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专题 >> 纪念南京大屠杀六十四周年 >> 南京大屠杀见证实录 2001年12月10日10:11


侵华日军在南京郊区屠杀史实再度曝光
研究人员认定资料出自丹麦人辛德贝格之手
    

  经华中师大章开沅教授指导,“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员刘燕军考订,美国耶鲁大学图书馆一份记录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馆藏资料,出自(南京)江南水泥厂难民收容所丹麦人辛德贝格之手。这表明去年本报连续报道的寻找南京大屠杀的丹麦籍见证人伯恩哈特·阿尔普·辛德贝格(B.A.Sindberg)的工作有了新的进展。 

    据介绍,近年来章开沅教授利用美国耶鲁大学图书馆馆藏资料,出版了一系列论著。在1995年出版的《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见证》一书中,章教授从《贝德士文献》中收录了一组特别的案例,为当年燕京大学教授徐淑希编辑的《南京安全区档案》中所未见。 

    这份用英文打字的文件,记录了侵华日军在南京的30多例暴行:1937年12月12日,日本兵射击行经田野的农村孩子;12日夜晚,日本兵到靠近宁杭公路的村庄,醉醺醺地找年轻女人,刀戳妇女、枪杀11岁少年、放火烧房;12月13日,日军在太平门附近用佩剑刺杀放下武器的87师士兵;12月15日在下关江边用机枪处决俘虏;12月16日,64岁的老农被日本兵击伤右腿;回村取粮的青年农民被日本士兵刀劈后受重伤于1938年元旦死亡;1938年1月14日,日本兵进村抢劫食物,用手榴弹炸鸡,重伤一名五六岁的儿童,该童被炸瞎一只眼睛……“在这组案例中,‘农民’和‘村庄’等字眼随处可见,至少有18个案例记述的对象是避难的农民”,“有的案例将难民从受伤进入难民营到死亡的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时间跨度也相对较长”。 

    刘燕军认为,从地点上来说,这份文件记载作者曾驱车送眼睛负伤的儿童进城就医,在中山门受到日本兵阻挠,后不得不绕城行至太平门,快速行经岗哨,终于来到医院,从这件事判断,该难民营位置应处于中山门外的某个地区,而南京国际安全区外惟一由外国人管理的难民营设在江南水泥厂,“江南水泥厂与前述案例所记述的几个特点基本吻合”,江南水泥厂的难民营又是由德国人昆特博士(Dr.KarlG Gnther)和丹麦人辛德贝格负责的。 

    结合拉贝等外籍人士的日记、报告以及江南水泥厂档案等相关的记述,刘燕军考订“这组案例出自江南水泥厂难民收容所负责人辛德贝格(丹麦国籍)之手”。南京师大副教授、师大“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连红博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弄清这组“特别的案例”系丹麦人士亲自记录,意义有二:一是现在不仅有了美国人、德国人和日本人的证词,又有了丹麦人士的证词,就很具说服力;二是搞清楚有丹麦人士帮助过危难中的中国人民,中国人民就不会忘记这位主持正义、救死扶伤的国际人士。 

    史料记载,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期间,辛德贝格不仅协助德国昆特博士在江南水泥厂保护、救助过数万中国难民,辛德贝格还用照相机拍摄了城外堆满壕沟的军民尸体。当时在南京的威尔逊就在1937年12月25日的日记中写道:“辛伯格(辛德贝格)今天回到城里,带来了更可怕的消息。他说,中国人为阻止日本坦克而挖掘的大壕沟里填满了尸体,还有一些是伤兵,尸体不够多,日本兵为了使坦克能通过,居然屠杀了附近的无辜平民,用他们的尸体来填平壕沟。辛伯格(即辛德贝格)借了架照相机,拍了一些照片以证实所言非虚。”记者在江南水泥厂采访时,该厂已退休的原工会副主席王振庭也证实说,他曾见过一相册内有好多照片,给他留下较深印象的有两幅———大水塘边有好多遇难的中国士兵;中国小孩被绞死。王说,厂里工作人员讲,那就是辛德贝格拍摄的日本兵大屠杀的照片。 

    去年本报的4篇报道见报后,曾引起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人士的重视。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兴祖、“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馆长朱成山副研究员曾先后来到或致电本报江苏记者站,高教授还前来翻阅了有关江南水泥厂的史料。此后,相关的研究人员都去江南水泥厂和南京栖霞区作了调查。目前,虽然辛德贝格离开南京后的情况不详,但他留下的记录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一些资料已有了确切的下落。(戴袁支) 

     《中国青年报》 2001年5月20日  




 
相关专题
 纪念南京大屠杀六十四周年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