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2年10月24日14:22


柴崎纯之介——一位来华请罪的日本老人

唐炎明

    

    柴崎纯之介,日本银行家,今年82岁。他的脸上布满了老年斑,腿也不太利索,但思维清晰。柴崎会说几句简单的汉语,写得一手漂亮的繁体汉字。他告诉我,1942年他作为日本银行业的调查员来到中国,负责调查收集日军在华北地区强行推行的联银券的流通情况,主要活动在京津、张家口、太原一带。1945年1月在北京被日军北支那派遣支队征召入伍,参加了敢死队。在密云进行针对反击苏联坦克部队的作战训练,但没等交手,日本天皇就宣布投降了。他随队撤至通州,后被集中到天津塘沽,1946年5月被遣返回国。他说,他虽没有杀害过中国人,但是参加了侵华军队,做了对不起中国的事情,心里一直很不安,感到犯了罪。他提到日本国内最近有一股右翼反华势力闹得很凶,自民党的一部分议员及一些历史学家拒绝承认日军在南京的大屠杀,一些日本国民也不了解事件的真相。他这次到中国来就是要去南京亲眼看看,亲自向中国人民请罪。 

    参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当天,南京市海外交流协会副会长敬元虎先生和江苏省广播电台的记者王旭小姐来接我们。当我们到达纪念馆时,南京市电视台的一位姓李的女记者、一位摄影师及一位翻译也在等我们。我没有想到有这么多人,由于日本国内并不安宁,不想给柴崎造成不便,问他是否同意接受采访,老人想了片刻,严肃地点了点头。 

    在纪念馆王馆长的陪同下,我们在这块洒满了鲜血的土地上默默地前行。 

    王馆长指着遇难者名单墙上一个个刻着的名字,向柴崎先生说,这里的每一个人名都可以查到,他们的亲属都还在世。在外形为棺椁状的遗骨室里,陈列着一具具从“万人坑”中挖掘出的遇难者遗骨。我们清晰地看到,有的头颅上还有枪眼,有的胳膊被砍断了。这些无声的遗骸,在控诉着日本侵略者的凶残暴行。它们是反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不可辩驳的铁证。面对这些遗骸,我们看到柴崎深深地低下了头。他面色凝重,双手合十,向死难者静静地默哀。在赎罪碑前,我们站立良久,柴崎发出了“哦、哦”的声音。我明白,这是他发自内心的忏悔之声,似乎也是他良心的解脱之声。看到展室内日本军队的刺刀、长枪和钢盔,老人连连摇头,不愿再看。 

    电视台的李小姐问柴崎先生看完纪念馆的感想,老人对着话筒沉重地说:我很难过,我对不起中国人民。我们都生活在一个地球上,人类要和平,我们不能让战争重演。那些歪曲历史的人也应该来这里看看。 

    老人在纪念馆买了一些反映南京大屠杀的书籍和资料,他表示回国后要把所见所闻告诉日本人民,为中日友好、为呼唤和平尽自己之力。 

    当天晚上,南京电视台综合新闻栏目播放了采访柴崎先生的录像。我告诉他,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上电视,他是受欢迎的人。老人很激动,拿着照相机请我把电视镜头拍下来,在深夜一点左右电视采访重播时,柴崎又爬起来看了一次。 

    柴崎老人要回国了。我送给他一只真空包装的北京烤鸭,一盒套装的福禄寿泥人。我祝他健康长寿,祝他把中国人民爱好和平、反对战争的心声带回日本。老人向我连连挥手,然后低着头,默默地向海关走去。 


来源:《法制日报》 2002年10月24日
(责任编辑:庄红韬)


 
相关专题
 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