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2年12月13日02:17


为了和平的纪念———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纪念活动

本报记者 郝洪

    

  今晨,南京,一个平和的冬日。

    对出租车司机说,去江东门———纪念馆。司机想起了什么似地说:“去参加活动吧。明天……13号?”司机默默地,再也没有说话,将车开得飞快。

    明天,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65周年。一系列纪念活动,就以在这座城市西郊僻静处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为原点,向周围慢慢地漾开。

    上午8∶30,纪念馆小悼念广场上,“历史证人脚印”铜版路落成揭幕仪式,拉开系列纪念活动序幕。

    这一条特殊的小路,由222块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和重要证人的脚印铜版,以及178块光铜版相间铺成,40米长,1.6米宽。这或深或浅、或大或小的脚印,两个一排,三个一行,一直通向30万死难同胞纪念墙。小路上的两座铜像,一位是9岁时被日军子弹打穿右肩膀的倪翠萍老人,一位是20岁时被子弹打穿了右腿的彭玉珍老人。铺这条路的30万元资金是由江苏省教育工会代表全省30万名教师捐赠的,每人捐一元钱,为历史留下永久证据。寒风中,人群在铜版路缓慢地前移,不时有人弯下身,仔细辨认着脚印上方的人名。

    大屠杀幸存老人倪翠萍,慢慢地走过来抚摩着铜像说:“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是这段历史的活证人。我死了,我的铜像千年万年也能证明。”当年,倪翠萍一家有四口被侵华日军杀害。

    铜版路的收集制作工作耗时半年。这些脚印是从1000多名幸存者名单中寻找出来的,年纪最大的95岁,最小的也有65岁。“这就是65岁的周文彬老人的脚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指着只有两个脚趾的脚印说,“当年周文彬只有一岁,还睡在摇篮里,被日军的子弹打掉了3个脚趾。”

    “这条铜版路至少可以保存400年。”朱成山说。

    在40米长的铜版路上,日本神户华侨总会名誉会长林同春来来回回地走着。这位9岁就随父母迁移日本的老华侨,至今仍怀揣着中国护照。“我的孩子们也没有入日本籍。”林同春说。从1985年开始,每隔两三年,林同春就会到南京来,看一看那些遇难同胞,帮助收集资料。

    穿过墓道似的史料陈列馆,就是“历史昭示未来———悼念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65周年书画摄影展”。

    整个书画展分为人民的灾难、永恒的悼念、向往和平3个部分,共118幅书画作品。

    旅美画家李自健创作的《1937·南京大屠杀屠·生·佛》三联画,占掉半个墙面。该画在荷兰苏富比阿姆斯特丹总部艺术厅展出时,有人出资300多万美元收购,被画家断然拒绝。2000年12月13日,画家将此画捐赠给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你不能忽视那个坐在人群中间的瘦弱的日本女子,松冈环,大阪府一名普通的小学教师。她历时4年,与几位志同道合者一起,对65年前参与制造南京大屠杀的102个日本老兵逐一采访,形成了《南京战·寻找被封闭的记忆》这本珍贵的口述实录。

    “这本书是给不了解历史事实的日本年轻一代阅读的。”

    “当102名当时的加害者讲述南京暴行时,我们相信黑暗中将有一道微光照亮历史。”

    在该书中文版前言中,松冈环表达了她朴素的思想。

    这也是给人类的礼物,连同那条铜版路,那些附着了沉甸甸情感的书画,连同《南京大屠杀史(系列绘画本)·东史郎谢罪》、《远东国际大审判》,连同每一次纪念,都是献给人类历史的礼物。

    在铜版路旁,来自台湾的80岁老兵在记者的采访本上写下他的心愿:“为和平而奋斗!”

    同样,你不能忘记那点点的烛光。明晚,由南京市各界代表及境外人士组成的一支1000余人队伍,将在安魂曲的音乐声中,从纪念馆出发,秉烛巡游,祭奠死难同胞。

    点点烛火,温暖冬日的寒夜……

    (本报南京12月12日电) 

    《人民日报 . 华东新闻》 (2002年12月13日第一版)  


(责任编辑:李欣玉)


 
相关专题
 南京大屠杀六十五周年祭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