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社会广角 2003年3月27日13:04


我们不要带血的煤--山西吕梁爆炸事故调查

新华社记者李佳路谭旭

    

  1个月内4次下达停产通知书、贴封条、上锁链。然而,利欲熏心的矿长却仍然撕下封条、砸开锁链,继续进行生产,最终导致了令人震惊的“3·22”特大瓦斯爆炸事故。

    截止到26日9时,山西省吕梁地区孝义市驿马乡孟南庄煤矿已经发现62人遇难,10人下落不明。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王显政说:我们永远不要像这样的“带血的煤”!

    疯狂的利欲

    孟南庄煤矿原来是一个乡镇集体煤矿,去年改造成为一个个人控股的股份化煤矿,年产量约15万吨。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个煤矿的经营执照和生产许可证已经过期,从严格意义上说是缺乏齐全证照的非法经营。矿主孟兆康说,煤矿去年出煤10多万吨,一年就挣了600多万元。安全生产就在这巨大的利润下被忽略了。

    据孝义市安全监察局局长杨立宇介绍,2月20日左右,吕梁、孝义地市两级安全监察局在联合检查时发现,孟南庄煤矿生产许可证已经过期,而且未经批准私自改造煤矿的二号坑,于是对孟南庄煤矿下达了停止生产的通知书。3月10日,孝义市安全监察局再次到孟南庄煤矿检查,发现有出煤迹象,再次下达停止生产通知,并且在绞车操作台贴上封条。但是,3 月11日,孝义市安全监察局到这个矿进行复查时竟然发现,前一天刚刚贴上的封条已被撕掉,检查人员第三次下达了停产通知书,还给绞车缆上了锁链。

    3月18日,吕梁、孝义地市两级安全监察局又专门就孟南庄煤矿问题开会,并在当日向这个矿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这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上列举了孟南庄煤矿的种种违法违规事实:生产许可证过期、未经批准擅自延深开采9号煤层、风井副井违反规定出煤、二号坑安全设施设计未经煤矿安全监察机构审查同意擅自施工等,并责令停止生产,责令二号坑停止施工。

    但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矿长孟国平竟然疯狂地叫人砸开锁链,继续进行生产,终于导致悲剧的发生。在煤矿的绞车房里,记者看到那条被砸开的锁链冰冷地躺在地上。

    混乱的管理

    孟南庄煤矿矿长叫孟国平,曾经在一些小矿干过,但是管理大一些的煤矿明显经验不足。矿里的一些工人向记者反映,矿井中有的顶子掉了,还要求矿工继续干活。一名矿工说,矿长刚来这里才短短一个月,却已经出了3次事故,这次已是第 4次了。而且,与一些乡镇煤矿一样,孟南庄煤矿人员流动性大,一些刚刚熟练的民工往往由于另外的矿给的工资高等原因离开,新来人员不经严格培训就要下矿作业。另一名矿工说,煤矿也不看身份证,任何人只要肯来就可以在这里干活。

    孟南庄煤矿主井深480米,副井深520米,是山西省目前最深的矿井之一。据矿主称,这个矿聘请过一些人对煤矿进行设计,并且在安全设施上也投入了五、六百万元,但是事故发生后却发现,煤矿工作面有串联通风、风量分布不均、局部瓦斯浓度过高、掘进头过多等问题。

    据记者了解的情况,正是由于管理混乱,3月22日,一名电工在井下仍在作业、矿工未到达地面的情况下,竟然擅自将通风的电闸关闭,直接导致井下瓦斯浓度上升,遇火发生爆炸。

    在煤矿二层办公楼内,记者发现一面墙上挂着一张大大的“煤矿安全监察条例”,另两面墙上挂着14个大玻璃框,框内是各个岗位的责任制,包括矿长岗位责任制、坑口主任岗位责任制等。然而,面对遇难矿工的生命,这些责任制却成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摆设。

    背后的“大树”

    是什么让孟国平这么胆大妄为呢?因为,他背后的有棵“大树”——65岁的矿主孟兆康。孟兆康曾任孝义市煤管局局长、吕梁地区能源公司经理。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有关人士认为,曾任主管部门领导现在又直接经营煤矿的孟兆康有着许多特殊的“背景”。

    这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记者23日随由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监察部、全国总工会有关领导组成的调查组赶到孝义市,当地政府安排住在一个名叫“能源大酒店”的地方,据说是孝义条件比较好的酒店。但是,记者当天就听当地人反映,这个能源大酒店就是孟兆康办的。为了维护调查的公正性,调查组入住的第二天就立即搬到另一家酒店。

    记者经过多方联系,终于在汾阳医院见到了已经被监控的孟兆康。当记者问他一些关键问题时,他却一问三不知。记者问他:孟南庄煤矿顾问李生伟说在3月18日开完有关这个煤矿的处理会后,给你打电话通报了要求停产的通知,是否有此事?孟兆康的回答是:电话接到了,但是我当时在太原,我给孟国平打电话说你们商量。但是作为一位老煤矿职工,难道不知道安全生产是不容商量的吗?

    他把几乎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矿长孟国平:“我花钱,你管好”,他自己是“大的管,小的不管”。记者追问了一句:“煤矿安全是大事还是小事”,他却反问:“‘安全第一’这谁不知道?”

    再让我们记录下另一个细节:记者在孝义医院见到了事故发生26小时后侥幸生还的陕西安康民工陈伟,医院特殊将他安排在一个单间里,但是,衣着不整的陈伟已经被惊吓得不敢怎么说话,亲人还没有从陕西赶到,房间里空空荡荡的。而在汾阳医院孟兆康的特护病房内却是另一番景象:有两位亲戚陪床,床下放着“脑白金”盒子,桌子上放着电视,电视上有一大束鲜花,桌子下放着香蕉等水果——一位遇难矿工和一位肇事矿主,就是在事故发生后还有如此大的差异。

    矿工的生命何时不再脆弱

    大量非公有制中小企业仍是我国安全生产的薄弱环节,2002年这些企业的事故发生数和死亡人数,占到全国安全生产事故总量和死亡总人数的70%左右。山西“3·22”特大瓦斯爆炸事故再次敲响了中小煤矿安全生产的警钟。

    从这起事故中,我们不难发现,面对一次又一次的停产整顿通知和贴上的封条、锁上的锁链,孟南庄煤矿竟敢不顾一切的进行生产,主要是因为相关处罚和执法手段过轻,没有对违法违规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权威部门的数据表明,2002 年全国乡镇煤矿共发生36起特大事故,其中有19起发生在无证小煤矿或未通过验收擅自恢复生产的乡镇煤矿,尽管当地安全监察机构事先都提出过监察意见或下达了关闭停产的决定书,却没有得到认真执行。

    另外,随着煤炭市场的好转,一些已经验收的乡镇煤矿降低标准生产,一些非法小煤矿死灰复燃。特别是有的乡镇煤矿矿主法制观念淡薄、利欲熏心,无视人民生命安全,盲目生产,“要钱不要命”。这些都说明,煤矿安全专项整治工作还有待进一步深化。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王显政说,非公有制中小企业已被列入2003年安全生产专项整治的重点,有关部门除在这些企业普遍推行注册安全工程师制度外,还将依法强制推行工伤社会保险,同时加强日常监管,确保执法到位,以扭转当前的被动局面。(新华网太原3月27日电)


来源:新华网 2003年3月27日
相关新闻
 孟南庄矿难还有10人未找到
 山西3.22特大瓦斯爆炸事故死亡人数达62人
 吕梁矿难43具尸体送上地面 认尸场惨不忍睹
 “3.22”特大瓦斯爆炸事故调查组在吕梁成立
 山西安全生产会议:杜绝重大事故接连发生状况
 孟南庄矿难四名获救矿工正全力救治
相关专题
 山西吕梁孟南庄矿难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