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专题 >> 纪念南京大屠杀六十四周年 >> 纪念 2001年12月10日10:41


9.18的历史,该怎样铭记
    

  70年前的9月18日,是一个让中国人永远铭记的日子。70年后,一个围绕“九·一八”的话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

    辽宁省九一八战争研究会会长张一波教授呼吁:国家应通过立法的形式形成一种制度,将9月18日定为国耻日。

    为纪念这一天,沈阳在1995年这一天22时30分长鸣警报3分钟,并敲响警钟27下,先敲9下,再敲18下。第二年鸣警报的时间改在21点18分,并一直延续至今。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

    今年是“九·一八”事变爆发70周年,全国各地、尤其是辽宁省及沈阳市都举行了一系列纪念活动。

    然而,据媒体报道,恰恰也是在今年的9月18日,武汉一些准妈妈们看中了“就要发”(918)的所谓“大吉大利”,不惜提前或推后生产时间,选择这一天作剖腹产。

    这一天,媒体关于类似的报道同样有:大连某购物广场举行了盛大的开业庆典,省市的一些领导亲临参加;唐山某地则在晚上10点进行大型礼花燃放活动,时间长达半个小时;在昆明,“国耻日年轻人不以为然:春城结婚喜宴不断”,昆明的一些新婚夫妇认为“918”因被冠以“就要发”成为最吉利的数字,而当地的《春城晚报》头天才刊登了《辽宁史学家呼吁这一天应禁嫁娶和庆典》的文章……

    这些活动与辽宁省那些史学专家的倡议背道而驰,除了张一波教授外,在去年“九一八”前夕,曾担任辽宁省副省长和政协副主席的林声也曾发出同样的呼吁,他说:“现在还有一些市民在9月18日这天仍然搞一些喜庆活动,这是不合时宜的”。

    容易“淡忘历史”的还不仅仅是市民。据悉,有关部门就“九·一八”事变,对福州3所高校大学生作了个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有22.92%的被调查者表示,在没有提示的情况下不会记起“九·一八”事变;而认为对这一令国人耻辱的事件“非常了解”的只占23.96%。

    不可陷入模式化怪圈

    然而,也有一些人对设立“国耻日”提出了异议。

    “现在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去定一个‘国耻日’”。著名近代史学家、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王桧林老师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一方面,从历史角度看,抗日战争时期是否从“九·一八”事变开始算起,史学界还有争议。另一方面,一部中国近现代史几乎是一部民族屈辱史,南京条约、马关条约、七七事变、八一三事变、南京大屠杀以及抗战之前的鸦片战争、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各种割地赔款的卖国条约等等都是国耻,这也是不可能定立某一个国耻日的重要原因。

    网上就此也展开了讨论。一位网友就认为:国耻日教育后人无可厚非,但是硬性规定国耻日当天不能举行任何庆典活动就有些过了。只靠形式上的强制是不对的,也是不够的。这位网友提出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如果有人是9月18日出生的,照上面的说法,他岂不一辈子都不能为自己过生日了?!

    对此,更多专家们的看法是:历史不能忘记,但更不能陷入模式化、形式主义的怪圈中。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法理的陈欣新研究员则从法律角度谈到:设立“国耻日”在法律上是可行的,许多国家都有自己的“国耻日”,还将其写进了宪法或法律当中。

    但他同时指出,至少到目前为止,还从未听说哪个国家立法“在国耻日禁止嫁娶、开业等庆典活动”。他解释说,根据宪法和民法等规定,公民依法享有各项自由权利,凭一种理由就对公民的自由权利进行限制是不可取的,也是过去曾一度施行的落后做法,法律不能因某种理由来禁止合法的民事行为。

    方式应该更多样一些

    尽管不认同设立“国耻日”这一提法,但王桧林教授同样强调:“对中国近代历史的宣传教育,确实应该加强!”“国家应加大投入,加强各种纪念馆的建设。”他举例说,北京的卢沟桥事变纪念馆原是北京市某区下设的一个小纪念馆,却比一些大规模纪念馆的参观人数还要多,在划归北京市委宣传部后,纪念馆建设得更好,发挥了更大的作用。还有,室内室外、街头广场上“关于历史的各种展览也很重要”。

    同样,北京大学的一位政治经济学博士认为,在当前的历史条件下,过去的民族灾难一定要牢记,但不宜过分宣扬民族主义的情绪;时代的环境已经变了,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世界经济走向一体化的今天,我们可以痛恨西方一些国家的霸权主义,牢记我驻南使馆遭轰炸的耻辱,但在世贸大楼被炸带来的全球经济波动中,我们却不能置身事外、隔岸观火而不受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国家政权一方面要通过传媒、教育等手段大力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另一方面要避免民族主义在国际上产生负面影响,不能给国际社会“动员全国人民敌视日本”的感觉,否则有害无利。

    在他看来,国耻应当牢记,但不能简单地以一种模式化的方式来铭记历史,报纸杂志、电影电视、纪念馆和展出都应发挥应有的作用。或许,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要有更多能让大家喜闻乐见、乐于接受的方式来进行历史的教育,这样才能起到真正的宣传作用。

    《工人日报》2001年9月26日  




 
相关专题
 纪念南京大屠杀六十四周年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