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社会观察

广州发现20例艾滋病孕妇 感染者可产下健康宝宝
  2004年12月01日11:03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今天(12月1日)是第17个世界艾滋病日,今年的主题是“关注女性,抗击艾滋”。根据卫生部门发布的消息,目前广州市艾滋病感染人数出现递增,夫妻间传播病例和母婴传播病例逐渐增加。而常规监测结果显示,广州女性艾滋病病例所占比例也持续上升,今年达到22.31%,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自1998年至今,全市已发现20例 艾滋孕妇,目前已证实4例母婴传播病例。专家指出,随着女性感染者的增加,母婴传播病例不断增加是必然的结局。

  那么,广州究竟有多少感染了HIV的孕妇?如何让坚持生育的她们生下健康的孩子?女性该如何保护自己?今日,本报推出特别报道,让我们去共同“关注女性,抗击艾滋”。

  11月25日,广州市卫生部门在广州市艾滋病防治工作会议上发布消息,继去年广州发现首例母婴传播病例之后,至今共证实4例母婴传播病例。是什么原因造成这四例母婴传播的呢?

  四例母婴传播均为事后发现

  昨日(11月30日),记者从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获悉,目前证实的四例母婴传播病例有两例来自外地,在常规检测点确诊感染艾滋病后已经失访,无法联系。另外两例是姐弟俩,姐姐3岁,弟弟1岁,母亲是居住在广州的东北人。母亲诊断出感染艾滋病病毒后,市疾病控制中心对其家属及小孩进行检测,发现姐弟俩都已经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排除了性传播和输血传播的可能性后,专家推断孩子为母婴传播。

  记者获悉,在广州一家福利院也有两例小孩艾滋病抗体检测结果呈阳性,但因为不能完全肯定传播途径是母婴传播,所以未被归入母婴传播病例。

  六年发现20例艾滋病孕妇

  市疾控中心艾滋病预防控制科副科长徐慧芳告诉记者,从1998年发现首例艾滋病孕妇以来,至今已经发现了20例艾滋病孕妇。首例艾滋孕妇是一名吸毒的未婚女性,发现感染病毒后,做了引产手术。之后,陆续发现一些孕产妇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个案。早期发现的孕妇病例感染途径主要是吸毒,后期性传播的比例逐渐增大,其中,不少是夫妻传播病例。

  徐慧芳介绍说,近半年发现的两例艾滋病孕妇,一例是夫妻俩均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而且,夫妻之前都有其他性伴侣;另一例是孕妇感染了病毒,但丈夫检查是阴性。后查明孕妇婚前有两个男朋友,其中一个广西的男友吸毒,怀疑是被其感染。

  据悉,这20例艾滋病孕妇中,有6例及时使用药物进行了母婴阻断,并成功分娩。另外6例中止了妊娠。余下的8例均是母亲在不知道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的情况下分娩的。

  遗憾的是,由于很多艾滋病妈妈拒绝疾控人员的追踪,不配合工作人员的随访,至今大多数病例已经无法找到和继续监测。至于这些孩子是否受到母婴传播感染了艾滋病毒,也无从得知。幸运的是,至今仍在随访期的3例婴儿,均没有被母体感染艾滋病病毒。

  穿便衣上门随访病例

  市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控科副科长徐慧芳告诉记者,为艾滋病孕妇实施母婴阻断后,他们还要对母婴进行长期随访,一般随访期为18个月。证实婴儿没有被感染后,随访才能结束。

  然而,事实上很多孕妇在生完孩子后,就再不愿意接受疾控部门或医生的追踪随访。有的在电话里干脆拒绝,并表明不想自己的孩子受到影响,上不了学。“大多数人都是担心被别人知道自己感染艾滋,担心孩子也受到歧视。”

  疾控部门的工作人员通过电话联系、上门随访等方式,追踪这些艾滋病病例。“为了消除顾虑,工作人员上门时都脱去制服,改换便衣,有时候病人只跟一个人单线联系,不接受第二个工作人员的随访。”徐慧芳说,有时甚至按照病人指定的时间地点,工作人员再去“接头”。

  尽管如此,由于病人的不配合,失访的病例仍然不在少数。

  艾滋病孕妇是否集中分娩

  据悉,几年前,广州的艾滋病孕妇被视为“烫手山芋”,普通的医院都不敢接手。最后只好在没有设置产科的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实施分娩,由其他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前往支持。而最近,艾滋病孕妇开始分散在各个首诊医院进行分娩,由市八医院的医生提供技术支持。

  徐慧芳解释说,卫生部门正在讨论艾滋病孕妇分娩场所的问题。究竟是集中处理好还是分散处理好?“分散处理,可以增加综合医院对艾滋病的认识,增强他们的防护意识。而从孕妇需求来看,她们也不愿意去指定医院分娩,希望留在首诊的医院,也方便产检。而集中处理,则能使服务更安全,技术水平更高。”

  发现HIV孕妇要靠免费检测

  感染艾滋病的孕妇在逐渐增加,如何发现这些目标人群呢?

  记者获悉,卫生部日前发出通知,要求各地所有承担孕产期保健及提供助产服务的医疗保健机构,为孕产妇提供预防艾滋病母婴传播的技术服务,并且为孕产妇提供免费的咨询和艾滋病病毒抗体检测。

  但目前,广州尚未开始在全市推行孕产妇艾滋病免费检测项目。只有部分医院把这个项目纳入了产前检查的范围,但也必须经过孕妇本人同意才能做。因此,艾滋病孕妇的发现只能依靠广州50多家艾滋病初筛实验室的被动监测,各大医院在发现可疑目标的时候,才对孕妇的血液样本进行检测。

  不能否认的是,有更多的艾滋病孕妇根本不知道自己感染了病毒,就生下了孩子。

  疾控专家认为,虽然设置了免费的艾滋病初筛检测点后,有疑虑的市民可以去检测,但对于孕妇来说毕竟不方便,可行性也不高。因此,在全市各大医院开展孕妇免费艾滋病抗体检测和咨询非常必要,从深圳等地实施的情况来看,大多数孕妇在首诊的医院里都愿意接受这样的项目。“这就需要政策和资金的支持。”

  徐慧芳介绍说,发现了感染的孕妇后,专家会尊重病人本身的意愿,是否继续妊娠并进行母婴阻断。在未干预的情况下,HIV母婴传播的发生率是1 5%-50%,HIV母婴传播的渠道有三种:宫内、分娩和母乳喂养。有效的阻断方式是产前服药、剖宫产和产后杜绝母乳喂养采用人工喂养。实行母婴阻断后,婴儿的感染率下降到1%-2%.

  专家见解

  社会对女艾滋患者容忍度较低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蔡卫平介绍说,近年来,从该医院门诊和住院病人情况来看,女性患者确有增加的趋势。该院近年来收治的成年女性艾滋病人年龄最小的大约在22岁,40岁以下的育龄女性占了绝大多数。“女性不仅在生理上容易受传播,而且,社会容忍度、得到的医疗照顾等,都要差于男性感染者。”他认为,女性感染者的增加应该引起关注。

  女患者受到谴责更重

  据介绍,曾经有一位30多岁的女性,因为输血感染了艾滋病,丈夫和孩子都幸运地没有被传播。跟其他人相比,她虽然没有被赶出家门,但每天要跟家人分开吃饭,孩子也被禁止见妈妈。“这位病人觉得见不到孩子,简直‘生不如死’。”

  据悉,艾滋病男性传播给女性的病例,远远多于女性传播给男性的例数。市八医院就曾有一位女病人,老公吸毒死后,才发现自己也感染了HIV。

  蔡卫平认为,社会认为男性出去“混”是很自然的事情,受到的谴责显然要少。而女性一旦感染上艾滋病毒,就常被怀疑是做“妓女”、性乱等感染,对她的谴责就非常严厉。

  女性感染危害大过男性

  而在心理承受能力上,女性感染者反而要比男性坚强。

  市八医院感染科的李医生告诉记者,曾经有一位女病人,被吸毒的丈夫感染,虽然事先知道丈夫携有艾滋病毒,对自己也有了心理准备,但当医生告诉她检测结果呈阳性后,她还是忍不住在医生面前哭了起来,并哭了很久。刚开始,这位病人真的很绝望,情绪很烦躁,爱向医生发火。后来,经过医生和“爱之关怀”义工一晚上的开导,第二天,她就可以笑了,并向医生道歉说“不好意思”。

  专家指出,感染方式从吸毒为主转变为性传播途径为主,会使女性感染者超过男性,从而难以控制。尤其是多个性伴侣的出现,会使感染人群大大增加。而育龄期女性感染者的增加,也会导致母婴传播的增多。因此,女性感染者比男性危害更大。

  调查分析

  逾六成女性HIV系被丈夫传染

  广东省妇联于2002-2003年在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资助下,开始了“社会性别与HIV”的研究。研究发现有六七成的女性艾滋病感染者是被有婚外情或性乱的丈夫传染的。据该研究项目领头人、省委党校副教授、红丝带研究室主任龙秋霞介绍,目前,广东省艾滋病感染者男女比例是9∶1,由于身体结构的特点,女性感染艾滋病的几率是男性的2-4倍。

  同居前双方均进行婚检

  昨日,针对女性如何抵御艾滋病侵袭的问题,龙秋霞教授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龙秋霞认为,女性首先要洁身自爱,不要吸毒,最好不要有婚前和婚外性行为。不过,光是女性洁身自爱并不能完全保障自己不被感染。如果性伴侣有不洁性行为,也完全能够将女性置于一个不安全的境地。她在一组男女各10人的性病患者调查中发现,全部男性是与非固定性伴有过接触而被传染的,而女性中有8人是被配偶和男友传染的。因此,龙秋霞建议女性应该有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要了解自己的性伴侣是否有过艾滋病高危行为。最好双方在决定同居发生性行为之前,能够到医院进行婚检。

  将艾滋病阻断在男性阶段

  龙秋霞认为,女性之所以被感染率高于男性,还有其深层的社会原因。调查发现,即便在高呼男女平等的今天,女性因为经济收入、社会地位的差异,在家中仍然处于“被领导”的地位。社会对男性婚前婚外性行为的宽容,对妇女的生殖健康显然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而且这种不平等的两性关系,也造成了男性对女性健康权和生命权的漠视。

  在性生活中,使用安全套的决定权往往在男性。龙秋霞说,男女之间的互相尊重并不等于盲从,女性应该学会与男性沟通,阻止他们进行高危的性行为。“选择负责任的性生活,拒绝不安全的性交。”要达到这一点,女性必须提高自己的素质。

  已经怀孕的感染者还要采取积极的措施,吃药控制病情,并预防在分娩过程中通过血液传染给婴儿。婴儿生下来后,不能用母乳喂养。

  落实艾滋病人基本权利

  今年“两会”期间,龙秋霞教授与省人大代表郑英隆等人曾在“社会性别与HIV”研究的基础上,向政府部门提出了建议,其中包括在吸毒人群中推广使用清洁针具和美沙酮戒毒疗法,通过行为干预降低女性经血和性双重渠道感染艾滋病的危险等。龙秋霞非常欣喜地看到,目前作为试点城市之一的台山市,已经准备联合相关部门推出凭票领取注射器办法,静脉吸毒者可以先到疾控部门领取有关票据,然后凭票到药店换取注射器。广东省有关部门也正在加快开展美沙酮替代治疗前期工作。

  现在,龙秋霞及其主持的“红丝带研究室”,正在开展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和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关于艾滋病预防知识宣传项目。该项目主要研究何时何地用何种宣传方式能够达到传播艾滋病预防知识的最大效能。在调查中,龙秋霞发现,由于大多数感染者都在农村,因此目前农村基层最需要艾滋病健康教育,将艾滋病健康知识纳入基层领导干部的培训中,是目前被认为最成功的模式。

  艾滋孕妇何以诞下健康宝宝

  个案1:“小儿科”手术动用“精锐部队”

  1998年,对于广州市妇婴医院来说是个特别的年份。这一年,他们派出妇产科专家与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合作,首次对一位艾滋病孕妇进行了引产手术。

  参加了那次手术的禤庆山说当年的情景是“纸上谈兵”变成了“真枪实战”。原来,从1991年开始,医院即连续三年对所有门诊孕妇进行了HIV筛查,没有发现一例艾滋病孕妇,1998年那位艾滋病孕妇的出现令医生们意识到,艾滋病在今后的日子里可能将有所蔓延。

  禤庆山清楚地记得,艾滋病孕妇阿玲(化名)来自荔湾区,年龄在28岁左右。她与同居男友均是静脉吸毒者,在他们同居一段时间后,阿玲发现自己怀孕了,双方便打算结婚。然而,当他们去街道办结婚手续进行婚检时,阿玲和她的男朋友均被查出患上艾滋病。

  阿玲起初坚持要生下孩子,区防疫站通过市卫生局找到双方父母,通过双方父母告知其事态的严重性,阿玲最终同意进行引产手术。

  在见阿玲之前,禤庆山听到很多医生反映,由于吸毒时间太久,她的血管变得又细又脆,给她做静脉穿刺时几乎找不到血管。然而,当禤庆山第一次推门见到阿玲时,她正半卧在床上,用一根橡皮管圈在手腕上方,用针筒往食指和中指之间的血管注射毒品,动作熟练得令人惊讶。见到禤医生时,阿玲很放松,朝他笑笑继续注射。

  如今,提起当初成功处理这一个案的成功之处,禤庆山说很重要的一点是“不歧视”,“将其看作是一个病人,不去追究什么她患病的原因”。

  引产手术,在医生们看来只是“小儿科”,平常情况下绝对无需主任级医师动手,但由于是首个艾滋病孕妇,市妇婴医院派出禤庆山和另外一名主任医师一起去。

  个案2:多管齐下阻断母婴传播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卫生部艾滋病临床专家工作组专家蔡卫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说,从1996年与市妇婴医院进行艾滋病母婴传播阻断的合作以来,先后成功阻断了6例艾滋病母婴传播。

  卑庆山告诉记者,阻断艾滋病母婴传播最好的办法是中止妊娠,但艾滋病孕妇同样有自己的人格和当母亲的权利,因此当专家们遇到做妈妈决心已定的艾滋病孕妇时,进行干预治疗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三年前,花都的一位艾滋病孕妇在专家有效的干预治疗下成功当上妈妈,生下一个健康宝宝。

  李青(化名)来自四川,在花都一鞋厂打工,后跟工厂一管理人员恋爱并同居。同居后的李青两次流产,一心想要孩子的她得知自己第三次怀孕时兴奋异常。然而,2001年9月,李青在花都区妇幼保健院做产检时被检测出患上艾滋病。

  为对这位特别的孕妇进行干预治疗,市疾控中心、市卫生局组织专家进她进行了摸查治疗。卑庆山清楚地记得,当他面对面告诉李青,生孩子是她的合理要求、他们可以帮她渡过难关时,李青顿时泣不成声。

  医生的理解换得了李青的信任,她感染艾滋病毒的原因也并不像别人所想像的那样是“当妓女感染上的”,她告诉医生,她是因吸毒染上艾滋病毒,但为了生孩子,她已成功戒毒。

  李青当妈妈的强烈愿望感染了医务人员,卑庆山在李青妊娠期间运用抗艾滋病药,最后采取剖腹产、人工喂养的方式成功阻断了艾滋病在李青和孩子之间的传播。

  “我们连续对孩子进行了两年多的跟踪、随访,孩子一直很健康。”卑庆山颇感欣慰地说道。

  分娩防护

  目前,考虑到这项工作的高风险,市妇婴妇医院妇产科的专家们轮换去市八院为艾滋病孕妇进行产科处理。面对艾滋病孕妇这一特殊的医疗对象,医生们需要全副武装,做足防护工作。

  据介绍,艾滋病孕妇的羊水、阴道分泌物、血液如果接触到医务人员破损的皮肤、黏膜、眼角膜,便有可能造成感染。为此,目前医务人员在对艾滋病孕妇进行引产、剖腹产等手术时需要做到非常好的防护。

  专家介绍说,医务人员首先要戴上宽边的防护眼镜;为防止羊水、分泌物、血液等与身体的接触,医护人需要穿上塑料手术服,但考虑到手术时双手的灵活性,他们所戴的胶手套与平常无异。

  尽管进行了严密的防护,但手术风险却照样存在。“手术中医务人员接触的都是刀、剪、针这些损伤性的器械,平常手术时主刀医生的割刀伤到助手,助手的针把主刀医生的手刺个洞都是很平常的事。”禤庆山告诉记者,“艾滋病孕妇手术时间长、接触面积大,风险自然要大得多,说没有心理压力是不可能的。”

  庆幸的是,到目前为止,医务人员给艾滋病孕妇做手术还没有出过什么危险。

  特别提醒

  保护母婴六注意

  避免不安全的性行为,比如婚前或婚外性行为;

  每次性交都应正确地使用高质量的避孕套;

  提倡婚前和孕期检查。比如患梅毒的妇女应避免怀孕,如果在怀孕期间发现梅毒,应接受规范治疗;

  怀孕期间避免共用不洁的马桶、浴盆和毛巾等;

  疑有性病应及时到医院诊治,切不可相信江湖医生乱服药物,这样既浪费钱财又耽误病情;

  性病治疗需配偶双方同时接受,如果治疗及时、得当,应避免再次感染性病。

  新闻链接

  中国艾滋病母婴传播率高达35%

  迄今为止,艾滋病流行已经吞食了将近300万儿童的生命,现今还有100万儿童携带艾滋病病毒。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在最近首次进行的我国HIV-1(艾滋病病毒1型)母婴传播现状研究中发现,中国部分艾滋病病毒高流行区的HIV-1母婴传播率为35%左右,与亚非发展中国家情况相类似,明显高于西方发达国家的15%~25%的传播率水平。

  据《健康报》报道,该中心对中国云南、河南、新疆等10个地区的75名HIV-1阳性母亲所生80名儿童进行了系统调查。由于既往大量研究显示儿童HIV-1感染者小于1岁发病死亡比例较高,而此次研究追踪到的感染儿童平均年龄已接近4岁,科研人员推测中国HIV母婴传播实际发生率可能更高。(记者严慧芳 严艳 王瑾 通讯员易灵敏) 

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王欣)
相关专题
· 社会专题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