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发展:扩大需求势头好
———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谈一年来经济发展


  本报记者 施明慎

  春暖花开,万象更新,我国经济在接连几年遇到的困难中稳
步前进。1999年国民经济发展目标如期实现。当年国内生产总值
增长7.1%,好于年初预料。外汇储备1547亿美元,税收突破1万
亿元,双双达到历史高位。对此,全国人大代表姚振炎说,扩大
国内需求,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相应的货币政策,发挥了关键
性的作用。

  刺激投资与启动消费并举

  扩大国内需求不忘利用外需

  1999年,才与亚洲金融危机和国内特大洪水搏斗不久的中国
,又被笼罩在全球需求不足和通货紧缩,以及国内深层次矛盾不
断暴露的大环境之中。这一年恰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和
澳门回归,同时面临着即将参加WTO,进一步融入世界经济的机遇
与挑战。

  一些代表、委员指出,去年虽然没有亚洲金融危机的严重威
胁,也没有98洪灾的惊天动地,但是在这一年里,中国所遇到的
困难和问题同样错综复杂,经济的起起落落同样令人揪心。

  1999年,我国决定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进一步扩大国
内需求。然而受制于国际市场需求萎缩和国内体制性障碍,投资
、消费、出口低靡的状况并未因此离我们远去,特别是在上半年
,发展后劲不足的矛盾更加突出。前5个月,固定资产投资比一季
度回落了5个多百分点;3、4、5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幅逐
月减少,而居民储蓄在5个月内增加了5600亿元,消费与储蓄形成
鲜明反差;外贸出口持续下降,贸易顺差大幅缩小,出口对经济
增长的影响已由过去的有力拉动变为明显制约;物价总水平连续
20多个月负增长,不仅加重了经营者的困难,而且影响到投资者
的信心;工厂停产、职工下岗的情况在一些地方时有发生,就业
压力依然存在;农民减收,支付能力不强。此时,被称为国民经
济晴雨表的股市已持续低迷。有的代表指出,若不采取新的有力
措施,1998年下半年以来经济回升的好势头将难以为继。

  在冷静分析当时的经济形势,深入调查研究,广泛听取专家
学者的建议意见之后,中央及时召开会议并研究确定了进一步加
强和完善宏观调控的政策,调整了财政政策的实施力度和具体举
措。

  反观1999年下半年以来的宏观调控政策,有三个显著特点:

  其一,在加大实施积极财政政策力度的同时,努力发挥货币
政策的作用,综合运用利率、信贷、税收、价格等杠杆,集中解
决有效需求不足的矛盾。包括适当扩大财政赤字,在年初确定发
行长期国债500亿元的基础上,九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又通
过了增发600亿元国债的议案;中央银行适当增加货币供应量,全
年增加基础货币投放4000亿元,大幅下调金融机构存贷款利率和
存款准备金率,增加商业银行的可贷资金,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支
持力度,大量增加住房抵押贷款;进一步拉开粮食品种、等级、
季节、地区差价,放开棉花收购价格;清理一些在卖方市场条件
下出台的抑制投资和消费的政策,如减半征收固定资产投资方向
调节税,规范路桥收费标准和收费期限,制止乱收费、乱罚款、
乱摊派,减轻农民负担等。

  其二,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避免政府投资单打一,注意调
动民间投资和启动消费。与1998年新发国债主要用于基础设施建
设不同,1999年国债筹资有一部分是用于企业技改贷款的贴息支
出,鼓励企业进行技术设备更新,增加高新技术投入。据测算,
90亿元财政贴息可拉动约1800亿元的技改投资。针对居民收入预
期下降,支出预期上升,消费能力不足的现状,提高国有企业下
岗职工、失业人员以及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对象等低收入者的
生活保障标准,增加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工资和离退休人员养老金
。此项政策使全国8400万人受益,居民收入每年可望增加1000亿
元以上。6月10日央行第七次降息,国庆节延长放假,11月1日起
征收储蓄存款利息税,这些措施有效地削弱了人们的储蓄倾向,
刺激了居民的消费意愿,社会商品零售额开始逐月回升,第四季
度增幅达7.9% 。

  其三,发展经济,我们坚持采取扩大内需的方针,这与扩大
对外开放、充分利用国内国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并不矛盾。19
99年,国家继续千方百计鼓励出口。1月和7月两次提高出口退税
率,使出口商品的综合退税率达到15%以上,并加快退税进度,
全年办理出口退税628亿元,这对扭转出口下滑局面起到了显著作
用。4月份财政部调整进口设备税收政策,适当增加进口,加之海
关严厉打击走私犯罪,使以进口带动出口和市场多元化的策略收
到了预期效果。截至1999年底,我国外贸出口止降为升,比上年
增长6%,为增加外汇储备,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拉动全年经济
增长做出了宝贵的贡献。

  经济运行呈现积极变化

  步入良性循环还需努力

  回顾1999年,不少代表、委员不仅为国民经济继续保持平稳
增长、被世界视为最具活力的国家之一而自豪,还对经济运行质
量在痛苦艰难的转轨中得到改善倍感欣慰。

  记者从国家计委了解到的情况表明,过去两年,国家投入了
2100亿元的国债,并带动相应的银行贷款和社会投资,主要用于
能源、交通、电网改造、水利建设等国民经济急需且薄弱的环节
,启动了5000多个项目,建设总规模达2万多亿元,目前已完成了
一半工作量。有的代表评价,这是“没有重复建设,办了多年以
来想办的事情”。

  九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谢平说,实践
证明,中央确定的国债资金投向是正确的。功在当前,利在长远
。去年入汛以来,长江中下游干流和洞庭湖、鄱阳湖的水位一直
很高,有的地方甚至高于1998年,可是洪灾与我们擦肩而过,管
涌、散浸等险情比上年减少7550处。其中较大险情减少84%,管
涌险情减少90%。他说,兴修水利、整治江湖的效应显而易见。

  1999年,全国农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降低1角钱,农民因此少
支付电费230亿元,不少过去用不起电的农民高高兴兴地将彩电、
VCD机抱回了家,部分地区农村家电消费火了起来。这种变化来自
始于1998年下半年大规模开展的全国农村电网改造工程。

  1999年,中国经济饱尝了生产过剩的苦恼,也在结构的逐渐
调整和技术进步中走向了新生。

  当年,发生“爆库”或出现积压的粮食、棉花、糖料等均减
少了播种面积,总产量分别较上年约减少了1%、11%、10%。市
场需求较大的蔬菜、水果、水产品、油料等产量有所上升。一些
农民从“增产不增收”中得到教训,不再盲目追求产量,转而注
重市场变化、品种改良、科技投入,收益因此节节攀高者不乏其
人。如今,全方位调整农业结构,已成为提高农业综合效益,增
加农民收入的新起点。

  与调整经济结构、淘汰落后生产能力及产业升级相结合,去
年工业战线着重压缩纺织、煤炭、石化、冶金等行业严重过剩的
生产能力,银行拒绝向高成本、低水平、无销路的产品发放贷款
,从而拓展了优势企业的市场空间,平衡了部分市场供求。同时
,在市场力量的推动和银行贷款的支持下,一批科技含量高、能
耗少、功能多的新型家电、电脑、移动通讯等产品迅速崛起,进
一步改善了市场供给。在有保有压之中,我国经济增长质量渐渐
提升。去年1—11月,工业品产销率比上年同期提高了0.61个百
分点,其中8、9、10、11月分别达到98.45%、98.24%、97.
27%、97.28%,为近年最高水平,企业效益比上年同期增长61
.5%。

  持续20多个月呈负增长的物价水平,随着内需的启动逐渐缩
小下降幅度,且商品价格回升的种类正在增多。

  虽然我国经济运行最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但是需求不足的
困扰尚未摆脱,前进的路途上还会有许多问题和障碍。我们相信
,只要坚持扩大内需的方针和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中国经济一
定能够随着国际环境的好转,政策的完善,改革的深化,体制的
更替,步入良性循环。

  《人民日报》 (2000年02月28日第1版)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