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一个目标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框架在稳健建立


  本报记者 何加正 龚 雯 王 政

  在迎接新一届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首次全体会议召开而回首
共和国以往五年的时刻,我们不能不论及一个几年来使用频率最
高也是人类史上全新的词汇: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是这八个字,把我国改革开放导入了目标明确的航程,推向
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因此,指挥和引导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实践活动,是过去五
年中最值得浓墨重彩描绘的一笔;而这一实践的基本经验是我国
改革开放最有价值的财富之一。

  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改革开放实践的必然结论;
过去的五年,是探索、实践把社会主义制度与市场机制相结合的
五年

  改革,就是创新,就是探索。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就义无反顾地走
上了这条创新、探索之路。

  尽管我们目标明确,意志坚定,改革的方向始终坚定不移,
但当不断革除原有体制中有悖客观规律的东西,“摸着石头过河
”时,也时常听到不同的声音、理论和主张。

  一些代表、委员回忆,80年代,特别是90年代初期,东
欧剧变、苏联解体之后,一些人对改革到底要走向哪里,实现什
么目标,心存疑虑。疑虑和担心,实际上是人们不明白或者是想
知道:现实所做的和社会主义到底是什么关系?人们是盼望着解
开这个心结。

  1992年,春风送暖季节,一位伟人来到南方视察,高瞻
远瞩地指出: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
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正是这一社会主义
制度和市场经济关系的深刻阐述,彻底解除了人们思想上的桎梏
,结束了持续多年的计划与市场“谁多谁少”拉锯式的争论。同
年,中共十四大召开。一个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伟大构
想正式提了出来。这就把社会主义制度和市场经济第一次有机地
结合了起来。

  过去的五年,正是坚定不移坚持这一目标,不断探索和实践
这一理论并取得重大成效的五年。五年来,市场机制已在我国经
济领域发挥着广泛的调节作用,国民经济市场化程度显著提高;
同时,宏观调控有力,经济社会各方协调发展,社会主义事业欣
欣向荣。

  西方经济学家曾经断言,公有制经济与市场经济之间,没有
可通之桥。我们却硬在各方面取得节节胜利,用实践证明这一创
举是成功的。不久前,法新社从北京发回一篇报道称:“到邓小
平92岁逝世时,中国是以世界贸易大国和一支重要政治力量骄
傲地站立在世界舞台上。”这个评价可说是客观、公允的。

  五年来,我们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一理论取向
和改革目标,因此保证了改革开放既积极推进,又平稳前行

  回顾五年,我们看到,重大的改革措施不断出台,改革的力
度在不断加大。从范围看,涉及到工业、农业、商业流通、金融
、税收、财政、交通、电信等方方面面。几乎没有哪个领域在改
革之外。

  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发现,突然之间,超级市场已经成为购
物的主要场所;股份制不再陌生;领工资走进了银行……农村人
发现,粮食有了保护价政策;生活越来越离不开市场……

  代表、委员们说,这五年,应该说是我国历史上社会经济生
活变化最为迅速和深刻的五年。

  更为重要的是,在如此大力度推进改革当中,人们却很少感
到激烈震荡。经济过热得到遏制,通货膨胀悄然消退,很多变化
是在人们不知不觉中发生的。这一切因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有了
一个非常明确的改革目标,使我们的决策和行为有了明确的出发
点和归宿。用八届政协委员、“中华肥王”王祥林的话说,这一
目标,为我们理清了思路,使我们知道该做什么以及如何去做。

  知道所趋所赴,也就有了决策的坚定性和行动的果敢性。几
年来,我们数经风雨,难题不断。有过泡沫经济的苗头、通货膨
胀的现实;遇到过买方、卖方市场的陡然转换和部分企业停产半
停产的压力;去年以来更面对东南亚金融风波。然而,无论多么
艰难,改革的脚步却始终都没有停顿过,而且总是用改革的办法
解决新的难题。

  决心来自目标的明确,坚定来自目标的明确,平稳也来自目
标的明确。这是五年来的总结,也是对今后的启示。

  五年的经验在于,要善于将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与市场机制
活力和效率有机结合,善于高超地运用宏观调控手段

  1997年3月,国家计委主任陈锦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
,说起他1996年6月份在英国和英国财政大臣的一段对话。
大臣说:我作为同行怀着敬佩的心情看到中国经济的良好走势,
请问你们采取了哪些有效措施?陈锦华说:采用经济杠杆和财政
货币政策,从控制需求和增加供给两方面入手,大概两国都差不
多。不过,还有些东西你们做不到,比如“米袋子”省长负责制
、“菜篮子”市长负责制、物价大检查等等。

  这就是不同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方
面,以市场为取向,推进一个又一个改革,以充分发挥市场机制
作用,使经济活动遵循价值规律,体现竞争原则;一方面,对市
场活动加以正确的指导和调控,构建和完善宏观调控体系。

  五年的成功,正是将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与市场机制活力和
效率有机结合的成功。改革,推动了市场化进程;调控,掌握着
节奏、重点、方向和力度。这,使得改革、发展、稳定,三者互
相促进,又互相照应。

  1993年,当开发区在各地竞相出现,投资盲目扩张,金
融秩序混乱,引发通货膨胀时,中央宏观调控及时全面展开;五
年中,农业始终被放在国民经济的首位,首先保证了基础和人民
生活的稳定。宏观经济体制改革与宏观政策协调,为化解经济工
作的深层次矛盾开辟了道路,经济“软着陆”梦想成真。这是成
功的实践,更是宝贵的经验。

  当然,我们更清楚目前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前面的路还很长
。改革有待深化,发展更未有穷期。相信在今后五年乃至长远,
航向明确的巨轮,一定能够迎风破浪,驶抵彼岸。

  《人民日报》 〔19980308№A〕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