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我的两位姑母——珍妃、瑾妃


  一

  我家隶属于满族正红旗,姓他他拉氏。珍妃、瑾妃是我的亲
姑母。

  珍妃在我出世前已被那拉氏迫害致死。关于她的一些事情,
我是从长辈和我家老佣人的讲述中得知的。瑾妃在1924年病逝,
当时我已是十几岁的孩子,并和她生活过一段时间。她的一些事
情(特别是辛亥革命后的宫廷生活)都是我亲眼所见。

  珍妃思想开朗,性格豪爽,敢做敢当,不畏邪恶。珍妃之所
以形成这种性格是和我祖母(二妃的生母)的影响分不开的。我祖
母是个宁折不弯的人,从来不奉承权贵。

  我家有个老佣人姓李,是给祖母做小锅饭的,大家都叫她秃
老李妈。她跟我说过珍妃瑾妃进宫前后当时家里的情况。

  光绪十四年(1888年)农历十月初五,当时我二位姑母还没有
成年,就接到朝廷懿旨册封为光绪皇帝的瑾嫔、珍嫔。这件事对
我家和对祖母来说,不是喜事临门,而是祸从天降。祖母深知女
儿的性格,对慈禧的狠毒也早有耳闻。宫廷里家法森严,女儿去
做小老婆,免不了挨打受气,说不定还会招来灭顶之灾;从今后
要想见到女儿,那比登天还难。

  从接旨那天起到二位姑母上轿前,祖母脸上没有一点笑容,
家里从上到下个个心神不安。二妃上轿那天,祖母正坐在正屋桌
旁吸水烟,当两个女儿跪在母亲面前告别说“额娘,我们走了”
时,她强抑泪水,伸手打了俩女儿一人一个嘴巴,说道:“只当
我没生你们这两个女儿!”转身进了里间屋。老李妈说,老太太进
了里间屋一天没出来,也没有吃东西。

  我母亲后来对我讲,二妃进宫后,家里像办丧事一样,个个
心情沉重。这种气氛持续了好长时间,直到后来珍、瑾二妃被封
为贵妃,珍妃深受光绪皇帝宠爱,家里才算松了口气。

  二

  自二妃进宫后,我家从祖母到一般佣人都称瑾妃为“四主”
,珍妃为“五主”。“主”字是对后妃的尊称,“四”和“五”
是按我家中同辈女孩的排列。从我记事起,家里就没有人敢提起
二位姑母的真实闺名了。二位姑母到底叫什么,我也不知道。

  珍妃因受光绪皇帝的宠爱,而引起了隆裕皇后(慈禧的内侄女
)的忌恨,加之珍妃性格倔强,不会奉承慈禧,隆裕经常在慈禧耳
边吹风,慈禧就千方百计地找她麻烦,为内侄女出气。当年珍妃
身边有一贴身宫女白大姐,宫里人都叫她白宫女。白大姐是专侍
奉珍妃起居生活的,后因珍妃受贬,牵连了她,被轰出宫来,生
活无依无靠,祖母出于同情收留了她,祖母逝世后,白大姐就一
直和我家生活在一起,她经常对我谈起珍妃的一些情况。据她说
珍妃长得很漂亮,并擅长书画、下棋,双手能写梅花篆字。白大
姐还说珍妃聪明伶俐,常代替皇后参加宫里的一些大典。宫里的
典礼礼节很多,如要求皇后要穿着花盆底鞋,头上戴着衤殿 子,
走丁字步,一步一安,还要磕达儿头;在请安或磕头时,头饰和
耳坠不能不摆,也不能乱摆。头叩的不能太偏,又不能不偏,这
个尺度隆裕皇后总掌握不好,可是珍妃一学就会,只好由珍妃代
替。这些就更引起了隆裕的忌恨。

  白大姐说,隆裕为了报复,就和李莲英及珍妃宫内的太监勾
结起来,把一只男人靴子放在珍妃的宫里,妄图污蔑她有奸情。
为了这件事白大姐也受过拷打。后来又因珍妃有一件衣服的料子
和经常进宫演戏的一个戏子的衣料一样(据说戏子的衣料是光绪送
的),隆裕抓着这件事又大作文章,致使珍妃遭受廷杖(扒开衣服
,用涂有黄油漆的竹竿打)。

  珍妃喜欢照像,尤其喜欢女扮男装照像,有时还穿着光绪皇
帝的衣服照像,这又遭到慈禧的反对。慈禧命人到珍妃宫中搜出
照像机和穿男装的像片,大怒,为此珍妃又受了“掌嘴”之罚。

  光绪二十年(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珍妃的家庭教师文
廷式(江西才子、庚寅榜眼、甲午状元,后授翰林侍读学士)和珍
妃的堂兄志锐上奏李鸿章对日态度怯懦。与此同时他们又通过珍
妃影响光绪皇帝,采纳主战派意见,对日宣战。

  珍妃、文廷式、志锐的行动引起了主和派的忌恨,加之文廷
式、志锐又奏过李鸿章一本,因此李鸿章授意其心腹——御史杨
崇伊,反奏“文廷式企图支持珍妃夺嫡,取代隆裕皇后;反对慈
禧听政,支持光绪皇帝自主朝纲。”这样,慈禧恨透了文廷式、
志锐和珍妃。她本来就想废掉珍妃,正无碴儿可找,借此机会正
可解心头之恨。就下旨以“交通宫闱,扰乱朝纲”的罪名,将文
廷式革职,赶出毓庆宫,永不录用;志锐从礼部侍郎被贬职,出
任乌里雅苏台(蒙古境内,距乌兰巴托正西1800里)参赞大臣。珍
妃之事也把姐姐瑾妃牵连进去,姐妹双双受了廷杖,二妃从贵妃
降为贵人。

  三

  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戊戌变法,珍妃支持变法。她经常通
过自己的亲信太监,把宫里的一些密事告知我的父亲,父亲又告
知维新党人。后来由于袁世凯告密变法失败,光绪皇帝被软禁瀛
台,珍妃也被慈禧叫去当众受辱挨打,贬入冷宫。我父亲也因与
变法有瓜葛被革职为民,从此俸禄和钱粮一律断绝。我家生活无
了依靠,又恐再遭慈禧迫害,只好卖掉粉子胡同房产,全家逃亡
上海。

  珍妃死后,听出宫来的宫女说,珍妃被打入冷宫后很是凄惨
。珍妃在冷宫里熬了两年之久。她之所以能坚持下去,是因为她
把希望都寄托在光绪皇帝身上,希望光绪皇帝能重整朝纲,做一
个英明君主。可是她怎能知道光绪皇帝的艰难处境和不能有所作
为,最后竟导致了自己的死亡呢!

  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慈禧不顾国难民危,带着光绪皇
帝、皇后西逃,事后听给慈禧做过奶娘的赵妈说:临行前慈禧命
人将珍妃从冷宫里带了出来,当着光绪皇帝的面,假意要带珍妃
西逃,珍妃表示“国难当头,我不走,而且皇上也不该离开京师
”,与慈禧争吵起来。慈禧大怒,表示如果不走只有死路一条,
珍妃毅然选择了后者。于是慈禧命李莲英指挥,由太监崔玉贵、
王某执行。光绪皇帝见此情景,心如刀绞,忙跪下求情,慈禧厉
声斥责光绪皇帝,转身命崔玉贵赶快执行。珍妃不准太监靠近,
自己跳入井中。崔玉贵马上向井内投入二块大石头。当时珍妃年
仅25岁。

  后来听我父亲说,慈禧等人从西安返回北京后,为了掩人耳
目,对外宣称:珍妃为了免于洋人污辱而投井自杀,并给珍妃恢
复了名誉。我家又从上海返回北京,借住在粉子胡同。慈禧下旨
,要我家打捞珍妃遗体。珍妃遗体在井内泡了一年半有余,井口
又小,怎么也打捞不上来。慈禧大怒,要对全家问罪。父亲吓得
魂不附体,急忙摆上香案,烧香叩头,求五主子显灵,救全家性
命。结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把遗体打捞上来。父亲含泪把妹
妹一条曲着的腿勉强捋直,然后草草埋在西直门外田村。

  四

  光绪皇帝和慈禧先后去世,宣统皇帝(溥仪)继位,隆裕皇太
后听政。又将珍妃的灵柩从田村移往崇陵皇家坟地。我祖母和父
亲参加了葬礼。祖母在坟前沉痛地悼念了自己的爱女。

  宫中改制,允许后妃娘家女性每年二、八月进宫省亲。我祖
母和嫡母进宫看望过瑾妃。瑾妃出自对妹妹的怀念,曾让祖母把
白大姐偷偷地藏在车里带进宫来和她叙旧,问清妹妹受罪受气之
情况,以慰思念妹妹之心。家里这时才得知瑾妃在西逃返京后,
曾在珍妃井前烧过三天香祭祀妹妹之灵。

  珍妃的死给我家带来了极大的不幸,给祖母增添了无比的痛
苦。从此我家中就无人再敢提起这件痛心之事。珍妃在家中的遗
物全部烧掉,好像家里从来没有这么一个人一样。

  1911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我就诞生
在这个暴风雨的年代里。清帝退位后根据“清室优待条件”,仍
能保持他的一定尊荣,生活上也要受到充分优待。从我记事起只
知道故宫里住着一个姑爸爸(即瑾妃,满族称姑母为姑爸爸)。听
母亲对我说,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召见进过宫,姑母很是疼爱
我,还赐给过我玉如意等贵重物品。我清楚地记得后来见到姑母
时的一些情形,时间大约是1917年到1922年间。

  那时我六七岁,奉召进宫,总是弟弟陪着我。我俩坐着家里
的木轮骡轿车,从神武门进去,到顺贞门往东拐,经过现在珍宝
馆西墙外往南,才能到达瑾妃居住的永和宫东门。下车进了东门
,在殿外听候传叫。只听太监一声高喊:“瑾主子有旨,传六、
七爷进见!”我和弟弟随着太监来到永和宫正殿。只见瑾妃端坐在
西边的宝座上,头上挽着旗鬏,鬏的四周戴着珠串花,穿着灰色
缎子旗袍,外面套着蓝色的坎肩,脚上穿着福字履鞋,和我在照
片上见到的一样。

  现在回忆起来永和宫的陈设和现在储秀宫相仿,只是瑾妃的
宝座摆在西边面朝东。宝座后面是座“百鸟朝凤”贝雕大屏风,
屏风后面是西里间,这里就是瑾妃的寝室。在东侧楠木落地罩前
面摆着一座大钟,这座钟成了我进宫最爱看的一件东西。每当报
时时,钟楼里走出一个小人,左手举着一个钟,右手拿着一个小
锤,打几下就是几点钟,打完了又缩回去,楼门又关上。出于童
心好奇,我经常坐在钟边守着看完打钟再出去玩。

  见到瑾妃,我赶忙上前一步,垂手直立叫一声“亲爸爸”(亲
爸爸是满族对姑母一种尊敬又亲切的称呼),然后行君臣大礼(这
种君臣大礼就是三拜九叩,为了进宫在家里不知演习了多少次。
即先将左腿向前迈出一步,右膝跪下,再将左腿收回,双膝跪下
,叩一个头直起上半身,这样叩三个头后站起身来,照这样再重
复两次叩头,站起身来双手下垂直立)。在行大礼时嘴里还要不住
地叨念着:“亲爸爸吉祥”“亲爸爸万事如意”等吉利话。

  参拜后垂手站在瑾妃身旁,听候她的询问:“太太可好?”(
太太是满族对祖母的称呼,这里指的是珍妃瑾妃的生母,我的祖
母)“你们可习字了?能作多少字文章?是否有长进?”我都一一回
答了。紫禁城的礼节烦死人,我的心早就飞到外面去了。但临出
家门时父母亲再三叮嘱我们进宫去要守规矩,不然四主子怪罪下
来可吃不消,要挨板子、受廷杖。每次见礼时我都提心吊胆,怕
触犯了“皇规”。

  见完了礼我们就由太监带着玩耍,但绝不许到处乱跑。我最
喜欢的是看瑾妃写字。每次写字都在正殿的大书案上。宫女和太
监为她研好墨,她就叫我和弟弟在书案的另一边为她拉纸。瑾妃
书法挺秀,她最爱写的是大抓笔字,如一笔龙,一笔虎,一笔寿
等,有时也写小楷、中楷。上午时间就这样度过了。

  由于男人不准在宫里留宿,吃完晚饭,我们就出宫回家。在
与姑母告别时,还要再行一次君臣大礼。每次临别前姑母那种恋
恋不舍的表情直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当时我不理解姑母的心情
,现在回想起来她一个人深居宫中,高大的紫禁城墙隔断了母女
和兄妹之情,过着那种极其乏味的孤独生活,怎能不为亲人离去
而难过呢!

  每次出宫回到家里,我真像出笼小鸟一样飞向母亲,向母亲
说说自己在宫里的见闻,还要诉诉在宫里受礼节约束的烦闷心情
。母亲胆小怕事,听后总是训斥我一顿,然后说:“现在是民国
了,要比以前礼儿少多了,不要胡说,传出去瑾主子要生气的。

  五

  1922年农历八月十五日瑾妃的五十整寿,为了给瑾妃祝寿,
我随祖母、嫡母、姐姐一清早就进了宫。

  永和宫大变了样,前殿抱厦东西两侧都放下了竹帘,宫门口
的屏门上挂上了印有金龙式样的大寿字,宫门南面搭起了木板架
,做临时舞台,抱厦里面东边和西边都放上了沙发。太监宫女都
换上了新装,川流不息,熙熙攘攘,永和宫热闹异常。整个祝寿
过程已记不太清了,但对文艺节目我印象很深。文艺节目开始,
抱厦的东面坐着溥仪、溥杰,西面坐着姑母、婉容(宣统皇后)、
淑妃(宣统妃子)和我祖母、嫡母及我们姐弟。

  节目的内容很多,有“抓鬏赵”的莲花落《老妈进京》,焦
德海、刘德智的相声和“快手刘”的戏法。直到现在我还记得焦
、刘二位说:“今天能进宫说相声,是托万岁爷和端康主子(指瑾
妃)的福气。为瑾主子祝寿,祝瑾主子大吉大利,万寿无疆。”焦
、刘相声说得溥仪很高兴,马上赏给了一百块大洋。“快手刘”
变戏法,变出一百只麻雀,示意“百鸟朝凤”。当这一百只麻雀
飞出来时,宫里可热闹了,溥仪、溥杰都站起来捉麻雀,东扑西
扑。我也想下去,但当着姑母和祖母的面不敢放肆,只好坐在一
边看着笑。

  瑾妃和珍妃的性格恰恰相反。瑾妃在家里做闺女时是长女,
能委曲求全,是个有心计的女子,进宫后在慈禧的高压下,对妹
妹的遭遇只能报以同情之心,对慈禧的横行霸道是敢怒不敢言。
长时间的闷气只能憋在心里,等到四十多岁时,身体已经很虚弱
了,并得了甲状腺肥大病,眼珠往外努着。从宣统皇帝大婚后,
姑母病了很长一段时间,为了探望姑母的病情,我又随祖母进了
宫。瑾妃对祖母说:“从皇上大婚,我就没有好过,大婚那天用
的是洋鼓洋号,半夜里敲得我心都要蹦出来了(大婚是午夜进行)
。最近几年我总感到不舒服!”祖母免不了安慰一番,就出宫去了

  有一次瑾妃看病,我正在永和宫内,姑母坐在后殿西里间的
炕沿东边,炕中间摆着炕桌,炕桌的两头是压头桌,我站在正间
太师椅后面。这时瑾妃问:“御医可到?”太监马上上前答话:“
禀主子,御医在外面侍候着哪。”瑾妃说:“传吧。”太监忙把
正门打开,两位御医走了进来。一位是张伍乔大夫,一位是赵友
琴大夫。因为他二位经常给我看病,所以我也认识。

  御医迈进门槛,马上跪倒在地,面向西叩了三个头,然后跪
行至瑾妃面前,再叩三个头。这时瑾妃向御医说明了自己哪儿不
舒服,有几天了。御医开始一左一右按着瑾妃左右腕脉,过了一
会儿二位御医交换了位置,又按了一回脉。号完脉后,瑾妃开始
询问自己得了什么病,吃什么药好(姑母对中医颇有研究),御医
一一作了回答。这时瑾妃说:“你们开方去吧。”御医说了声:
“喳!”连忙叩头,站起身来猫着腰后退到殿门口,退着迈出门槛
,转身出宫开方去了。我看了很好奇,怎么跪着向前走?怎么还猫
着腰退出?当时我怎能明白宫里和宫外是两个时代,两种天地呀!

  从那时起姑母身体就时好时坏,也就更加思念自己的母亲和
亲人。早在好几年前,瑾妃为了能每天见到母亲,就特意潜心设
想了一计,为我家在景山东街东侧中老胡同,购买了一套房产(中
老胡同32号及33号旁门),这套住宅院子很深,东院有个花园。花
园里有一座假山,山上有一个小亭子,站在亭子上用望远镜向西
南方向望去,正好是故宫。我祖母在和姑母约定好的时间里,登
上亭子,这时瑾妃也登上御花园靠东北面的亭子互相用望远镜?望
。祖母每次都要看到瑾妃下山回宫,才放下望远镜,再往西南方
向望好一阵子才含泪走下亭子。就这样年复一年地望了多年,直
到瑾妃病倒,家里人怕祖母知道后伤心,就再三劝阻,祖母这时
也病魔缠身,才算罢休。

  二位姑母从入宫到清帝国灭亡,她们从未回家省亲。直到祖
母办七十大寿,瑾妃才借机会回家看望了一次母亲和亲人。

  瑾妃省亲后不久就病故了,这时正当祖母也病瘫在床上,没
敢把这不幸的消息告诉她。

  姑母病危时,父亲和嫡母前去看望过她。去世后灵柩就停放
在永和宫内,当时正是1924年冯玉祥回师北京,宫里乱成一团,
我家也无人敢进宫去。直到瑾妃出殡时才通知我家,只有父亲参
加了出殡仪式。后听父亲说出殡很简单,一切都从民国制度,灵
柩停在广化寺里。过了没几天嫡母带着我和弟弟去吊唁,进了广
化寺只见十几个反穿皮袄的太监在守灵,姑母的灵柩罩在棺罩里
,棺罩有一两丈高,我们跪下给姑母叩了最后三个头,就随着嫡
母回家了。

  珍妃进宫十几年,瑾妃进宫三十几年,她们过着极为奢侈腐
化的生活,同时也受尽了封建礼教的约束和摧残;虽得到了地位
和财宝,却失去了人生最宝贵的东西——爱与自由。二位姑母是
封建社会的牺牲品,在那座阴森森的紫禁城里,度过了自己抑郁
凄清的一生。

  (摘自2001年2月《书摘》,作者:唐海沂)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