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专题 >> “九·一八”,我们无法忘记 >> 我所经历的“九·一八” 2001年9月11日19:35


无辜舅父被日本鬼子开膛挖心

曹大沧口述 曹振亚整理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我华夏同胞惨遭日本法西斯铁蹄蹂躏长达14年之久。无数抗日志士和无辜百姓惨死在日本刽子手的屠刀下。

    1936年4月,我的家乡黑山县城曾发生过一场震惊黑山教育界的惨案——仰山事件。我的舅父张仰山在这一事件中,惨遭日本杀害的事儿,至今仍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舅父张仰山是个老实开明的知识分子,“九·一八”事变不久就任黑山县教育局局长。1935年5月1日,他无意之中安排这天召开全县教师讲习会议,通知下达后,全县各乡村中、小学校长、教师均按期赴会,而舅父根本未考虑这个“五一”是国际劳动节,是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纪念日,于是,会议被敌人诬陷为系有组织、有目的的反满抗日集会。

    1936年4月12日,由锦州派来的日本宪兵封锁了黑山城,警察署门前架起了机枪,街面上日军的口哨声及皮鞭声响成一团。一伙日本兵闯入我舅父家中,不容分说将他推上警车,关押进县警察署。当天被捕的还有中学校长孙尚海,第一小学校长赵明文,第二小学校长孙文元等十余人。日本宪兵在黑山刑讯未获结果,就将舅父转运到锦州日本宪兵队。舅父在押期间,受尽严刑拷打,逼问“五一”教师讲习会议是不是反日黑会?黑山有多少共产党员?上级党组织在哪里?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舅舅慷慨答道:“我是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从未参加任何党派,若说是共产党,我还不够资格。”敌人见审不出什么名堂,就将舅父塞进麻袋里,4人抬起来往水泥地上摔,绑到木桩上用狼狗咬,用强大的电流击昏舅父。舅父苏醒后,瞪着仇恨的眼睛说:“我是共产党!”(张仰山不是中共党员)敌人马上逼问:“何时入党?”舅父怒吼般地说:“今天!”日本人恼羞成怒,将舅父与和他一同被捕的李晓峰一起,用大铁钉子把四肢钉在木板墙上,然后用钢刀开膛挖心,两人就这样无辜地被惨无人道的日本法西斯杀害。

    “仰山事件”是日军屠杀无辜中国人民的血证。




 
相关专题
 “九·一八”,我们无法忘记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