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06月23日16:14


特写:军队医护低调撤离小汤山
中新社记者:于晶波
六月二十三日清晨,首批完成北京小汤山战地医院抗击非典任务的解放军三军白衣战士凯旋,一名南京军医的小护士流着热泪拥抱告别海军女军医。

  没有喧天锣鼓,没有夹道送行,在送走最后一批SARS病人的三天后,来自军方的近千名医护人员撤离了小汤山。

  一个多月前,上山上水的小汤山建成了一所世界上最大的传染病医院。几乎在同一时刻,千余名军方医护人员临危受命,分批进驻抗炎一线。

  一个多月后,在一个天空几乎不挂任何阴霾的清晨,数批来自中国各地的军方医护在诸多市民尚在沉睡的时候,悄然离京。

  二十三日早七时许,北京燕山石化宾馆内,数百名军方医护带着胜利者的笑容踏上归程。宾馆院落中,海陆空三名女兵在亲密合影。不远处的数十只和平鸽在起起落落,不时落在女兵们的手臂上,做着最后的道别。

  “回家了,胜利了”,来自青岛的军人徐公国一脸灿烂笑容。“第一次见SARS病人时,感觉成千上万SARS病毒在眼前转,可如今在这里已找不到戴口罩的人了,我们终于胜利了。”

  另一拨军方医护在距此不远的小汤山生活区内起程。

  凌晨,第四军医大学和济南军区的逾百医护默默将行囊搬至大巴上,三两军人围着一块“勇者无畏”的旗子写下自己的名字。

  这是个没有鲜花,没有音乐,亦没有蜂拥记者闪光灯频闪的清晨。一位即将远行的军人持DV将这里的一草一木记录了下来。DV中,这个清晨与来时无异,而此时,这些军人们的心情却大有不同。

  从军三十四载的贺洪德是在一个月前被调来支援小汤山的。三十天间,贺洪德感受最深的就是前所未有的紧张和疲惫。他坦承,抗SARS是他半生戎旅的最大考验。“当六月二十日院方宣布第二天不用再上班的时候,身心整个一下子就放松了。” 

  从不愿大肆渲染,总是在最困难的时候出现,然后在危机消除后悄然转身离去是中国军人们的一惯风格。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一位即将出发的南京军区医生临末用这句诗来形容他的小汤山之行。

一名尚在隔离观察的解放军女护士手掩热泪。中新社记者:贾国荣
(责任编辑:孙娟)
同舟共济 战胜非典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