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主站>>社会>>世象百态 2003年06月03日11:06


平凡人给我最多感动―人民日报记者刘毅访谈

    编者按:2003年6月2日上午10时,参与防非典一线报道的人民日报记者刘毅通过电话连线做客强国论坛(www.qglt.com)与网友交流,主题是“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

    【刘毅】: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人民日报记者刘毅,现在还在顺义区隔离,很高兴能和大家一起交流我的采访体会,把自己最真实的都告诉大家。

    [april]:刘记者,你是什么时候进医院的?

    【刘毅】:我5月15日进入宣武医院隔离区开始采访,历时12天。6次进入病房采访,5月27日随宣武医院首批人员到北京郊区隔离,明天我们将结束一周的隔离返回北京市,在家里继续隔离一周。

    [湘新人]:刘毅辛苦了!这次赴一线采访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刘毅】:谢谢网友的关心,最深的感受有两点:我对医护人员有了全新的认识,其实我以前并不是搞医疗卫生口的,所以和医护人员打交道不多,通过这次的采访发现医护人员这个群体是非常可敬可爱的,我相信医患矛盾可能只是1%的人引起的,99%的医护人员都是善良的,有职业道德的。对人生有了些新的看法,这次采访可是说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有句话: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以前我也会为一些小事情而烦恼,现在看起来这些事情和身体的健康平安比起来实在是算不了什么。所以,还是要笑面人生,快快乐乐地生活,善待周围的每个人。

    [第N个无名氏]:请问刘先生,你准备在访谈过程中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敷衍大家么?

    【刘毅】:当然不会,我刚开始就说了,我体会特别深,愿意把最真实的想法告诉大家,所以请网友放心,我保证说的话不会是冠冕堂皇的,都会是实实在在的。

    [身无半亩]:当初决定到一线去,是不是下了很大决心,家人反对吗?

    【刘毅】:当初的确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因为这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危险性确实是很大的,我这一去就有可能回不来了,而且这还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万一我被感染,会给周围的其他的人带来难以想象的麻烦,给国家和社会带来一定的损失,所以在决定去一线采访之前,也考虑了很长时间。

    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自己的父母,也没有告诉自己的朋友,主要是怕他们担心,只是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的女朋友。刚开始听说的时候她也很担心,几乎都要哭了,但是我对她说,这是一个记者的职责,后来她一直都很支持我,是我坚强的后盾,在这里我也想感谢我的女朋友。出去见面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待她,给她一生幸福。

    [此页无正文]:与非典当事人接触,他们分为几种情绪类型?

    【刘毅】:有三种类型:一种是比较乐观开朗的,这样的人一般病情都比较轻,康复也比较快。我曾经采访过一个患者,这里有四个小孩子,他们在一起很快乐、开心,互相之间也很关照,现在有的孩子已经出院了。

    还有一种就是比较悲观的,总是担心的自己的病情会恶化,我曾经采访过一个患者,他的情绪就是属于忧郁型的,结果他的病情一直在反复,三进三出重症监护室,最后不幸去世了。

    还有一种类型就是存在精神上的障碍,有的可能是患非典之前就有这样的病,有的可能是因为缺氧引起大脑的损害。后一种情况宣武医院的医生们还在进行研究,因为宣武医院是以精神科见长的,他们会在这方面取得一些突破。

    [论坛见习生]:刘毅记者,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是一位英雄呀?

    【刘毅】:我并不这样认为,也有医护人员这样说,说你们能进入病房是很不容易的。但我想这是一个记者的职责,有新闻的地方就应该有我们,但任何时候我想记者都是配角,我们会把看到的、听到的如实地告诉我们的读者,这是我们的工作。我能到一线采访,我给自己打60分,我只是一名合格的记者,并不是英雄。真正的英雄应该是日夜奋战在非典病房的医护人员们。

    [苍狼]:刘毅记者:我一直想问,现在插管治疗是不是全部取消了?听说这种治疗很危险。

    【刘毅】:插管治疗现在并没有完全取消,插管治疗确实很危险,但是在抢救危重病人的时候还是在使用,目前以使用无创呼吸机为主,大部分病人经过无创呼吸机的治疗病情都会好转,只有在病情加重的时候才需要进行插管治疗。

    [爱灌水的博士]:吹捧医生的官样文章就别做了,市场经济下他们本就该有职业道德和素养。

    【刘毅】:我觉得这并不是在吹捧这些医护人员,他们真的非常不容易,要在这么艰难的环境里从事着最危险的工作。这是他们的职业,他们是应该站在抗击非典的前线,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这点,能够把自己的工作做好,这就是一种奉献,是值得我去拿起笔和相机去记录的。

    [新疆王子]:刘记者, 这次采访中印象最深的采访对象是谁?最难忘的事是什么?

    【刘毅】:最难忘的采访对象非常多,有很多平凡的人他们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无闻的工作,这使我想起了那句歌词: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比如说有一位非常朴实的护士长,她叫毕俊英,48岁了,患有鼻炎和甲亢,但她还是要求到最危险的监护室工作,脏活、累活总是抢在前头,在驻地的时候除了吃饭她总是带着口罩,睡觉的时候也不摘,房间里总是放着一瓶消毒水,她这样做其实是为了保护其他人,因为她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如果有人被感染第一个可能就是她。还有一位叫齐向东的,放射科工作人员,他们要给患者拍胸片,必须和每个患者零距离的接触,他们不仅要防范非典病毒,还要承受放射线造成的损伤,在他33岁生日那天,我跟着他到病房里采访了一整天。

    [李桂兰]:一个记者动不动就感动是不成熟的表现。

    【刘毅】:记者需要客观、冷静,这样我们的报道才有可能是最真实的。但是记者也需要激情,没有激情的记者一定不会是一个好记者,在非典病房中采访的每一位记者一定都会被深深的感动。

    [论坛见习生]:刘记者,对那些来自农村的患者你怎么看?你是否觉得他们很悲惨?

    【刘毅】:我也接触了一些来自农村的患者,但是我们并没有觉得悲惨,医护人员对他们的照顾和其他患者没有任何区别,他们住的、吃的都是一样的。至于医疗费用问题,目前都是由医院垫付,他们不必承担医疗费用,最后可能都由国家来承担。

    [论坛见习生]:刘毅记者,你是否认为非医护人员进入感染病区是不符合医疗规章的?

    【刘毅】:我们在进入污染区的时候是非常慎重的,我们和医护人员一样要穿上全套的隔离服,而且手中的相机也需要一层层的包裹好,只露出镜头。出污染区的时候也由医护人员指导脱下隔离服,我想这个感染的几率是非常低的,应该不存在违反消毒隔离制度的。

    [闭目扬手点点水]:刘记者:你把自己进入病房的行为定位在职业操守范畴还是革命精神范畴?

    【刘毅】:我觉得这是职业操守的范畴。我前面也说了有新闻的地方就应该有记者,我之所以来到非典病房,主要还是因为读者关心发生在这里的新闻。我来到这里用自己的笔和相机记录下这一条条新闻,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我的这些记录对于人们了解这段历史,记住这段历史应该会有一定的帮助,这是让我感到非常欣慰的。

    [铁帚]:刘记者,医生护士的勇敢主要表现在不怕传染,记者的勇敢主要表现在那方面?

    【刘毅】:我们经历的危险其实和医护人员差不多,我们也要非常近距离地接触病人,因为进入污染区以后我们都必须带眼罩,眼罩非常容易起雾,有时候我们会看不清楚,所以只能非常近距离地接触采访的对象,说话、拍照片,但是光有勇敢还不行,科学的防护是第一位的。

    [第N个无名氏]:嘉宾,你认为自己做到了本职工作,现在你是否应该受到奖励呢?

    【刘毅】:我只是做了我的本职工作,尽了一个记者的职责,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我也不期待有任何的奖励,来之前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现在也同样如此。目前,我和宣武医院的首批400多名医护人员还没有一个受到感染,这是最让我感到高兴的事情。

    [司马相如]:请问刘记者?敢于采访真实情况和敢于揭露真相哪个更真实?

    【刘毅】:后者更真实,采访到真实的情况可能只有记者知道,读者不一定知道。如果把真实的一面都告诉大家,这当然是更真实的。我不仅希望采访到真实的一面,更希望把它报道出来。

    [侃侃而谈]:请教医疗费问题:治疗非典医药费说是个人承担10%,医保承担90%。我想知道没有医疗保障的人怎么办?如农民、打工者。因为承受不了高额医疗费是否造成非典患者的私自脱逃?

    【刘毅】:目前没有医疗保障的这些人包括农民、无业人员、民工等,他们的医疗费用都在由医院垫付,据我了解这笔费用最后都会由国家承担。

    [闭目扬手点点水]:嘉宾:以你掌握的材料,你认为SARS是危机吗?抑或是什么性质的危机?

    【刘毅】:我觉得毫无疑问是场危机,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对我们的国家和社会造成了重大的损失,这其中也有人的因素,所以党中央和国务院采取了一些措施,其中就包括撤换了一批高官,现在这场危机已经算基本过去了,我们在这场危机中所表现出来的和衷共济、众志成城的精神以及更加科学、民主、透明的决策体系,将会是中华民族今后实现腾飞的宝贵财富。

    [亿万年不动摇]:人民日报的记者出去采访,可威风了,刘同志,是吗?

    【刘毅】:我并没有这种感觉,在平时的时候我也经常出去采访,有时候会到最基层的地方去,但是我从来没有很威风的感觉,我很清醒地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记者,而我的采访对象才是真正的主角,真正的英雄。这次进入非典病区采访同样如此,我的衣食住行和所有的医护人员完全一样,没有任何的特殊,而且我很真诚地和每一位医护人员、患者去沟通,完全都是平等的,我非常尊重他们,所以他们也愿意和我交流。比如好几位患者会给我打电话,谈谈他们自己的感受,要出院了,会告诉我。我和这里的很多人成了很好的朋友。

    [草仙子]:作为社会的人,我们是否应该对社会危机应急机制的缺陷与故障进行一次认真的检修,或者重构?

    【刘毅】:我非常赞同这位网友的观点,这一次非典的疫情暴露出来很多问题,其中就包括社会应急机制的建立和完善,大家应该能看到政府正在做这样的事情,但是还需要一些时间。中国有句话说:吃一堑,长一智,如果非典疫情能够使我们社会应急的机制更加完善,才会避免今后发生类似的灾难时造成重大的损失。

    [始创]:记者的眼泪、医护人员的眼泪以及患者的眼泪哪个多?

    【刘毅】:我想还是医护人员和患者的眼泪多一些,患者的眼泪也是多种多样的,有的是处于对家人的思念,对病情的担忧,或者对医护人员的感激。医护人员的眼泪是处于对家人的思念,也会被患者打动,因为有的患者病情非常严重,但是一直积极地配合治疗,最后战胜死神病情好转,这时候医护人员也会被他们感动。记者也会有流泪的时候,为我们看到的、听到的一个个真实而感人的故事,但是我们的眼泪肯定比患者和医护人员少得多,因为我们必须时刻提醒自己要冷静,要客观。

    [rason]:请问英雄记者刘毅,你去采访是领导安排的还是你自己要求的,或者是纯个人行为?

    【刘毅】:我这次采访是完全自愿的,没有任何人要求我去做,因为这毕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但是,人民日报的领导和同事们非常支持我,给了我很多的指导和帮助,没有他们的支持,我的报道也不会这样顺利。

    【刘毅】:谢谢各位网友,欢迎大家继续和我联系,留个我的email:PEOPLELY@VIP.SINA.COM。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周贺)
全国防治非典型肺炎
奉献精神大家谈

关键词: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