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社会万象

李绍为千里扛尸路后续:我老了谁来养我
王吉陆 吴峻松 
  2005年01月11日16:11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李绍为千里扛尸路后续:我老了谁来养我
  左家兵要下葬了。他的妻子陆淑梅说:“他离家的时候,只说了句‘我去做事了,给我二十块钱’。”她不知道丈夫去了哪里,更没想到这是丈夫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左家兵54岁了,“因为穷,所以还常常去打工”,邻居们都这么说。两个月前,他和邻村的李绍为一起去福建龙岩打工,快过年了,家里没钱,他出去打工挣点年货钱。谁知两个月后的1月1日,正是新的一年开始的时候,他在工地晕倒,送到医院后,医生竟说已经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

  在千千万万外出打工的乡村农民身上,事情发展到这里本来并不稀奇。

  但令人震惊的是,李绍为和几个同乡却想出了把左家兵的尸体从福建送回湖南老家的想法。“人是我叫来福建的,他死了,我要对得起这里。”李绍为说这话时,干裂的手指着自己的胸口。但他们最终没能把左家兵带回家,在广州火车站转车时早已僵硬的尸体无法再伪装,左家兵被发现了。同时被“发现”的是一个让人感慨万千的背尸行动和李绍为、左家兵离家两个月来的心酸故事。“千里背尸还乡”从而引起广泛的关注。

  在故事的背后有一个怎样的乡村生活背景?上周,本报记者来到左家兵和李绍为在湖南的老家——衡阳福龙村和樟树弯村。

  左家兵的悲哀——债务随他一生

  “债务”二字,是左家兵一家人从未摆脱过的阴影,也是左家兵以54岁的年龄远至福建打工的原因。邻居说,他命太苦了,一辈子没过好日子,就这么死了

  昨天,左家兵下葬的前一天。陆淑梅边哭边呢喃:“他走了,留下这个家,留下这些债,我以后该怎么办啊?”

  左家兵的尸体在广州火车站被截住的消息传到家人耳中后,他在深圳打工的两个儿子很快就赶到了广州。1月9日,大儿子左云福带着父亲的骨灰终于回到家中,并为他买了棺木,设了灵堂。

  为了办葬礼,“又借了3000块钱”,陆淑梅说,这样,他们家的债务已经超过一万元。

  “债务”二字,是左家兵一家人从未摆脱过的阴影,也是左家兵这次以54岁的年龄远至福建打工的原因。

  这次丈夫出事,为了去广州,陆淑梅向邻居借了1000块,又向堂兄借了2000元,除去路费,剩下的她都交给大儿子,让他去福建把父亲的死弄明白,并料理父亲的后事。

  此前,为了给兄弟俩读书,家里已经欠了两三千块钱没还。而最早的债务也是因为葬礼,“我爸爸死的时候,借了4000块,现在还欠着2000多没还清”。陆淑梅说,她父亲是1996年去世的,而那一年,他们刚刚还清买房子欠下的钱。“1991年原来住的房子快倒了,就花3000块钱买了现在的两间土房”。

  这是两间老房子,1月5日,记者第一次到时,陆淑梅的家人和几个邻居正在烤火,快下午两点了,屋里却仍然很暗,没有灯。村民说,已经停电一个多月,因为交费问题和供电所没有协调好。

  两间房子都是挡不住风的,房里各有一张床,没什么家具,几个围着火炉的人就几乎占尽了半间房,旁边桌上放了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小儿子左云寿说,“这是1990年父亲41岁庆大生时,舅舅、姑姑几家人凑钱买了送的”。家里再没有别的电器了。他们还养了几只鸡,鸡圈就在另外半间房里,人和鸡同室而居。

  邻居说,左家兵十几岁的时候就成了孤儿,和弟弟一起靠替人家放牛、割草才能吃饱饭长大的。因为穷,一直没有人做媒,等到29岁才结了婚。

  结婚后,家庭条件也始终没有好转,经济收入主要来自出外打工和卖稻谷。

  这里的乡村种两季稻,其中早稻基本上用来卖,而晚稻留着吃。左家一共3亩多田,按亩产最多700斤算,每年可以卖2000多斤,2003年以前每100斤稻谷可以卖45块钱左右,每年卖稻谷所得1200元左右。

  每年买化肥要花400多块,农药300多块,农业用电70块,加上四个人农业税共600多块。这样,卖稻谷所得抵去支出部分,基本上剩不下钱。

  邻居说,2001年区划调整,他们所在的福龙村划归衡阳市雁峰区,此后左家每年分得100多块钱的扶贫款,可以用来买化肥。

  2004年,农业税减下来了,四个人200多块,比往年少交了共约400块。同时政策说增加农民收入,每100斤稻谷涨到70块钱,这一年,他家一共卖了2700多斤,卖稻谷所得达到历年最高,1900块左右。

  可是农业收入增加得有限,左家主要的经济来源还是农闲时出外打工。左家兵每年有三四个月在衡阳打工。“他没上过学,只能做点苦力活”,邻居说,大部分时候左家兵就是在建筑工地上做事,每个月四五百块钱。这样算,每年按道理应该有2000多块的工钱。

  “可经常有工钱拿不到”,左云寿说,父亲“人老实,会被骗,有时候老板不给钱就跑了,那也没有办法”。据他回忆,2004年3月到5月,左家兵在衡阳市东环县修了两个月国道,到现在没有拿到一分钱;2003年,左家兵在衡阳市一个加油站附近修房,干的活是挑砖,四个多月只拿到300块钱。

  “找老板要钱,要么找不到,找到了,老板说现在没钱,约一个时间再发,可是到那个时间又找不到他了。”左云寿说。经常和左家兵一起做事的邻居补充,有时候是所有工人一起被老板骗,“有时候是老板看左家兵老实,故意少算他的”,两种加起来,“每年都有七八百块工钱是拿不到的”。

  左家兵每年能出外打工的时间不多,要么农忙,要么农闲时要照顾妻子的病。他的妻子陆淑梅身体不好,“会头疼,不想吃饭”,每次不舒服的感觉积累几天觉得受不了的时候,就去找村里的赤脚医生,花四五十块钱输液,输一次可以管一两个月,他们不敢去医院看病,因为“那要花好多钱的”。

  身体好时,陆淑梅会拿上一些鸡蛋去集市上卖,“十天半个月卖一次,每次十多个鸡蛋,能卖五六块钱”,这些钱陆淑梅会攒下来,补贴家用。最近的集市在车江镇上,离左家六公里左右,走路一个多小时。

  在左云寿的记忆中,在他和哥哥还在读书的时候,每次到开学时要交钱,父亲就到处去借钱,等卖了稻谷再还给人家。陆淑梅说,“那时每次都是假期里就借好五六百块钱”。

  左云寿和哥哥已经先后离开了校园。先是2002年,左云寿快上六年级的时候,哥哥从初中退学,下半年就跟着别人到深圳打工,2003年就开始给家里寄钱,主要是给弟弟上学,多了的也可以补贴家用。左云寿说,“哥哥成绩挺好的,是自己考上的衡南二中”。

  2003年下半年,左云寿也要上初中了,陆淑梅带着他到即将去的车江一中,看到要交的钱是1000多块。他们想家里是怎么也凑不够这些钱的,只好决定不上了。左云寿说,“负担不起,自己也要放弃”。

  2004年春节后,哥哥左云福先去了深圳,为左云寿找好了工作,又来接他过去,现在他已经逐渐适应了工作,每个月600多块钱,偶尔也能超过700元,工厂包住,可是“攒不下什么钱”,他说,“哥哥可能攒了一点,但这次也花光了”。

  邻居说:“左家兵命太苦了,一辈子没过好日子,好不容易两个儿子不读书了,他却就这么死了。” 

左家兵的遗像摆在祭桌上。
左家兵的遗像摆在祭桌上。
左家兵的葬礼就在他家破败的土房前举行。
左家兵的葬礼就在他家破败的土房前举行。
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吴皓)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