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王宝森自杀始末

    每年的4月4日或4月5日,是中国人祭祀亡故亲人的日子,民间称“清明节”。民间有个讲究,说是清明节这天亡故的人,品行一定错不了,死后有好报,因为苍天都为他(她)落泪了。

    王宝森一定注意到了这一点。自从无锡特大非法集资案牵涉到自己以后,他就预料到将要发生的事情了。

    王宝森说:“走,上怀柔。”

    1995年4月5日(清明节)下午,王宝森在北京西便门一个会议室里出席北京市计委召开的有关金融、财税体制改革的专题会议(王宝森兼任计委主任)。据当时参加那次会议的人讲,王市长有些心不在焉,眼睛时不时地发呆。

    会还没开完,王宝森就匆匆离开了会议室,让他的司机驱车开往市政府。这时是下午5时左右。

    进院后,王宝森对司机说:“你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儿要上怀柔。”怀柔是王宝森经常去的地方,还在王宝森当财政局局长时,他就经常去怀柔扶贫。市财政局还在风景秀丽的雁栖湖畔修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培训中心,王宝森经常去培训中心开会、度假。

    大约1个小时以后,王宝森才出来,司机看见陈希同和王宝森在一起,两个人边说边走出了市长楼。

    陈希同上了自己的轿车,王宝森也坐进了自己的车。这时的时间接近6时30分。

    王宝森对司机说:“走,上怀柔。”

    司机心里有些打鼓,心想,这么晚上怀柔得什么时候能到啊,而且也没吃饭。司机想,可能是有什么重要会议吧,于是发动汽车,飞快地朝城外驶去。

    不到一个钟头,车已经到了怀柔县城了。这时天已经大黑了,四下里黑漆漆的一片。司机问:“咱们去哪儿?”

    王宝森回答:“开!”

    车驶过怀柔县城,到达雁栖镇时,司机又问了一句:“是到培训中心吗?”王宝森沉思了一下,摇头:“继续往前。”

    司机有些不解,往常到怀柔基本都是到设在雁栖湖畔的财政局培训中心或市计委培训中心,再往前就没有落脚的地方了。这个司机是怀柔县怀北镇人,对怀柔熟得不能再熟了。但司机是不能多问首长的事的,首长让往哪儿开就往哪儿开,这是机关工作的规矩。

    过了雁栖镇,就进入山区了,盘山公路蜿蜒起伏。

    车开到下庄附近的岔路口时,王宝森要车停下来说他解小手。王宝森下车后走向路旁的水沟。过了好长时间司机着急了,正要下车找他,才见他心事重重地走上来。

    上车后,王宝森对司机说:“走,上怀丰公路。”

    怀丰公路是怀柔直达河北丰宁的一条省级公路,虽不算宽,路面情况却相当不错,一路柏油,车也不多。

    在怀丰公路上走了一会儿,王宝森又要司机停车,说他要下车抽根烟歇一会。

    由于是在爬山之中,司机不太愿意停下来。但首长发话了,也只能如此。

    王宝森下车后,点着了一根烟,面对脚下的悬崖断壁发了一会儿呆。烟抽完了他还不想走。司机心里想:王市长今天怎么了?他可从来没有这么神情恍惚过啊。作为司机他又无法询问,只能耐心等待。

    王宝森终于上车了。但没爬过几座山,他又要下车抽烟。

    这次王宝森抽烟的时间更长,约莫有10分钟。

    再次上车后,王宝森情绪稳定了一些,不再频繁地要求停车了。

    轿车沿着蜿蜒起伏的盘山公路,一直朝丰宁的方向驶去。

    突然,在路过崎峰茶这个山村时,王宝森死死地盯着车窗向外瞧。这是个风景秀丽的小村,因一座山势险峻、长满苍松的大山而得名。王宝森当财政局长时经常到这里视察。这里还设立了财政局下属的一个财政所,王宝森和这里的好多干部都打过交道。

    司机当然不知道这一点,因这一带比较平坦,当他加大油门已经把崎峰茶村甩在后面的时候,王宝森却命令他停车。

    王宝森这次不是下车抽烟了,因为他拎起了自己的提包,推开车门下去了。

    司机也赶忙下车,扶住王市长说:“您这是上哪去?”

    王宝森平静地说:“我在这下车随便走走,呆会儿有一辆县里的白色桑塔纳来接我。你家住怀柔,工作忙好长时间没回家了,回家看看吧!”

    司机说:“明天市里开会,我什么时候来接您?”

    王宝森说:“明天县里会有车送我的,你就直接回城里上班吧。记住:不要对任何人讲我在这下车的事,有人呼我或找我,就说不知道。”

    司机还想问什么,见王市长连连摆手,只好作罢。

    司机找了一个宽敞的地方掉过车头,想再跟王市长打声招呼,不想汽车掉头的功夫王市长已经不见了。

    司机只好朝怀柔方向驶去。

    崎峰茶的一些村民这天夜里听到了一声枪响,因为这里常有一些人进山打猎,另外公路上汽车轮胎爆破的声音也极似枪声,因而没有人对这种经常有的声音给予关注。

    拉网式搜查:一老农最早发现了王宝森尸体

    王宝森的司机第二天回到了市政府。

    他遵照王宝森的托咐,没有向有关部门汇报。

    第二天上午市里开工作会的时候王宝森没有到会,但办公厅的人发现王市长的车在,于是询问王宝森的司机知道不知道。司机说不知道,昨天下午就没看见副市长。

    说是这样说,这个司机心里也是打鼓的,毕竟是在政府机关呀。

    这个司机和陈希同的司机私人关系比较好,因为两个人经常陪着两个首长出去,一来二去就熟了。

    王宝森的司机心里没底,便向陈希同的司机讲了真实情况,陈希同的司机想了想说:“咱们不如去找他一趟,也许王市长有什么事耽搁了。”

    王宝森的司机一听有道理,于是两个人便驱车直奔怀柔。

    毕竟是昨天黑夜的事,尽管王宝森的司机生在怀柔,长在怀柔,但准确地找到王宝森下车的地点相当困难。

    两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劲也只算找到了一个大概方位。两人下沟找了找,又问了当地的村民,一点线索也没有。

    两个司机不敢耽搁太长时间,匆匆又赶回了市里。

    这时市政府里面已经炸了窝,连当时的市委书记陈希同也已经急了,要求务必找到王宝森。这时候,各方面都动员起来了,市公安局也出面了。

    在这种态势下,王宝森的司机扛不住了,只好把昨天和王副市长一块进山的事和盘托出。

    市委书记和市长们一听十分震惊和恼火,立即给怀柔县委打电话问他们看没看见王宝森,怀柔方面回答没看见。

    这时已经是下午快下班的时间了,陈希同立即命令北京市公安局局长、政委亲自带队,带上警犬和有丰富探案经验的二处干警,还有法医,立即随王宝森的司机进山寻找王副市长。

    由于已经来过两次,这次王宝森的司机比较顺利地找到了王宝森下车的地方。

    这是崎峰茶村东边的一段山谷,当地人管这叫里沟南坡。当然王宝森的司机也只是记个大概地点,王宝森会不会走到别处,或让坏人劫持,这都是未知数。

    但不管怎样,搜寻只能从里沟南坡开始。

    找了很长时间,也没有任何收获,有人提议继续搜索,万一要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呢。也有人提议和崎峰茶乡的政府取得联系,求得当地老乡的支持,因为他们毕竟土生土长,对这里的一切比外来人熟悉得多。

    建议得到了批准,于是崎峰茶的干部和群众赶过来了。每5米一个,干警和村民岔开,对里沟南坡开始实施拉网式搜索。由于村民地形熟悉,搜索进行得很顺利,一条大沟很快就搜完了,并向南坡挺进。

    大约一小时后,在南坡接近半山腰的地方,一个老农发现了异常情况:

    在一块大石头下,一个满脸是血的人卧在那里。老农吓得惊叫起来,干警们迅速围了过去,一些见过王宝森的人确认:这就是王副市长。

    案情重大,情况紧急!自杀他杀,充满凶险!

    在公安局政委的指挥下,干警们立即将出事现场严密封锁,任何人不得靠近。

    公安局长向陈希同、市长李其炎汇报以后,陈希同向公安局下令保护现场,待市领导察看以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上午10时左右,领导的车队终于到了,但来的不是陈希同,而是市长李其炎。

    在市公安局领导的陪同下,他仔细看了出事地点,在公安局划定的中心现场外转了几圈,没有做任何表态。

    然后李市长就坐车回市里了。

    下午4时,市里来电话,让公安局对王宝森出事现场进行拍照取证,进行物证和技术分析;尸体可以运回城里进行必要的法医检验。

    自杀还是他杀:火药残留物昭示了一切

    王宝森是头朝北、紧贴一块大石头毙命的,头部太阳穴上有一个枪打出的圆洞,身上没有其它伤害。

    要确定自杀还是他杀,现场的脚印无疑是重要的证据。假如是他杀,必定有死者以外的脚印。

    现场提取的脚印只有死者一人,这至少证明王宝森身边是没有作案嫌疑人的。

    当然,这并不能排除其他人在远距离射杀王宝森的可能。这就需要其他的物证支撑。刑侦及技术部门在现场仔细检查了王宝森太阳穴上的弹洞,发现弹洞周围有火药留下的痕迹,这说明枪口离弹洞是很近的,因为只有离得近甚至枪口贴着弹洞火药才能在创口附近留下痕迹。

    另外,创口附近的火焰痕迹也印证了这一点。

    火焰痕迹是枪在射击的时候随枪口喷出的瞬间火焰留下的痕迹。无论什么枪支在击发时枪口都会产生火焰,只是这种火焰在15厘米内才能留下痕迹,15厘米以外就没有痕迹了。

    这段距离司法在鉴定上被称为火药距离。

    王宝森头部创口附近有火焰留下的明显痕迹,说明枪口离创口是很近的,是接触射击,甚至是顶着太阳穴打的。

    这样就排除了他人远距离射杀王宝森的可能。

    但由此断定王宝森就是自杀还不足为凭,王宝森身上没留下一点文字的东西,衣兜里什么东西也没有。好在现场留下了一支手枪,还找到了一颗子弹头。经指纹检测,这手枪确实是王宝森用过的,为八一式国产手枪。那颗子弹头和王宝森枪里的子弹完全一样。

    王宝森持枪的档案也找到了,他的手枪是半年前领的,是以防身的名义申请的。

    这样,基本可以断定是王宝森自己开枪击毙了自己。为了做到万无一失,市公安局刑侦技术部门还对王宝森持枪的手进行了残存火药微粒检查,即射击残留物检验。

    人在开枪的时候,不仅枪膛里有火药,周围都有火药。谁开的枪,火药微粒就会残留在谁的手上。经过仪器检测,在王宝森手上发现了射击残留物。

    技术人员还把王宝森手上的残留火药微粒与他手枪里的子弹火药进行了比较,证明是同一种火药。

    至此,王宝森自杀可以盖棺论定了。

    有人提出质疑:王宝森自己开枪打了自己,那么子弹壳跑哪去了。现场只找到了子弹头,没有子弹壳就难以说明王宝森是在现场开枪自杀的。

    于是,一场紧张的搜索子弹壳的战斗打响了。公安干警继续实行拉网式的搜寻,自杀现场的每一寸土地都探了几遍,就是没有子弹壳。

    就在大家焦急万分、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人建议把树叶清走再用探雷器找。

    这确是个好主意,因为地面上满是树叶。于是大家一鼓作气,将所有的树叶都清出去了,接着重新用探雷器探。

    终于,那个把人折腾得腰酸背痛的小小子弹壳,被探雷器找到了。

    原来,它被人踩进了土里,可能来现场的人太多,东一脚西一脚被乱鞋踩进了树叶下面的土里。

    王宝森的自杀结论终于可以下了。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经过复核同意了北京市公安局的鉴定结论。

    1998年4月,经有关部门批准,犯下累累罪行的贪官王宝森的尸体被火化。

    (摘自《法制园地》)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