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略龙韬挽狂澜
———代表、委员谈一年来我国经济发展


  本报记者 何加正 田俊荣

  雪消千山绿,花发二月晴。

  没有比这平和的春色,更能激起人们的感慨。

  1998年,农历虎年。亚洲金融危机和特大洪涝灾害,直逼中
国经济发展;党中央国务院率领亿万人民,发奋图强,终于取得
了7.8%的经济增长速度。

  7.8%,正如有的代表委员所言,这已经是世界上最高的经
济增长率之一了。人们应该为在困境中还能这么高速增长而自豪

  ’98中国,两场大风大浪无情袭来。党中央国务院带领中国
人民赢得了极不平凡的胜利

  1998年,改革开放20年的历史,指明了中国的发展处于关键
时期。然而,两场大风浪也发生在这一年。

  第一场,亚洲金融危机。这一危机四处蔓延。亚洲国家经济
纷纷受害。阴影掠过中国。

  消费、投资、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三套车”。消费低迷
,出口不振,经济要保持速度,只有让投资快跑!7月中旬,党中
央国务院处变不惊,果断决定:加大投资力度,将全社会固定资
产投资增幅由10%上调到15%;中央财政发行1000亿元国债,配
套增加1000亿元银行贷款,集中力量投资于基础设施建设。

  一位来自统计部门的人大代表,用景气信号灯的变换,描绘
了这一决策:国有单位投资景气,从3、4月偏冷的浅蓝灯区,到
8月的绿灯,9、10月的黄灯,一直攀升到11、12月的红灯。由此
,国民经济景气,也从3、4月份过冷的蓝灯区起步,三季度开始
起稳回暖,到11月,进入浅蓝灯区,到12月,回升到基本正常的
绿灯区边缘,化险为夷。

  特别值得书写一笔的是,中国坚持了人民币不贬值。人民币
资产,成为世界上风险最小的币种资产之一。人大代表、北京大
学教授吴树青这样评价:“此举坚定了人民对国家经济的信心。
试想,假如大家都拿出1/10人民币改存美元,中国经济将会有多
大的混乱!”

  人民币不贬值,避免了对世界经济体系的更大冲击,中国人
又一次为亚洲以至世界经济的趋稳回苏作出了道义上贡献。

  正当中国与亚洲金融危机苦苦酣斗之时,第二场风浪———
特大洪涝灾害又呼啸而至。’98中国之夏,那些地球上空的遥感
卫星看到了什么?

  他们看到,南方,长江8次洪峰,大水连续60多天超警戒水位
;北方,嫩江、松花江暴发百年不遇特大洪水,浊浪激撞着仅能
抵御20至50年一遇洪水的堤防。

  他们看到,党中央第三代领导集体亲临前线的巨大力量;30
多万解放军、武警官兵,800万参战群众、上亿的总动员人口,用
自己的血肉之躯,死死地缚住了这几条肆虐的苍龙。

  代表、委员们纷纷指出,抗洪决战中形成的伟大抗洪精神,
已成为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支柱;而灾后重建所需物资的缺
口、加大水利投资等因素,在事实上,已悄然拉动了中国经济的
增长。

  ’98中国,刚刚降伏通货膨胀不久,通货紧缩又席卷而来。
扩大投资与优化经济结构兼顾,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兼顾,扩大
内需与利用外需兼顾

  1998年,一个幽灵在全球游荡,它是“通货紧缩”。

  通货紧缩,意味着物价长时间大幅度下跌,更意味着社会有
效需求不足。中国微染此症,上半年物价指数为-2.1%。

  自知者英,自胜者雄。党中央国务院敏锐地认识到这一问题
,在扩大内需、缓解通缩的进程中巧妙地协调好各种关系。“中
国曾经成功化解了4次经济过热,而通货紧缩却是新名词。’98宏
观调控,成熟、老练,极不简单。”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经济
研究所名誉所长董辅礽如是说。

  党中央国务院再三告诫,扩大投资,必须立足经济结构的优
化,不搞重复建设,不搞一般加工项目,以避免经济过热、金融
风险汇聚。效果显而易见,宁夏就是一例。“黄沙滚滚不见路,
跟着驼铃找宁夏。”民谣道出宁夏的行路难。宁夏果断将贯穿南
北的109国道改为高速公路,打通穿越宁夏东西的“东部通道”。
108亿元,增幅高达23.1%的固定资产投资滚滚流向交通、水利
、农业、邮电等制约宁夏经济已久的基础设施。人大代表、宁夏
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毛如柏风趣地说:“宁夏畜牧业对GDP的贡献
达0.6个百分点。以前,宁夏羊肉进京,为保证新鲜,通常是两
个司机轮换开车一天一夜。新路网贯通后,时间将缩短一半。我
们的口号是‘赶着100万只羊进京’!”

  党中央国务院决策,将积极的财政政策与灵活的货币政策配
合起来。央行一年内3次降息,创下建国以来最高频率。财政、货
币两大宏观调控手段,实现了力度最大的“双松动”。

  党中央国务院重申,扩大内需不等于放弃出口。出口要以市
场多元化和商品结构优化取胜。山东吸取了这一精髓:蓝眼睛大
鼻子的欧美商人多了;三资企业生产的蔬菜、水果、畜产品等源
源出口。

  最让代表委员感动的是,1998年的最后几个月,党中央国务
院强调效益,强调要有没有水分的速度,对未来经济发展高度负
责。这是实事求是精神的最好体现。

  ’98中国,从东海之滨到天山南北,各族人民志比精金,心
如坚石,同心同德保增长

  1998年,经济增长最快的是福建。福建的日子并不宽裕。福
建经济外向度大,东南亚刮金融风暴,福建也摇晃不止。闽江洪
涝灾害,又损失108亿元。

  福建的思路却很清晰。“抓早、抓紧、抓实、抓新”八个大
字。抓早,虎年春节后,省政府开的第一个会就是“固定资产投
资会”,当时咬牙拍板,投资增幅17%,比全国高整整7个百分点
。抓实,人大代表、福建省委书记陈明义举例说:“我们经常拿
‘耗电量’这把尺子去量经济增速有没有掺假。通常,耗电量增
幅应该是经济增幅的60%—70%。福建去年耗电量增加7.4%,
和11.4%这个速度吻合,我们才放心。”福建去年最亮丽的一笔
是消费,增长14.6%,在全国一枝独秀。其中,各种博览会、贸
易洽谈会功不可没。人大代表、福建省长贺国强抓两件事:一件
,不许宾馆乱涨价;一件,叮嘱公安、消防、交通部门,保证客
商安全。他嘴边常挂一句话:“消费环境要优质。”

  相形之下,亚洲金融危机给新疆的风霜更大。金融危机,世
界石油需求锐减,油价从每桶28美元暴跌至9美元。国内外油价倒
挂,走私猖獗,乌金涌动的塔里木油田上半年被迫偃旗息鼓,关
井率最高时达80%。“一黑一白”,石油和纺织,是新疆两大支
柱行业。支柱行业受重创,影响经济增长足足两个百分点。天山
儿女是不屈的。人大代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的
话掷地有声:“干等油价上涨好比守株待兔。东方不亮西方亮,
我们以建筑建材业之丰补石油石化业之歉,以第一产业之丰补第
二产业之歉。”新疆一方面借国家加大基建投资东风,迅速发展
建筑建材业;一方面加大农业科技投入,棉花增产近20%,是有
史以来增幅最大的一年。

  中国经济发展,站到了一个新的起点上。

  《人民日报》 (1999年02月26日第1版)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