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网络版召开业界座谈会

  为了共同探讨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前景,并向同行业中的网络
媒体和ICP商学习,进一步改进网络版的工作,10月29日,网络版
邀请了一些业界知名人士进行座谈。

  人民日报副社长朱新民说,网络版开这个座谈会是一个英雄会,
在座的都是新兴行业中的佼佼者,而且经过几年的竞争,大家都
有很好的业绩,得到了社会的公认,在行业内也是叫得响的。另
外,这个座谈会也是个朋友会,都是同行,大家都有很多交往,
开这个朋友会,希望能增强我们的感情,增强我们的合作。另外,
开此会的目的有两条:一、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人民日报的网
络版,支持的最好方法就是多提批评和建议,希望大家能够畅所
欲言。二、希望今后大家能有更好的合作,因为人民日报网络版
之所以能办到现在这个程度,就是我们业内方方面面的大力支持
和帮助的结果。而且有很多帮助是非常无私的。下一步我们想在
各方面进一步和大家合作,人民日报网络版和大家合作会严格按
照市场的运作规律,是平等的、互利的、互惠的。实际上同行业
内,可能有市场竞争的关系,但是要考虑到中国这个行业如何在
世界行业中发展,这是个大前提。要想把中国这个行业搞上去,
那么我们就必须有很好的合作。另外,互联网本身这个网的性质
也决定了我们大家既有竞争的一面,也有很多合作的一面。通过各
种形式的合作,能够使我们各自的原有的东西得到更好的发展,
形成更大的气候。希望我们能够真正的互联,使大家做得更好。

  网络版副主任蒋亚平同志在发言中进一步明确指出,此次座
谈会的主题:一是想把人民日报网络版的情况实事求是地向大家汇
报、交流、沟通一下,总的想法是人民日报网络版有自己的优势,
有做的比较好的地方,但目前要当大家的学生,要向大家学习,
希望在座的各位多提宝贵意见。第二,中国整个互联网的发展,
特别是ICP或是网络媒体,从最近的一些政策动向、内在的一些
变化、国外的一些技术发展动向等等方面来看,已经到了一个比
较关键的时期。用一句比较通俗的话讲,互联网就是互相联系之
大网。希望有这个机会能和大家坐在一起探讨一下互相之间以后
怎么更好地合作。蒋主任还补充介绍了人民日报网络版的一些具
体情况。他说,首先,按照体制内通行的标准来看,网络版整体
状况非常好,自1997年1月1日上网以来,按日访问量最高来统计,
1999年5月比1997年1月1日增长了250倍。最高的日访问量是124万
Pageview。同期人民日报报纸的发行量200万份到220万份,3年期
间都是在这个数字上徘徊,这确实体现了新媒体非常旺盛的生命
力。报社的领导对网络版特别重视,提出网络版要成为人民日报
信息产业发展的龙头。总的来讲情况比较好,但是按照目前各位
的工作干劲和业绩来看,按照产业的标准来看,人民日报网络版
面临的问题非常多。一是访问量,从1999年5月份到现在,网络版
的访问量徘徊不前,没有突破,访问量没有跟上网民的增长,在
整个的Pageview市场上的份额下降了。二、内容结构按照网民的
需求来看,从网站的技术含量甚至简单到页面的制作直至平台基
础,跟现在一些兄弟网站相比严重的非专业化、非职业化、非市
场化。所以,网络版想做一些调整,希望大家多提意见。

  新浪网主编陈彤说,人民日报网络版近几个月的访问量一直
徘徊不前,新浪也有类似情况。这种情况的发生,主要是因为现
在做新闻信息的网站多起来了。在5月份使馆事件时,像人民日报
和新浪这样的网站屈指可数,而现在各个地方报纸、还有很多个
人网站也提供类似人民日报和新浪网这种模式的新闻,可能是提
供的信息相差不是太大,就造成了分流。例如有些网友在四川看
天府热线是最快的,就不会上人民日报网站或去新浪看新闻了。
除此之外,今年年初大事较多,海湾危机、科索沃危机、两次飞
机失事、中国使馆被炸、法轮功事件等,都发生在去年年底到今
年上半年。下半年除国庆报道外,没有太多大的事件。

  新浪网执行副总经理王杰补充说,目前需要大量的投入来炒
作和培育网络市场,新浪网跟大家基本上合作关系比较多。对人
民日报网络版,从公司的角度来看,看到了它很多缺点,也看到
了它很多优势。弱点是没有市场机制,优势是有强大的信息源。
在网络Pageview上,新浪有时胜出人民日报网络版,一方面是市
场机制的问题,另一方面是技术问题。互联网概念一是信息重新
建立和组织,另一方面它技术含量比较高,需要不断地技术开发
和技术创新。提供信息已经不是互联网的优势了,互联网的真正
优势是技术性、交互性,提供空间广泛,交互成本很低。互联网
在媒体变化很大,但它会影响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新浪网的
理念是做网上的生活平台,让老百姓能在网上感受到新的生活,
现在最显著的是新闻信息,以后包括网上拍卖、电子商务、娱乐
等等。互联网发展空间很大,新浪网真诚希望与新浪网真诚希望
与人民日报和新华社这样的信息组织者或其他公司合作,相互之
间取长补短。从表面上,这种合作可以是一种战略联盟,从更深层
次上,可以是相互投资、技术合作。从客观的角度来讲,人民日
报网络版要改变目前的状态,主要是要在战略战术上更灵活,可
以跟其他公司进行更广泛的合作。从政治和安全的角度来讲,人
民日报这种大媒体是不可替代的,这是人民日报的优势。

  互联网周刊总编辑沈维说,首先是一个模式定位问题。从美
国的网站来看,《纽约时报》、CNN等站点排名很后,如果只提供
原创的新闻,访问量不可能与门户网站站在同一水平上,这是一
个模式上的差别。人民日报网络版能不能突破,首先是商业模式
上能不能突破,不能只提供原创的新闻,而是提供内容之上的一
种服务。人民日报可以再创一个品牌或一个其它形式的联合,提
供更多的服务。只在人民日报下做原创的新闻,成本会很高,但
同时又不能提供给网上读者一些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因为这些
东西太随意。这牵涉到网络版整个发展的战略问题。另外,人民
日报网络版读者与整个互联网用户年龄分布有很大差别,年龄层
相对偏大,虽然是非常有效的读者,但没有吸引真正的大量的网
络用户。看新浪而不看人民日报的新闻,主要因为新浪还提供其
他形式的服务,如聊天讨论,是整个品牌的吸引。人民日报要从
内容提供转变到服务的提供,人民日报的数据库很好,要充分加
以利用。关于合作,人民日报目前只是提供一些原创的东西,再
向新浪、搜狐等这些网站授权让他们转载,他们提供一个Logo之
后链接回来。据统计,这种真正链接回来的可能性非常小。这样
的合作就造成了双方受益不均衡的现象,所以提供原创的一方例
如人民日报,就需要同大家有更深一层的合作方式。我比较欣赏AOL
的合作方式,对于大站点来说,你可以做一层和二层的东西,到
了第三层就要回到合作的站点上,这样大家就有了互利关系。一
方提供原创的内容,而对方的80%的Pageview在自己这边实现的,
20%的Pageview回到合作伙伴,这才是长久的合作方式。

  亚信公司总裁助理王钧说,人民日报的网络版有点像报纸的
附属品,它并没有很好地去挖掘作为一个互联网这个第四媒体的
深刻涵义。看上去还是老一套的东西如:头版头条、头版二条、
国内、国外等。我觉得这方面不如参考一下CNN等站点的设计模式,
让读者一进入这个网站,点入某个网页便能解决很多问题。人民
日报网站的数据库都不错,但是在数据库的分类、检索上可不可
以再有进一步的加工。这种加工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现在的信息
量太大,有很多信息读者不知道它在哪里,如果能在一处点击出
多层大家不曾知道的信息来,那么受益的不仅是网站还有读者。
例如:东帝汶事件,让读者了解这个国家发生的事情的同时,也
能点击出这个国家的地图、历史、人文等方面的信息。我觉得这
种数据库的深加工是很必要的。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读者的职业群
问题,人民日报网站不可能抓住所有的读者,但是可以抓住一个
主要的职业群来带动其它的读者,这样会更直接一些,更好一些。
一个网站要做到在没有任何突发新闻事件发生的时候,依然能在
平淡的一天中,通过自己的有特色的栏目来吸引读者,我觉得这
是很重要的。作为人民日报网络版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线带宽,
读者也能迅速上这个网站的优势,但是上了该网发现其内容并不
是很充实,这样也是影响访问量的因素。人民日报网络版虽然没
有报纸订数量方面的落差问题,但是也应该以自己的强项,带动
整个网络的运作。再一个就是服务方面的问题,应该在提供一些
信息方面之后再搞一些活动来吸引读者,然后再在这些活动的基
础上再做新的发展。关于版面设计,像人民日报网页左边的人民
日报下属的报纸栏,也许对人民日报很重要,但是读者并不这么
认为。这就是我们怎样站在读者的角度来做事情的问题。

  统一网络有限公司(原世纪互联)总裁陈升说,商业的ISP和
ICP的发展有惊人的相似。我要谈谈这个相似的问题,当时ISP都
在说:“中国电信完全可以做大哥,不要去抓ISP,这个ISP完全
是个Over-competitive的东西,竞争非常激烈,没有必要去抢用
户,把线路租给我们,我们去打仗,我们去争取用户。”但是作
为中国传统电讯公司,中国电信未来是在Internet上,怎么能不
做Internet?就如同人民日报,人民日报网络版要成为人民日报
的信息龙头。我相信这个观点无论是在人民日报还是光明日报或
是中央电视台都是一样的看法。反过来那些代表民间力量的就会
说我们掏空腰包打广告,喊破嗓子竭尽全力向生产力去挑战,我
们最多不就拿到Pageview了吗?那么作为人民日报完全可以做到
更好的事情,那么为什么还跟我们抢顾客呢?你可以更新信息源,
并且可以做更多的信息源的服务。就如同当时我们在同中国电信
谈的时候,也谈论了许多类似的问题。从很多角度来看,这种相
似不是一种重复,这是代表了这种行业的某些客观规律。在相当
长的时间都会保持一半是竞争,一半是合作,在这种关系里,每
个人要如何找好自己的位置,我觉得我们这么多年的ISP的经验教
训对ICP有很多可以借签的地方。我感受最深的就是作为一个行业
来讲,不是一家公司而是一家产业,这个产业是由许多产业链条
组成的。所有人都想开心的话,那么大家都要比较富。如果所有
人都比较穷,那么大家就谁都不会开心。比如人民日报自认为是
信息人,有采访权有深度报道权,但从行业规范讲,所有做后台
的人都比较稳定,但相对来说就不会光芒四射,总之鱼与熊掌不
能兼得。在前台的人一定是光芒四射,但是你不能要人民日报的
安全性,同时要新浪网的刺激性,这本身就是行业里的一种矛盾。
大家要想合作得开心,就要建立在大量的深层次商业合作关系上,
这种合作不只是现金上交易,还有股权上的交易,有各种各样的
捆绑型的交易,这种交易使得所有人都觉得受益。现在我们相互
之间的交易都非常简单,如同沈维提到的链接。我觉得互联网络
经济应该是建立在高级的市场经济规则游戏基础之上,动用大量
的并且很先进的市场经济规则来化解大家的疑虑。如果说我们今
天动用的规则只是一些很简单的的初级市场经济规则,那么所有
的人一定都不会开心,这些问题也是解决不了的。第二点,这个
行业的本身基本规则应该是一个自由经济,从诞生那天起,它的
基本理念就是这样。我们站在从业人的角度,无论国内怎么侃这
个问题,一旦这个市场真正开放,我们这个市场上就什么都不是,
根本上来讲是非常非常的弱小。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应该在
有限的时间里集中在怎么能够形成一个民族的产业。在民族产业
里面它的主导力量可能是国有机制,它的主体力量可能是民营机
制,民营机制包括各种各样的成分。如果电信市场无论是专线网
还是拨号网50%都是中国电信,那么以中国电信的机制、以它固定
的机制,要想改变需要时间,但是市场是不会等的。现在网络的
增长已经有所放慢,我认为无论是PORTAL也好还是E-COMMERCE也
好,它的基础一定是接入。如果从1997年到现在,其它的ISP
没有进入市场,而只有中国电信一家投资的话,那么这个市场一
定是有问题。只有在竞争中才能获得高的生产率,才能有好的服
务,美国AT&T不是最大的ISP。从某种意义上说反过来到ICP也是
这个概念,它是个互相融合最后形成的一种团体的力量。在这里
是很难绝对把它们分离开,作为中国特色来讲,我相信可能ICP这
个领域里面的很多敏感程度一定比ISP里的要多。ISP无非是经济
利益问题,当然也带一定的信息安全的问题,对于中国这个本身
媒体就没有开放的国家,如果寄希望在ICP上是一个特别开放的局
面是不现实的。因为只是换了一个技术平台,而本身还处在一个
信息媒体还没有开放的年代。从这个意义上讲,无论是人民日报
还是光明日报或是新华社、中央电视台这些机构,身负的使命除
了做好自己之外,如果能站在一个民族产业的高度昌盛于民,让
中国一批这样的公司都富起来,不管怎样,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公民,他们大部分财富都在中国,虽然你可能在这个产业中只占
有10%,但是其它90%都是在为你打工,因为他们离不开你,那么
你这个10%一定会过得更好,但是如果你占有的是90%,让你直接
去面对市场,那么你就要解决这个市场上所有问题,所有的高级
游戏都要在你身上去做,你会很累。反过来,让90%为你打工的人
去面对市场去竞争,那么市场的领头羊就会不断改变,那就是一
个非常活跃的市场,各种市场创新、体制创新都会发挥得淋漓尽
致,在它的后台有个相对比较稳定的主打人,虽然这个主打人占
的比例不是很高。

  光明日报网络部主任张碧涌说,光明日报上网比人民日报晚,
但是也面临着与人民日报基本相似的问题。原因在于互联网络越
来越具有电视属性,如果电视上没有精彩的节目我们都不会去看,
那么网络上也是一样的。所谓名气领进门,我们应该多通过一些
热点问题来培养一些对自己有好感的读者群。从我们的观察,网
络发展分以下几个阶段。一、初步技术阶段,这时对网络技术还
没有概念,只是想怎么把一些东西弄上网。二、编辑阶段,也就
是模仿一些报纸的环节。我们大多都处在这个阶段。像新浪已经
进入了第三阶段,它不是编辑出身,但是已经超越了一些局限,
更市场化,更商业化,比新闻单位更了解现在的读者的需求和年
龄的需求。作为同行,我们总结一下,人民日报网络版有几个很
大:干劲很大,成绩很大,压力很大,希望也很大。

  中国电信李主任说,我觉得无论是IT还是其它的行业,都应
有一个生态圈子这样才能维持一个平衡。如果IT市场只有一家在
垄断,其它的日子一定不会长远。人民日报能不能做成专门数据
库,那样整个人民日报的影响力会加大。人民日报自有自己的位
置,自己的背景,不可能完全按照市场化来运作,不可能在短期
内去迎合一些读者群,应该发挥自己的长处,应向更多的ICP开放,
对整个行业都有好处。不要单纯的去比谁的Pageview更多。

  新浪网主编陈彤插话说,美国网站统计,娱乐网站超过纯新
闻网站,排在第一的是美国在线。美国纯新闻网站CNN排在最靠前
是15名。也就是说新闻网站不能直接与娱乐网站相比。人民日报
应该利用自己官方政府的权威性去做,例如最近开的人大的专题
就是任何网站无法相比的。另外,还应利用记者的特点,能有些
自己独家的东西具有着其它网站不具有的优势。

  网易副总裁陈剑锋说,网易实际上非常明确提出是一个平台,
不是媒体,但是人民日报网站是个媒体,它是人民日报原来业务
的一个新的延伸。如同一个百货商店开设网络销售一样,那是一
个零售业的延伸。人民日报产品的定位,首先人民日报是一个毫
无疑问的新闻媒体,它与其它一般的新闻媒体相比有自己的特殊
性,它不可能去追星。但是它有着代表中国人民政府的权威性,
是任何一个想了解中国发展的外国人必须要访问的一个网站,因
为只有通过看人民日报,他才能了解中国在往哪里走。同时对于
中国的各个领域的不同的党政干部,要领会党中央的精神,也要
来看人民日报。如果人民日报能把自己的产品定在这个位置上,
那么它已经确立了在中国互联网站的不可替代性,一个网站能不
能在一个领域里得到长期持续发展,不可复制性这是一个重要的
特点。所以没有必须非要和一些portal去争抢Pageview。如果人
民日报非要和新浪、搜狐、网易等过不去,也就是说如果把定位
放在竞争的对象上,可能就是人民日报网络版制定发展决策上存
在的偏差问题。我觉得能够在中国的互联网上扮演好自己原来就
已经确定的现在又进一步确定的权威性,代表人民政府的形象,
这应是人民日报今后发展的一个方向,或者说它只能按这个方向
发展。如果脱离了这个方向,那么市场有可能不答应,江总书记
也不会答应。既然互联网是按照鼠标来选择的,它不是根据文件
来选择的,这就要求你必须依靠符合商业规律的市场方式来做。
在市场竞争比较激烈的情况下,掏空口袋去做广告是对的,因为
要在市场上确立自己的地位,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如果说1997年
我们在中国互联网上还是沙漠的话,你丢进一片绿叶谁都看得见,
但是现在大家都在喊。我们现在是在比嗓子拼条件,人民日报在
报纸上已经能够确立自己代表人民政府的形象,但是人民日报网
络版上的内容能不能比报纸上的内容更深更透,这方面的宣传还
要有。但是网络版确实可以比报纸做得更好,如果在市场上的宣
传能够做到,另外在产品上能够把消息做快,新闻做透、做深,
那么在这方面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这是人民日报巨大的优势。
人民日报没有经过市场上的大型推广的情况下,现在已经定位了。
在目前的情况下还是第一,但是如果能够做得更好,真正的把一
些海外的已经看过人民日报网站一两次的人吸引回来。人民日报
尽可以给新浪或网易等网上新闻,因为你给的是一个当天的东西,
一个浅层次的东西。这样做只是强化了人民日报的权威与品牌。
这点华声报做得很前卫,它是最早把自己做到雅虎上,谁都可以
看到华声报,所以后来在国内合作中,华声报也是做的最解放最
开放的一个,它的知名度也就相对提高了。

  人民日报作为传统媒体品牌的价值在网上体现的不会是很明
显。例如《纽约时报》经营了上百年的老字号转眼之间被雅虎超
越了,这种门户的站有的很容易把传统的一些所谓的品牌打败。
但重要的还是怎么样来保持自己的优势,然后开发自己特定的用
户群。人民日报网站统计显示的人的职业和年龄与其它网站的用
户完全不一样,可能一些特定的用户他对其它网站并不喜欢,但
是就是喜欢人民日报网站。像这样能抓住特定的用户群,我觉得
这就是成功。没有必要去与一些门户站点Pageview,那种比法没
有多大意义。关键是你的Pageview里的用户群把握程度怎么样。
例如新浪网站要抓的是每一个上网用户,例如有人要玩游戏,他
就会去新浪网,因为他不可能到人民日报网站去讨论游戏。这就
是要抓自己的用户,如果抓准了那是非常有价值的。这不一定是
访问量越高Pageview越多就越好。人民日报还是应该抓住它的权
威性,官方代言人的角色。

  中国电讯数据通讯局综合部副主任任树亮说,中国目前的信
息源比前几年有了很大提高,中国电信最近是媒体关注的一个焦
点,对于中国电信现在也同样面对着很复杂的局面。但是现在的
竞争与合作的环境对业界的其它ISP、ICP或对中国电信来说都是
好的事情,虽然各方代表不同方面的力量,但是大家都在摸索着
都在向前走。

  计算机世界日报主编杜海萍说,互联网本身是自由经济,是
不指定权威的。它的最核心的问题是“眼球”经济或注意力经济。
像人民日报这样传统的大媒体,只注意自己的权威性,而不考虑
Pageview,那就等于宣布自己在互联网经济中退出。要是不想退
出,必须做很大的调整,包括机制,游戏规则要变,要加大投入。
现在市场上做得比较成功的网站,根本上还是Pageview,国中网
通过上市;通过搞电子商务比较成功的,国外如Amazon,国内如
8848,电子商务直接赚钱的很少。还有的成功靠广告。其它的还
有出卖信息、综合性的、互补性的。在市场上要抓住自己的特色。
传统的媒体只停留在提供信息阶段,是适应不了市场的。这种情
况我们就需要调整,发挥自己的优势,除了提供新闻之外,还可
以做商务或虚拟社区等。这要看领导能否下决心改变机制。如果
不能改变,那只有做目前最有权威的事情。这样至少可以延长自
己的生存期。但是如果我们想竞争就得改变机制,否则只能退其
次。目前行业有很多灰色地带,还有很多游戏规则还没有建立。
我们如果能够自觉地在现有的情况下去要求建立规则,例如目前
有新闻采访权的一方所采访的新闻,被另一方转载所涉及的经济
利益分配问题,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则。但是在目前这个初级
困难时期大家还没有顾及这些,所以这条路还要走很长。

  联想集团联想电脑公司副总经理刘晓林说,我今天给大家带
来两条消息,一是好消息,另一是合作的消息。一、联想PC机使
用用户进入网络的比例非常低,只有10%,但在今年年底将会有突
破性的改变,比例将提高70%—80%。这是我们为了推进Internet
发展做出的贡献。另外一个合作的愿望是,原来联想只做PC,现
在要把PC作为网络的门户,我们把它概括为联想开创网上新生活。
联想希望PC用户能更方便地上网,方便到如同打电话一样,只要
插上电源就能上网这种简单的程度。接下来就有与大家相关的问
题,我们希望在坐的各位能够给我们联想PC机的用户一个比较全
面的好的网上体验机会,实际上这是一种随机捆绑网站的做法。
但是联想只能做好机制平台,其它的还有所欠缺。这方面就需要
同大家能有很好的合作。我提一个建议,人民日报可以做一个国
家政策的预测和分析,比如提供信息方面可以提供更全面一些的
背景分析。也可以在信息行业和网络方面做一些分析,这样也许
会更权威一些,因为你们掌握更多的政策方面的资源。这种分析
对其它的行业来说会是一个更好的参考资料。

  陈升又说,4年前联合国正式宣言,第四媒体已经在人类历
史上出现,中国整个新闻媒体没有一个常规探讨这个问题的机制。
我建议人民日报或是新华社能够出面提议成立一个中国第四媒体
网络传播论坛,建立一个机制,这样我们双方可以来讨论这些问
题。做为整个第四媒体的传播业,我们有一个深刻的感受,就是
信息制度和信息传播形成高度的社会分离,而实际上我们是不可
分离的。我们注意到IT行业好像有8个高层ICP论坛。实际上有些
实践上的推进已经不可避免。

  GOYOYO副总经理庄奕坦说,我们是做技术工作的,我们的定
位是在做Search。作为人民日报的定位,找人民政府的喉舌去人
民日报,这就是一个立于不败之地的基础。但是,人民日报自己
来做原创新闻不看重Pageview是不可能的。用户是通过Search来
进入各个网站的,这样通过技术在网站上多停留,有更多的Pagev
iew。在信息的组织上,依靠自己核心的东西建立一个不可替代的
地位,然后在技术或是在对用户友善方面下功夫来增加网站上的
粘合度。刚才中国电信任主任提一个词叫“生态”,那么互联网
的生态环境是怎样的一个规则呢?在生物界生态叫做“食物链”,
那么我们互联网上生态是怎样的一个生态,是怎样的一个新的规
则。在新的生态环境里应该有什么样的一个规则,例如像人民日
报、新华社等这些传统媒体中的老大,在新的生态环境中又是怎
样的做法,可能会有些新思路。在这个环境中可能会有些变化,
但是变化并不是谁吃掉谁,而是这里可能会有一种组合。这是一
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来自CNNIC杨磊说,关于人民日报网络的特色应该做得更深入
一些,比如从新闻角度来考虑,书面上的东西应该做得更深刻、
更活泼、更贴近人民生活。

  新华社网络办公室副主任毛钊说,人民日报与新华社有相同
之处,也有不同之处,相同点是都是以做原创的信息为主的新闻
信息类的站点,区别在我们是通讯社的站点,人民日报是作为报
纸的一个站点,但都属于传统业务的延伸。在社会职能方面我们
都是一样的。不同的网站有不同的要求,人民日报作为一个媒体
类的网络站点,进行了一系列的大胆的有益的探索。刚才大家提
到不把Pageview作为唯一的标准,那么是否还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做后台工作的没有珠光宝气,那么能否做到让他们有相应的回报,
让他们能够维持,在现有的基础上从简单的再生产让扩大再生产。
大家都处于互联网对社会生活影响的初级阶段,大家讨论的更多
的是版权问题,其实互联网的影响以新闻传播为发端,但是不仅
仅于此,循环里面出现了利润问题。互相之间怎样合作,应该是
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这是现实的问题。在美国更深层次时就
会照顾到原创信息的利益。这个解决的好,对产业发展有好处。
有人说今年是网络官司年,这就说明我们一方面信息网络传播要
和技术方面结合,再就是需要一个大家共同遵守的规则,即是一
个良好的法律环境,这样大家才能发展。

  蒋亚平主任接着说,所谓的商业网站其实早期就是新闻起家,
如果我们现在试着把新闻摘掉那可能就不行,如果我们把自己定
位成新闻网站我们不追求商业,那就有两个问题。一、现在我们
本身就是商业,就算我们发的是江泽民访问的消息,它的效果是
通过我们的Pageview,而Pageview是通过网站体现出来的。二、
我们要想长期靠政府养着这是不行的,而靠养着出来的肯定都不
健康。我希望能建立一个生态圈,建立一些规则。我们需要联合,
产业需要联合,联合方式也有很多,也许是资本的联合,也许是
Pageview的联合,人的联合,技术的联合等等,总而言之要平等。

  Chinabyte副总经理宫玉国说,在这个圈子里有一些教训,
网络不只是一个媒体,它应该是一个具有媒体特质的一种商务传
输手段。那么目前有三条路,一、作为媒体。二、作为商务平台
或商务手段。三、两者都做。还有就是开门的问题,这个产业需
要开门办站,需要开放。这个产业是有几个圈子,新闻媒体的网
络版是一个圈子,商业ICP是一个圈子,国有的信息服务网站是
一个圈子。三个圈子老死不相往来,各方之间还有可能是仇人,
都有一种敌对的形式。这种形式的形成可能是因为市场环境没有
建立起来,但有一点这三个圈子构成了一个真正的生态。大家都
在这里活着,同样面对生存问题。对于这个市场,从网络版角度
来看,我们重内容轻市场,现在是市场经济,好酒也怕巷子深,
这就要看我们怎样把自己的品牌树立起来,这一点对报社来说可
能是一个偏差。再一点就是,能不能建立一套高效率的快速反应
机制,这是围绕市场走的需求,用户需要什么,市场需要什么不
需要什么,产业发展是什么样子,不能千篇一律。人民日报是党
的喉舌,但是总要吃饭,你做的也是商业的事情,就不能不考虑
商业的收益。我们自己可以自豪的说,Chinabyte的整个页面含金
量还是在前几位。虽然我们的访问量不多,但是我们的收入额没
有差多少。所有人民日报网络版除了访问量之外,含金量的问题
很重要。再就是我们面临着产业职业化的问题,我们自身要职业
化,包括体制内和体制外。我希望网络版的同仁要知道我们这是
个商业,我们是一些知识工人,而不是政工干部。官气与市场会
发生冲突。从我们商业ICP的角度来看,我们怎么来规范,另外也
同传统媒体的同仁怎么建立关系,打开隔断,共同探讨未来发展。

  中央电视台互联网组副主任杨小萍说,从媒体网站的角度来
谈,主要是网民承认就可以。如果只以权威自居,而没有网民来
访问。上网对网民来说是件花钱、费眼睛的事,那么网民肯定是
要找对自己有用的内容。我觉得人民日报的网络版没有脱离报纸
的痕迹,表现在几方面,一、有缝的地方都要贴一些让网民不感
兴趣的重复信息。二、有用的地方可以放一些更精彩的内容,吸
引住网民,让网民多停留一些时间。三、分类不明确,重点不明
确,主次不清。四、相关报道要深刻一些。例如使馆被炸一事,
很多的观众来电问导弹到底是什么型号的,能从上炸穿五层楼板。
我们却找不到这种资料,不能直接传送给观众。但人民日报是可
以做到,也有这个能力做到。这样广大网民心中一想重大事件,
想到要了解一些资料,就会到人民日报网站上去。但是如果只是
泛泛内容,与其它网站没有什么区别,那么就没有人会上这个网。
定位准确,是改版非常重要的事。对于信息共享的事我们与人民
日报有同感,一条新闻幕后,我们的工作人员付出了非常大的代
价。我觉得无论是ISP还是ICP我们都应该共同制定一个原则或是
规律,大家都遵循这个规律来执行,这样才有利于Internet的发
展,才有利于网络的发展。因为所有的媒体或是网络都在发同一
样的新闻是没有必要的。人民日报网络版要改版就要在政策允许
的条件下,做一些对人民有利的事情。

  互联网周刊记者黄叶说,我觉得在坐的产业老大们都在谈联
合谈一些模式,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像我这样的一些网民在想
要看些什么样的东西,我想从网上得到些什么。我想大家都没有
脱离开简单利用新闻信息的单一的资源。作为报纸除了有一些大
量的新闻消息以外,还有更多的资源。比如人民日报它有一种高
层政策渠道的比较灵通的来源,除此之外还有人力资源,人民日
报的触角是伸向各行各业的,比如,医疗、法律、经济等。这些
领域里都有一些专家,而我们平时见到这些专家都是在报纸上看
到的某位记者对他采访的新闻,是一种间接的消息的被动接受。
互联网不是一种新闻发布,而是这种新技术让人们的生活改变,
发生一些以前不曾想象到的、让人们做一些从来没有做到过的事。
让互联网把新闻不仅推给记者,也推给一些权威人士,让他们在
网上做些专栏,使每一个想了解这些权威人士的研究、文章或是
一些对时事的一些评论人,都能通过互联网了解到。如果某位专
家在网上发布他的评论,与在电视和报纸上发表有质的不同,而
且互联网又能提供一个与专家直接对话的机会。新浪网上虽然做
了这方面的突破,但是对话中闪光的地方很少。钱的问题,为什
么所有的网站都在希望先用免费上网来吸引用户,然后再通过广
告产生效益。我觉得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你们不知道有人还
是愿意付钱来订阅对于用户本身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只有你做出
有价值的内容,那么就可能不只通过广告获得经济利益,还可以
直接从订户那里获得更大的经济利益。我觉得从网上获得的有用
的东西太少。虽然在国外流行一种免费的模式,但是华尔街就很
自信它的东西有人要看,所以采取了订户制。这是一个很可行,
更实际,可以直接产生效益的模式。这就需要我们更加拓宽思路
去做内容,这些内容的本质是让你做到在没有互联网络的时代中
永远都办不成的事情。

  Myweb许辉说,我们是推动电视上网的一家网络公司,是一
项新兴的项目,希望以后能在各个领域与大家合作,包括内容、
来源甚至股权方面也可以合作。

  网络版副主任蒋亚平最后作总结发言。他首先感谢大家能来
参加此次座谈会,并对网络版的工作提出许多有见地的意见和建
议。最后,应一些参会者的提议,蒋主任正式提议,考虑建立中
国IT行业的论坛机制,大家共同来探讨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方向,
共同商定这个新兴行业的行业规范和市场规则。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发言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