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专题 >> 纪念南京大屠杀六十四周年 >> 纪念 2001年11月29日15:32


历史不容篡改——访法学家、原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助理检察官裘劭恒

新华社记者邹爱国

    

  一本五十年代初期出版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放在著名法学家裘劭恒教授的案头。这位当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助理检察官激动地对记者说:“历史不容篡改,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和亚洲各国进行侵略是举世皆知的事实,也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所认定的。日本文部省歪曲历史事实,美化日本军国主义,我们绝不容许!”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由中国、苏联、美国、英国、法国、荷兰、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菲律宾十一国组成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甲级战犯进行了东京审判。当时三十四岁的裘劭恒担任这个法庭的助理检察官,参加了对日本战犯的审判。

    “举世闻名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东条英机等28名日本甲级战犯的审讯,自1946年5月3日开始,于1948年11月12日结束。”裘劭恒教授说:“审判历时两年半,开庭818次,记录48,000余页,出庭作证的人达419名,书面作证的人有779名,受理证据4,300余件,判决书长达1,213页。可以说这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审判,也是对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罪行的一次清算。”

    年已七旬的裘劭恒教授现在是中国法学会理事。他拿着厚厚的一本判决书对记者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判决书主要部分是揭露日本二十年中计划、准备、发动和执行侵略战争的秘密史实。它所根据的资料,有日本御前会议的记录、内阁会议的记录、五相会议的记录,有伪‘满洲国’的秘密文件、纳粹德国外交部的文件,以及千余名证人的证词,这些都是权威性的材料。判决书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写得清清楚楚,其中有专门的章节叙述日本对中国的侵略,真是铁证如山。日本军国主义发动战争的侵略性质,绝不是文部省所能更改的!”

    在谈到1937年12月日军制造的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时,裘劭恒说,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军国主义遗臭万年的罪行。在长达六周的大屠杀中,日军凶狠残暴、无恶不作,我国军民被集体枪杀和活埋的就多达20万人以上。说到这里,裘劭恒教授言语梗塞,潸然泪下。

    1946年3月,裘劭恒和他的同事们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派遣,到南京对大屠杀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调查。他说,当年的调查表明,1937年12月初由松井石根指挥的日本侵略军“华中派遣军”接近南京时,百万居民的半数以上和全体中立国的国民(除少数留下来以便组织国际安全地区的以外)都逃出了南京。中国国民党军队除留下5万名左右以便保卫南京外,其余都撤退了。12月12日夜,当日军猛袭南门时,留下的5万国民党军队中的大部分,从南京市的北门和西门撤退了。因为中国军队差不多全部从南京撤退或已抛弃武器和军服到国际安全地区中避难,12月13日早晨日军进入市内时完全没有遇到抵抗。

    裘劭恒教授说:“日本侵略军奸淫掳掠和残杀南京人民的罪行,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上都有记载,日本文部省掩盖不了。”他翻开判决书,指着《南京大屠杀》一章说:“这就是事实,这就是历史,这是任何人也篡改不了的!”

    判决书上面记载着日本侵略军的暴行:

    “据目睹者之一说:日本兵完全象一群被放纵的野蛮人似地来污辱这个城市……日军单独的或者以二三人为一个小集团在全市游荡,实行杀人、强奸、抢劫、放火。”

    “日军在街上漫步,不分青红皂白的屠杀中国人的男女和小孩,终至在大街小巷都横陈着被害者的尸体。”

    “中国平民被集成一群一群的,反绑着手,押运到城外,用机关枪和刺刀集体的被屠杀。”

    “强奸的事件很多……许多妇女在强奸后被杀,还将她们的躯体加以斩断。在占领的一个月中,在南京市内发生了二万左右的强奸事件。”

    “日本兵向老百姓抢劫他们所想要的任何东西……在日本兵抢劫了店铺和仓库以后,经常是放一把火烧掉它。最重要的商店街太平路被火烧掉,并且市内的商业区一块一块的、一个接一个的被烧掉……全市约三分之一都被毁了。”

    “德国政府从它的代表者得到报告说:‘这不是个人的而是整个陆军、即日军本身的残暴和犯罪行为。’在这个报告的后段中,曾形容‘日军’就是‘兽类的集团’。”

    “据巴兹博士作证说:南京失陷后在两礼拜半到三礼拜的期间恐怖达于极点,从第六礼拜到第七礼拜的期间恐怖是严重的。”

    “据国际安全地区委员会干事斯麦士说:在最初的六个礼拜中,曾每天提出两次抗议。”

    ……

    裘劭恒教授介绍这些材料时心情非常激动。他说:“日本文部省删掉了原教材中‘中国牺牲者达20万人之多’,‘日军进行强奸、掠夺、放火……遭到国际上的谴责’等段落,但这是改变不了历史的。日本侵略军的暴行远远不止是在南京、在中国。亚洲很多国家,都遭受过日本军国主义铁蹄的蹂躏。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证据中,有一份日本陆军省的‘最密件’,上面援引一个日本士兵的话说:‘如果将参加过战争的军人一一加以调查,大概全是杀人、强盗、强奸的犯人。’和文部省愚蠢的行动相比,这个士兵的话,倒反映了历史的真实面目。日本文部省大臣小川平二不是说‘历史必须史实客观、公正地记述’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最后判处一手制造南京大屠杀的罪魁松井石根绞刑,无疑,判决书最‘客观’、‘公正’不过,那就请根据判决书来记述史实吧!”

    满头银丝的裘劭恒说,侵略就是侵略,绝不是什么“进入”,这已被世界所公认。我们要求日本文部省更改教科书,这不存在什么干涉内政的问题,而是尊重不尊重历史的问题。任何人企图以“内政”为理由,推翻国际公认的、国际军事法庭认定的事实,是徒劳的。

    裘劭恒教授最后说:“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时候,周恩来总理曾经说过一段意味深长的话:‘由于日本军国主义者侵略中国,使中国人民遭受重大灾难,日本人民也深受其害。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样的经验教训,我们应该牢牢记住。’今天中日关系已经有了新的发展,在这种形势下,我们更要尊重历史,使我们子孙后代能够牢牢记住这个教训。”

    《人民日报》1982.08.08  第4版




 
相关专题
 纪念南京大屠杀六十四周年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