单位账号或个人信用卡号,那边货物就放行了。”

  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一张巢湖市居巢区工商局开具的罚款收据,收费项目名为“赞助办案经费”,盖着居巢区工商局公平交易局的公章,负责人一栏签的据说竟是副局长的大名。

  上路检查与“利”挂钩

  据知情人士反映,有关部门以执法为名的上路检查,是与部门利益直接挂钩的。这些部门的罚没款上缴财政以后,年终可由财政按40%到60%的比例返还作为办公经费。“一些财力不足的地方,因此把创收立为工作任务,执法部门内部甚至有‘绩效考核制度’,按罚款记工分。年终单位考核,以‘绩效’为依据之一,决定职务升迁与福利等。”

  “功夫还在罚款之外。按照道路运输、打击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商品违法行为相关条例,对运输者明知或应知是假冒伪劣商品而为之运输的,由主管部门没收所收运输费,处以五至十倍的罚款。对罚款的金额,操作空间非常大。”

  “为了尽量减少耽误交货期的损失,让货物尽快上路,一般的承运人,即托运部都会使尽浑身解数,花费上一笔,要求从宽从低处理。能让执法者个人得利,承运人也少交罚款,何乐不为。因此实际操作中,各地对承运人罚款上限一般不超过两万元,下限为几千元。”

  知情人尖锐地指出,“一些人是吃了上家吃下家,既参加举报人的宴请,又拿承运人的好处或罚款。部分经办人拦下车辆后,直接通知托运部前来处理。收了好处或罚款后,有时连象征性的检查都免了,就直接放行了。”

  据了解,罚款金额与托运部罚款外的“公关费”相比,甚至不成比例。安徽省萧县工商局曾在两个月内扣押了织里的两车货,罚款都是两万元。而湖州方的托运部说,两次总共花费(含罚款)在10万元以上,连工商局奖励举报人的2000元奖金都是托运部自己支付的。这样一来,举报者既可以达到“惩戒”竞争对手的目的,执法部门和个人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创收,实现了“双赢”。

  后记:12月15日,记者结束采访时,从湖州传来消息说,12月8日,又有一车发往兰州的织里童装,被安徽省蒙城县工商局查扣;9日,一车发往西安的童装,被河南桐柏县公安局查扣;12月中旬,一车发往北京的货物被河北省沧州某工商局查扣,罚款4万元。

  《市场报》 (2004年12月31日 第五版)

(责任编辑:吴皓)
相关专题
· 社会专题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