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专题 >> 纪念南京大屠杀六十四周年 >> 纪念 2001年12月10日12:30


日本中学教师柴田:历史教育应基于事实

本报记者管克江 中国青年报记者苏海河 文汇报记者刘洪亮

    

  日本极右势力编纂的歪曲历史的教科书出笼后,在日本社会各界引起了强烈反响。工作在日本教育第一线的教师们如何看待这一问题,他们是如何教授这一段特殊的历史内容的呢?带着上述问题,近日记者采访了日本神奈川县立新羽高等学校社会科教师柴田健先生。

    柴田老师出生于1951年,属于日本战后出生的那一代。他从早稻田大学毕业后考取了日本的教师资格,20多年来他已经在神奈川县的5所中学中担任过历史课教师。

    对于日本右翼团体“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编写的初中、高中版两套教科书,柴田老师已经熟谙于心。他说,在右翼文人的脑子里历史只是一种情趣读物,他们没有从严肃的社会科学的角度考虑认识问题,所以他们才提出“历史不是科学”的前言。虽然这句话在审定版中被迫删除了,但可以知道这本书根本没有科学精神可言。他们把神话故事写进教科书,把日本历史写成了以天皇为中心的几个“伟人”创造的历史。而对于历史上日本人民的生活方式鲜有记载。柴田老师举例说,此书在战后教科书中第一次记述了神武天皇即位说,其实日本学者们都知道,所谓天皇族谱,其实前10代根本不存在,都不过是神话故事而已。迄今学校课堂上根本不教这些内容。他说如果有些地区强制采用这本教科书,连教师们可能都不知道该如何讲授。

    柴田老师说,新历史教科书中写到日本侵占满洲的部分,称日本是“以五族协和”、建设“王道乐土”,并称“由于日本工业的进入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这是纯粹的侵略有功说。在写日本吞并韩国一节中,虽然被迫删除了日本吞并韩国受到欧美列强的支持等说法,修改时却又加进了“日本在殖民地修建铁路、开发灌溉设施”等内容,给学生的印象将是日本在那里干了许多好事。这样的教科书怎能培养出具有正确历史观的学生呢?

    在柴田老师任教的神奈川县,特别是横滨地区,居住着许多华侨、韩侨,其子女也多在当地的普通中学读书。柴田老师的班中就有多名韩国人子弟和一名从上海来的中国女生。柴田老师说他自己在讲课时特别注意这些学生的民族感情。当讲到中国史、日本侵华内容时,自己总是关注着这名女生的眼睛和表情,尽量引用最准确的史实材料,心里想的是绝不能再伤害她的感情。柴田老师强调说,在当今开放的国际社会,让各地学生都能接受的课程只能是最准确的客观史实本身。

    谈到日本侵略南京并发动大屠杀一段时,柴田老师说右翼把事实写成“南京事件”,故意模糊死亡人数,只提“死伤多数”,靠这种内容学生们根本得不到日军大屠杀的印象。记者问起柴田老师在课堂上如何讲授这段历史内容时,柴田老师说,他迄今讲课时用的教材都明确写着“南京大屠杀”,去年用的教材中引用远东国际法庭的判决称大屠杀死亡人数在20万以上,在课堂上柴田老师还介绍了中国的研究成果,并用板书在黑板上写下了大屠杀“死亡30万人”这一数字,学生们的反应是认为“太残暴了”。柴田老师等人在日本国内的调查还证明了日军在日本国内战场上的残暴。他说,神奈川县166所县立高中,有半数学校每年组织学生到冲绳进行修学旅行,他们在冲绳调查中发现,当年参与南京大屠杀的一个旅长牛岛满事后调至冲绳战场,他指挥军队采用与侵华时同样残酷的手段镇压冲绳居民,太平洋战争期间日军屠杀冲绳居民也有20万以上,足以说明日军屠杀无辜平民的疯狂性和经常性。

    柴田老师总结说,围绕历史教科书的斗争,既是为科学精神的斗争,更是为历史真实性的斗争。战争结束50多年,时至今日还出现这种右翼逆流的反弹,只能说明日本战后处理的不彻底性,这是问题的根源。今后他们将与其他民间组织联合,为阻止采用错误教科书而发起一场民间签名运动。

    (本报东京电) 

    《人民日报》2001.04.09 第3版




 
相关专题
 纪念南京大屠杀六十四周年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