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专题 >> 纪念南京大屠杀六十四周年 >> 南京大屠杀见证实录 2001年11月29日14:44


寻访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为历史留下见证

本报记者  龚永泉

    

    编者按:60年前的今天,侵华日军在南京开始骇人听闻的大屠杀,给中华民族带来无法抹去的惨痛记忆。南京人民把这段血的历史,称为“永远的教科书”。他们每年都要举行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利用众多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有力的物证,激励人们勿忘国耻,奋发图强。

    历史不能只停留在书本上,而应该活在人们的心中。早些时候,南京市又组织1万多名中学生开展了寻访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活动。这种让广大青少年走近历史,与饱经沧桑的老人们面对面交流的爱国主义教育方式,效果很好。

    江泽民同志指出:“为了把我们的事业继续推向前进,必须在全国人民特别是青少年中进一步加强爱国主义教育。”我们编发这篇报道,旨在希望各地积极引导青年一代深入了解历史,陶冶爱国情操,提高民族自信心,增强社会责任感,为祖国的繁荣富强而努力奋斗。同时,谨以此文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

    不留空白和遗憾

    万名学生遵循“不留空白,不留死角,不留遗憾”的要求,带着登记表、照相机、录音机,还有一份庄严的历史责任感,在全市15个区县开始了“地毯式”寻访。他们知道,也许,这将是对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最后一次大规模寻访了,一定要耐心和细心。

    同学们在派出所和居委会的配合下,查阅65岁以上老人的名单,然后一户户地登门造访。有的人家拆迁临时搬家,他们就跟踪跨区域进行寻访。高淳县中学的杨扬从外公处打听到一位幸存者的消息,几经追访,终于获得了另一幸存者的父亲被日军刺杀、母亲被枪杀的材料。

    “莫提起,提起泪落满江河。”不少老人不愿意提起已尘封多年的伤心事。铁心桥中学的同学为了寻访张何氏老人,走遍了周围十几个自然村,找到了老人,老人却谢绝采访。同学们毫不气馁,连续三次登门,陪老人聊天,终于感动了老人,讲述了丈夫被日本兵枪杀,两个弟弟被刺死的经过,讲到最后已是泣不成声。

    有一位94岁的老人,谈话已很困难,二十八中同学们去了四次,终于完成了录音工作。有的被寻访者没有文化,不能在登记表上签名,细心的同学们就带上一盒印泥,请老人郑重地摁上手印。

    寻访牵动家长的心。南京四中学生汪言博的父亲非常支持孩子参加这次有意义的活动,抽出时间参加了孩子所在小组的寻访活动,并为寻访活动拍下了不少照片。

    浙江金华82岁的邢秋萍老人也是大屠杀的幸存者,从新闻媒介得知南京开展寻访活动的消息,非常激动,特意给南京市教委寄来一封信和300元钱。

    为使寻访活动搜集的证言、证词和各类物证具有法律效力,南京市司法局公证协会积极介入,提供司法公证,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血腥罪行牢牢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南京中学生还和16名日本中学生携手走访了8位幸存者,当日本学生目睹老人身上的伤疤,聆听老人悲愤的倾诉,一个个都落泪了:“当年的日本兵竟这么残忍!”

    在一个月时间里,参加这项活动的1.6万名学生普查了775个居委会及2075个行政村,走访了16714位老人,发现了1419位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

    字字血声声泪

    通过寻访得知,1991年掌握的1200名幸存者名单,其中已有2/3以上的人陆续谢世,而新发现的幸存者达1100人左右。听听这些老人字字血声声泪的控诉吧:

    陈家寿老人称自己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已逃进难民区的陈家寿出来买吃的,仅仅因为排队时说了几句话,就被日本兵抓了起来,拉到一个池塘边,与200多被认为是中国兵的站在一起。就在日本兵开枪扫射的一刹那,他趴倒在地,后面中弹的人横七竖八地倒在他身上。他一动不敢动,直到天黑后才慢慢地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成了这次集体屠杀的唯一幸存者。

    王桂英老人永远忘不了父亲被日军杀害的那一天。1937年腊月初五父亲带她去看望爷爷,路过一个鱼塘,日本兵正在那里炸鱼,看见他们经过,就叫他父亲下塘捞鱼。上岸后,正好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路过,日本兵命令父亲强暴那个姑娘。父亲说:“这伤天害理的事我不做!”日本兵就把她父亲拉到铁道边杀害了。

    童家治老人的诉说让同学们不寒而栗。日军进城第三天,他与另外13人被抓,并带往溧阳做苦工,有人想逃走,刚爬上墙头,一个日本兵举刀砍去,那人顿时被砍成两截,一半掉在墙里,一半掉在墙外。到溧阳时,抓来的13人已被杀了7个。后来,他也被日本兵砍了一刀,至今留有刀疤。

    时年13岁的曹志坤,腿被日军的机枪射伤,父亲只好按民间土方用煤油往伤口上抹,血是止住了,但他却疼得在床上直打滚。后来伤口发炎,臭味难闻,别人都不敢靠近。1989年,伤口再一次发炎,医院的医生说非要动大手术不可,他想这么多年都挨过来了,就没有做。1990年7月2日,他硬是自己用镊子在伤口里夹出了6粒碎骨碴,用布包了收藏起来。得知寻访的消息,他特地赶去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将碎骨碴交给了纪念馆。“这可是折磨了我50多年的铁证啊!”

    67岁的杨太泉60多年来说话一直言辞不清,这也是侵华日军的罪行所致。他亲眼目睹本村一位姓祝的老人被日本兵杀害后,肠子被用刺刀挑出来,而日本兵看见他就用刺刀伸进他嘴里取乐,造成他终身残疾。

    从寻访结果看,最小的幸存者当时只有1岁!傅兆增老人大腿内侧被日本兵的子弹打伤,而他当年只有1岁。听母亲说,他在母亲怀里被打中一枪后,母亲抱着他逃到一家理发店后院躲起来,尾随而至的日本兵打死了理发店老板夫妇,母亲用奶头塞在他嘴里,母子俩才幸免于难。

    一下子长大了许多

    作为记者,除了关心万名学生寻访的结果,还关注同学们参与寻访后的感受。下面,就是他们心声的“录音剪辑”:

    “第一次走了这么多陌生的街巷,第一次与这么多陌生的人打交道,第一次这么直接地面对走过历史沧桑的老人,第一次这么真切地感受到历史的责任。”

    “尽管我们曾经接受过许多类似的教育,也多次从文艺作品中受到过感染,但当我们亲耳聆听那些幸存者催人泪下的悲愤回忆时,我第一次领悟到什么叫刻骨铭心。”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再也不是空洞的说教,而成为每一个同学最真切的感受,一张张饱经风霜老泪纵横的面孔,一声声充满悲愤如泣如诉的话语,都使我们的心灵受到洗礼,促使我们认真地去思考……”

    “我觉得自己一下子长大了许多,这次寻访带来的感受比任何课堂教育都要直观和深刻。”

    “我认为作为对历史的回顾,我们不能只有四大发明、开元盛世、丝路花雨,也应该有南京大屠杀。”

    “寻访工作结束了,但对历史的思考刚刚开始!”

       

    《人民日报》1997.12.13  第5版




 
相关专题
 纪念南京大屠杀六十四周年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