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2年11月28日09:44


探访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留下脚印的幕后故事

李湘荃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为铺设“历史证人的脚印”铜版路,在全国范围内收集了222名大屠杀幸存者的脚印,这条铜版路将在12月12日正式对外开放。11月26日,记者前往南京探访了一些留下脚印的历史证人。 

    1  揭开旧伤疤是伤心的事 留脚印让她心情沉重

    要揭开旧伤疤不是件容易的事。吴秀兰的小女儿给记者提了个要求,只要89岁的妈妈情绪一激动,记者就必须停止提问,因为妈妈的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了。

    吴秀兰告诉记者她7月30日到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为的是留下脚印。

    她的女儿在一旁翻译并补充,平常大家很少提起她65年前的伤心事,但在报上看了纪念馆为铺设“历史证人的脚印”铜版路,收集大屠杀幸存者脚印的消息后,她觉得应该告诉母亲。告诉之前,她给母亲打了预防针,一定要冷静,不要激动。

    从7月29日晚上一直到第二天到纪念馆做完脚印模子,吴秀兰没有吃饭,连水都没有喝过一口,小女儿分析说,除了出门解手不方便外,心情沉重是很大因素。

    她的小女儿介绍,7月30日在纪念馆,吴秀兰开始还算冷静。她放下拐杖,颤颤巍巍地坐在椅子上,伸出右脚轻轻印在石膏上,直到工作人员提醒她说“可以了”才抬起脚。她低下头,看着脚下的石膏很认真地问:“真的可以了么?”

    洗完脚后,工作人员要登记一些基本情况,自然而然谈到了1937年,谈到了她只有一条腿,吴秀兰没有兑现来纪念馆的路上对女儿的承诺,弄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2  24岁被日军炸掉一条腿 一只脚印记录残缺的人生

    吴秀兰的左腿因1937年被日军的炸弹炸坏而被锯掉,右腿也因为弹片深嵌其中而被剜去了一大块肉。吴秀兰指着右腿说,“这条腿难看死了。”她孙女儿说,“炸弹丢下来,能捡回命来就不错了,哪还顾得上好看!”

    吴秀兰终于大恸,眼泪从混浊的眼里掉了下来。之后的叙述就伴随着哽咽声,断断续续,没头没尾。

    她的小女儿一边安慰,一边把她的和着眼泪的方言转述给记者听。大致如下:

    1937年日军攻入南京城,那年她24岁,带着三个女儿来不及躲,日军的炸弹飞来,大女儿当即丧命,二女儿右腿被弹片击中,她被炸得失去知觉,只剩下怀里6个月大的三女儿还在哇哇大哭。后来她们被红十字会的人救治,醒来之后,她才得知大女儿丧命,三女儿因为她的昏迷没有奶吃加上受了惊吓,在几天前死了。

    3  生下来1个月遭遇南京大屠杀 最小的证人被日军打掉三个脚趾

    跟吴秀兰在同一天留下脚印的还有今年65岁的周文彬。南京大屠杀时他才1个月。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说,这是本次活动中找到的年龄最小的历史证人。

    记者看到他留脚印时的照片。石膏模子上两只瘦长而不完整的脚印,左脚五个脚趾单单剩下后两个,前三个脚趾只剩下一点点,看起来像是没印上去。

    前三个脚趾在1937年腊月里离开了他。因为当时太小,他的痛苦不像吴秀兰那样刻骨铭心,但他的哥哥周文鑫感受强烈。

    他说,“当时我们已经躲起来了。一天,日本兵坐着船来了,我母亲当时还比较年轻,赶紧躲了起来,奶奶、我和两个弟弟没有走,小弟文彬还没有满月,睡在摇篮里。我们全被赶出来站在外面。日本兵见屋里有个摇篮,就朝摇篮里打了两枪。小弟在摇篮里哇地哭了起来,日本兵却哈哈大笑。天黑以后,日本兵走了,我母亲回来一看,弟弟左脚前三个脚趾被打掉了,被窝里全是血。”

    在周文彬家里,记者注意到他走路时左脚趿着拖鞋,问他穿的鞋大小是否一样,他说原来经常为此发愁,却没有想到他的这双脚会被记录在铜版路上作为历史见证。他说这个留脚印的创意很好。 

    4  除了脚印还采集了手印 中国远东军事法庭成员也是证人

    纪念馆馆长朱成山却觉得有点遗憾,“要是早点开始,会找到更多有说服力的例子。65年了,婴儿都成了老人,当时的成年幸存者有很多都不在人世了。”   “留脚印有记录历史的意义,提醒日本右翼势力尊重历史,提醒国民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留脚印不是煽动狭隘的民族主义,而是警示战争。”

    铜版路长40米、宽1.6米,由222块有脚印的铜版和178块没有脚印的铜版相间铺设而成。朱成山说,收集222块并无特殊意义,而是受到采集时间和铜版路大小的限制;除了脚印,他们还采集了手印,不过手印的用途暂不透露。

    留下脚印的除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还有当年中国参与远东军事法庭的成员,北京的倪征日奥法官已有95岁,还有上海的裘劭恒、高文彬。朱成山说,他们目睹了当时对南京大屠杀案例的审判,当然也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

    5  幸存者都愿留下脚印 提醒后人莫忘历史

    采集脚印的工作人员夏英姿说,不管是老人来纪念馆还是他们上门拜访,他们的工作无一例外地得到老人及他们亲属的支持。

    周文彬一听说这事儿,马上就答应了。他说:“当年要是子弹偏一点点,我都没命了。日本右翼势力现在还否认侵略的历史,幸存者应该做点什么。尽管随着时间的流逝,历史会被淡忘,但我不希望历史遭到歪曲。我觉得自己责无旁贷。”

    记者采访周文鑫时,他刚刚从鼓楼医院回来。他笑着对记者说:“医生要我住院。一大把年纪了,也落下了一大把毛病,很多东西是挽救不了的,但年轻人要吸取教训、倍加珍惜。”

    还有十几天铜版路就开放了,吴秀兰表示,那天我一定去。记者问吴秀兰将满18岁的孙女,你去不去?她没迟疑,说,没时间。

    吴秀兰靠在门框上,用拐杖重重地敲了下地板,叹了口气。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02年11月28日
(责任编辑:庄红韬)


 
相关专题
 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