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社会万象

非常渠道报考四六级 报名费暴涨数十倍
  2005年01月12日09:37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2004年6月21日,北京某高校南门考研一条街,一个女孩正在仔细查看四六级辅导班的广告。
2004年6月21日,北京某高校南门考研一条街,一个女孩正在仔细查看四六级辅导班的广告。
  培训机构自曝报考内幕,将社会考生转成在校生报考,报名费暴涨数十倍

  关注焦点

  1月8日,2005年春季四六级考试开考。此前两天,数千北京考生通过培训中介机构报考失败,受到影响的考生至少达2300余人。此后,有培训机构人员向本报自曝民办高校四六级考试报名内幕。记者调查得知每年有多达数万名民办高校在校生通过各种非正常渠道参加四六级考试。而此不过是冰山一角。

  经记者调查,此次“报考失败”缘于四六级考试被赋予太多的社会属性,而这却与现行的考试政策对立,导致市场需求与现行政策之间的矛盾,从而产生“潜规则”:一些掌握了或有能力获得有效资源的人有机可乘,有利可图。

  专家认为,近来四六级考试事故频频,已影响这一考试的严肃性和尊严,“到了该治理的程度”。

  “失手”缘于同一报考途径“断线”

  2300余考生的报名费总计46万元,层层上交,层层“剥皮”,而且报名费每隔几天就发生变化,由王某和崔某“根据市场行情”传给各机构进行调整。

  1月6日,距离2005年四六级考试还有两天。北京2300余名考生突然被告知,因中介培训机构没能“代报”

  成功,他们将无缘此次四六级考试。得知此消息的部分考生将培训机构负责人团团围住“讨说法”,并惊动了警方。事发当天,记者在北京蓝院外语教育研究中心(以下简称蓝院中心)网站上看到一封致歉信。

  此前,蓝院中心是涉及此次“代报失败风波”的培训机构之一。信中,该中心负责人汤建泉向未能成功代报名的考生“致以万分的歉意”,同时“免去2005年春季四六级培训费用和代报名费用”。

  1月9日晚,在中关村附近的一个茶楼里,北京燕园未名培训语言教育中心(以下简称燕园未名)董事长闫雨向记者透露了培训机构代替考生报考四六级考试的内幕。

  对于“报考失败”,他显得很无奈:“谁都知道继续代报是违规,但是谁也不能放下。”他说,对于燕园未名而言,代报名“完全没有利润甚至亏本”,之所以做这一业务,是为了以此来做大培训市场。

  燕园未名、北京燕园培训学校等多家机构负责人介绍,此次8家培训机构同时“失手”,原因为他们联系的是同一报考途径,并且突然“断线”。

  燕园未名等多家培训机构负责人称,他们与东方大学城培训中心的王某和崔某接触时,两人声称可以弄到考试名额。崔某找到北京现代学院的陶某,此后他们签订协议,陶某负责找人办理准考证,她通过中国某管理科学院副院长朱某找到李某。李某据说是某学校教师,与某科技开发公司董事长、法人代表周某是好朋友。朱代表陶某,同李某签订了报考协议,“保证报上”。最后,多家机构的学员资料全部汇集到了周某处。

  闫雨称,2300余考生的报名费总计46万元,层层上交,层层“剥皮”,而且报名费每隔几天就发生变化,由王某和崔某“根据市场行情”传给各机构进行调整。

  闫雨称,周是个办企业的,不懂教育,“就是坏在他身上”。他说,周开始都不知道四六级考试是什么,各家机构从去年11月份开始就一直在催,“每次打电话,他都斩钉截铁地说没问题。”

  而陶某对闫雨多次提及,准考证已办好,因人数太多,原定的学校放不下,可能要换考试的地方之所以不发下来,是为了安全,“这让我们深信不疑”。

  1月5日,各培训机构负责人去找周某时,才发现2000多学生的材料都被周锁在柜子里,“他还以为随便什么时候考试都可以”。闫雨透露,事实上,周某以北京市内某大学成教学院的名义报考已获批准,但考试时间为今年6月份,“他不懂两次考试是不一样的”。

  四六级市场蛋糕很诱人

  民办高校多次联系四六级考试报考点,“都没有成功”,学生们也只得“像苍蝇一样自己想办法找地方报名”。

  包括燕园未名在内的培训机构,操作“四六级考试代报名”并非首次。闫雨坦言,燕园未名“四五年前创办就一直这样做”。

  1月6日,部分领到位于河北燕郊的防灾技术高等专科学校考点准考证的考生,因准考证制作非常简陋对其真实性表示怀疑,另一培训机构一位老师称,“肯定是真的,去年也是这样”。当天,蓝院中心一老师说,“5年了,第一次出事”。

  这两人的话,证实部分培训机构的代报四六级并非仅此一次。根据教育部有关四六级考试的报考规定,高校在校学生只能在本校报考,社会考生则需要持有大专以上毕业证才能在指定的报考点报考。据市教委介绍,目前北京市面向社会考生的四六级报考点只有两家:人大成教学院和北京市教育考试指导中心。

  某些高校出于对英语四六级考试过级率的考虑,对学生四六级考试的报考时间和次数有一定的限制,这使得部分未达到本校报考标准的在校学生,选择了中介培训机构进行报名。

  而更多的报名者则是民办学校的在校学生,因尚未毕业他们并没“大专以上的学历”,通过正规的社会报考点“肯定报考无门”。而考生在这些培训机构报名,绝大多数“带身份证和钱就可以了”。

  一民办高校学生对记者说,自己的计划是,在大学期间顺利拿到四级证和学位,“毕业时拿不出四级证,怎么找工作?再说,如果在学校没有拿到四级证,等工作了再考,怎么可能有时间复习?”

  “很多学生要考试,我们都只能对他们说非常惭愧。”昨日,北京人文大学教务部副部长刘运生对记者说,每学期要报考四六级的学生都很多,校方也多次向教委以及其他有考点的高校联系过,“都没有成功”,学生们也只得“像苍蝇一样自己想办法找地方报名”。据她所知,北京民办高校都没有设立四六级考点,她对此不解:网络工程师、通用管理能力等很多证件考试都进入学校了,但“为什么四六级考试控制得这么严”?

  昨日,北京吉利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一工作人员也表示,“我们这里没有四六级考点”。“谁都清楚都是在违规操作。”闫雨说,“但是这块蛋糕很大,太诱人”。据媒体报道,1月8日,北京市共有25万考生赶考四六级。闫雨估计,希望参加考试但未符合条件的考生约有7万至10万人,“换句话说,这些人要想考试,只能走‘潜规则’。”

  “神通人士”将社会考生转为“在校生”

  “不过,只要有人,其实很简单。”闫雨说,按照他的经验,一所高校只需要找两个关键人物:教务处长和校长,“教务处长通过了,再向校长打个招呼,就肯定能成了”。

  目前,因北京市社会考生报名点要求严格,无论是哪家中介培训机构替考生报名,通常运用的是一个办法:将社会考生“转化为在校生”。

  闫雨称,这一方式,必定有高校内部人员或与高校内部人员密切相关的人员来操作,因为“这些人能够获得有效资源”。而事实上,几乎所有的培训机构,要想生存,必然需要具备一定的高校“人脉”资源。

  据记者了解,北京市以及周边地区在校生报考四六级的报名费为15至25元,而培训机构的“代报名费”则多在180元以上,如加上培训费用则更高。其中差价带来的巨大利润被“能够获得有效资源”的“神通人士”层层剥夺。

  因报名失败,2300多考生被“剥夺”考试资格。事实上,这些人中绝大部分本来不具备考试资格。除了这2300多人外,数万名不符合资格的考生却能顺利参加考试。1月8日的四六级考试,通过燕园未名报名的考生当中除了100多人报名失败外,另有400多考生在河北保定等考点参加四六级考试。考试当天,闫雨在外地安排考生的考试和食宿等事宜。

  作为一种“很稀缺的资源,肯定会动用一切关系活动,不过没有熟人,肯定不可能”。闫雨说,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其中“潜规则”的利害关系,“不可靠的人谁也不敢做”。

  “不过,只要有人,其实很简单。”闫雨说,按照他的经验,一所高校只需要找两个关键人物:教务处长和校长,“教务处长通过了,再向校长打个招呼,就肯定能成了”。

  据记者了解,北京市中介培训机构代报名考点遍及北京市以及近郊、周边城市,如石家庄、保定、秦皇岛、燕郊、沧州等地。1月7日下午,500余名北京学生分乘10辆大巴赶到河北秦皇岛燕山大学里仁学院参加四六级考试。当晚,该学院张姓副院长致电记者证实确有来自北京的学生参加了在该校进行的英语四六级考试。

  1月7日,考试前一天下午,记者在防灾技术高等专科学院考场外,遇到6位来自北京的考生。他们的准考证表明,他们都是该校信息技术系的考生。一位同学称,每人报名交了350元“才拿到了准考证”。而该校一学生说,本校的学生报名只需要15元。

  该校教务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该考点的校外考生仅有“个别老师认识的熟人”,而一培训机构负责人说,当天赴该校考试的考生“应该有上千人”。

  社会属性影响四六级考试尊严

  四六级考试不应该被人为赋予太多的社会功能,它就是一种单纯的英语能力水平的证明,但由于人为的原因将其“神圣化”了,从而导致有人有机可乘,从中渔利。

  闫雨认为,这一事件中,燕园未名及其他涉及的培训机构,都是“制度的受害者”。

  据此前媒体报道,教育部门针对四六级考试的定位是,“教学定位”,即以在校生为主要对象,如果面向社会考生就“失去了其本意”。

  而闫雨认为,由于目前没有其他的考试取代四六级的位置,而其同时又被人赋予了“太多的社会功能”,从而使“一个畸形的东西更加畸形”:市场很大,却不能放开,致使“潜规则”运行。

  “要么彻底回归校园,要么完全放开市场。”很早就对四六级考试制度进行思索的闫雨认为,要让四六级制度走向健康,应二者取其一。但他称,要想完全回归校园是不可能的,“一直以来已经成形的惯性模式很难在短期内改变这一现状”。

  昨日下午,中国青少年研究会理事、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在接受采访时认为,四六级考试不应该被人为赋予太多的社会功能,它就是一种单纯的英语能力水平的证明,但是由于人为的原因将其“神圣化”了,从而导致有人有机可乘,从中渔利。

  据新华社1月10日消息,四六级考试曾发生过“东方大学城宇航培训学校”等三次泄题事件。北京晚报昨日报道,为堵住在校生聘请“枪手”代考,北京市某高校专门组成了一个由老师、辅导员组成的巡逻队,负责排查考场可疑人员,最终发现了5名替考枪手。警方将涉嫌制作并使用假身份证的5名在校学生和2名枪手行政拘留,而这是北京市今年首例因为聘请枪手、制作假证而被拘留的案例。

  对此,夏学銮认为,作为国家教育部门组织的大考,四六级考试近年来事故频频,已经对这一考试的严肃性和尊严造成了影响,“已经到了该治理的程度”。他认为,既然是测试英语水平的考试,应把报考条件予以改革,取消限制,“只要有水平的人都应该有机会去考”。

  1月7日,记者将关于四六级考试的有关采访提纲传真给教育部新闻办。昨日下午,该办工作人员陈先生致电记者表示,由于近期四六级考试涉及了一些问题,有关部门正在调查之中,“等调查结果出来后会向媒体通报”。

  ■链接

  英语四级考试3次泄题事件

  2003年5月,“东方大学城宇航培训学校”泄题事件。刘晨和曹宇合伙注册该校,进行针对性的考前培训。曹找到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务处负责考务工作的副科长史晓龙,谋划窃取大学英语四级考试试题。曹、刘二人从中直接获利1.4万元。

  2002年上半年至2003年12月,西南农业大学外语学院教师网上贩卖试题案。该校原教师孔静,于此期间参加国家英语四六级监考工作,考前由孔静提前领取试卷启封,后将部分试题电话告知场外“枪手”,并复印试卷带出考场,让“枪手”做好答案后,通过QQ号码发送给买家。此案涉及全国11个省市数百名考生。

  2004年6月17日,广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教师泄题事件。该校原考试工作人员、外语系原副主任林继彬和该校原外语系干事杨波绮,私自开启密封试卷袋,从中取出一份全国大学英语四级考试A卷试题和听力磁带,交给该校3名女教师甘深炎、张莉云、张靖,由她们做出试题答案。当晚,林、甘、张莉云和张靖分别在南宁市莱博外语培训中心开办的考前辅导课和广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开办的培训班上,将部分考试题的内容和答案透露给学生。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王海本版摄影:本报记者薛珺

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王欣)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