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帆破浪自从容
———代表、委员谈一年来我国外交


  本报记者 郑园园

  岁末年初,国际舆论对1998年的中国外交好评如潮。联合国
秘书长安南认为在国际舞台上“中国的作用举足轻重”,美国财
长鲁宾说“中国是金融风暴中的稳定岛”,以色列前总理佩雷斯
称赞“中国对世界的稳定做出了贡献”。各国媒体在评述1998年
的国际关系时,多作出“中国外交迈出巨大的步伐”这样的评价

  的确,1998年的中国外交以特有的稳健风格和积极姿态,令
世人注目。近日,在京的部分外交界、国际问题研究界的代表和
委员同记者谈到,我国外交工作一年来坚定不移地遵循邓小平国
际战略和外交思想,沿着改革开放以来的外交轨道继续前进。面
对风云变幻、纷繁复杂的形势,中国外交有章有法,有条不紊,
将原则的坚定性与策略的灵活性完美地结合起来,在国际政治经
济中有所作为,突显中国是一支和平与稳定的力量。

  1997年,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席卷亚洲;1998年,金融
危机深化蔓延,东南亚一些国家多年积累的财富化为乌有。风暴
骤降,对我国的经济造成了极其不利的影响和巨大的压力,中国
沉着应对,方寸不乱。我国领导人在各种外交场合宣布人民币不
贬值,表示与东南亚国家风雨同舟、共同迎接挑战。与此同时,
我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安排的框架内,对受危机冲击较大的国
家提供了力所能及的资金援助。江泽民主席在APEC会议上就稳定
国际金融市场和推动建立国际金融新秩序提出了三点主张。代表
、委员谈到,中国坚持人民币不贬值,为缓解金融危机对亚洲和
世界的影响作出了贡献,中国负责任的立场和所采取的措施赢得
举世赞誉。

  亚洲金融危机是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产生的。如果说,冷战
前全球化还只是一个理论问题,那么冷战后,随着两大阵营的消
失,随着信息革命的来临,它正在逐步变为现实。代表、委员们
认为,经济全球化是生产力的迅猛发展和经济活动国际化加速发
展到高级阶段出现的现象,是一股不可抗拒的潮流。然而,它不
能改变某些西方大国在经贸领域对第三世界国家的掠夺和剥削。
人大代表、中国社科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滕藤认为,全球
化有不同的基础和发展方向。目前以美国为首的7国集团占主导地
位的全球化过程有许多局限性,给各国带来的利益并不均衡,对
发展中国家而言,它是一柄双刃剑,既有机遇,也有风险。我们
追求的是在公平、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下的全球化。也正
是在多极化和全球化的大背景下,我国对发展中国家的外交有了
更丰富的内涵。去年,有30多个发展中国家的副总理以上的领导
人来我国访问,我国领导人出访了20多个发展中国家。江泽民主
席在APEC会议上宣布,中国政府拨款1000万美元,设立“亚太经
合组织科技合作基金”。反对霸权主义、维护共同利益、促进共
同繁荣的目标,使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更为密切,为1998年
的中国外交添上了亮丽的一笔。

  在新旧世纪交替的重要历史时刻,世界大国都在调整相互关
系,以使本国在新世纪占有一个较为有利的国际地位。去年,我
国与大国的关系朝着机制化方向发展,同美国、俄罗斯、日本等
国以及欧盟的关系进一步改善、巩固、充实和发展。委员、代表
们都谈到了中美首脑的成功互访,谈到去年11月江泽民主席对俄
国及日本的访问,认为“我国与大国的关系处理得相当好,中美
、中俄关系走到今天这一步很不容易”。他们特别提到《世纪之
交的中俄关系联合声明》,提到中俄东、西两段4000多公里的边
界勘界工作全部结束,认为这为维护两国边界的和平与安宁做出
了新贡献。去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20周年,我国国家主席
、副主席都成功地访问日本。经过长期的努力,中日关系已发展
到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人大常委、前驻日大使徐敦信说:“
中日两国贸易额从1972年建交时的10亿美元增加到1998年的600多
亿美元,两国在资金、技术领域的合作有了长足的进展,有近20
0对城市结为友好城市。江泽民主席访日,使两国取得广泛的共识
,为新世纪的中日关系构画了蓝图。”去年4月,朱镕基总理和欧
盟领导人在伦敦首次举行正式会晤,正式启动中欧政府首脑定期
磋商机制,中国与欧盟的关系进入全面发展的轨道。人大代表蔡
方柏曾先后出任驻瑞士、法国大使,他根据自己对欧洲的了解,
认为“中欧之间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在多极化进程中有许多共
同语言”。他还认为,去年,我国与欧盟在人权领域进行了多次
对话,欧盟作为一个整体,宣布不参加在日内瓦人权会议上针对
中国的提案。这是因为欧盟认识到对抗解决不了问题,只有加强
对话,增进了解,才能逐步消除分歧。

  1998年也是我国与联合国的合作不断加强、走向深入的一年
。对一些重大的国际和地区冲突,我国坚持协商和平解决,反对
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伊拉克核查危机发生后,江主席曾与
一些国家领导人交换信函,推动以和平方式解决危机。在科索沃
问题上,我们力主政治解决,反对武力干涉南联盟内政。南亚国
家进行核试验后,江主席启用了和美国总统克林顿的热线电话。
同时,我国倡议并主持召开了五常任理事国外长会议。会议发表
声明,敦促有关国家顺应时代潮流,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
》和《核不扩散条约》。人大代表、前驻美大使李道豫,也曾担
任过我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经历了海湾战争期间的联合国的活动
,深谙联合国的运作机制。他认为中国在国际冲突的战与和的关
键时刻,敢于站出来维护和平。他说:“中国积极参与联合国的
活动,意义在于维护联合国宪章,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推
动世界多极化进程。”他还认为,去年中国在联合国发挥了建设
性作用,敢于为第三世界国家撑腰,敢于仗义执言,在国际斗争
的大风大浪中,中国不愧是中流砥柱。

  当今的外交,早已超出狭义的概念,它包括了政治、经济、
科技、文化、军事、民间等多个领域。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后
,新任外长唐家璇对本报记者说,我们应树立总体外交的概念。
一年来,我国的总体外交的内容丰富,效果显著,其中值得一提
的是议会外交和民间外交。议会外交是总体外交的一个重要组成
部分。一年来,全国人大的对外交流活动十分活跃,30多个国家
的议会及议会国际组织代表团访华。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副秘
书长吕聪敏介绍说:“外国议长和议员通过会见和实地参观,对
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民主法制建设情况有了具体真切的了
解,对我国在台湾、西藏、人权等方面的立场有了深入的了解。
”全国人大还积极参与国际多边外交活动,与外国议会进行了立
法方面的交流与合作,这些活动为我国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
立法提供了借鉴。民间外交也扩大了深度和广度,精彩纷呈。政
协常委、中国人民对外友协会长齐怀远说:“一年来,协会邀请
了许多具有世界知名度的友好人士访华,并在国内外组织了包括
涉及经济、文化、军转民生产等主题的各类交流活动,去年他们
在日本组织的民间人士会议上,就历史、台湾、亚洲金融危机等
问题的发言,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人类正走向新世纪,百
舸争流,千帆竞发。中国外交,迈着坚实而自信的步伐,展示着
沉稳而负责的国家形象,表现出刚健通达的民族品格;中国外交
,为实现我国跨世纪的宏伟目标、为达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辉煌
彼岸创造着良好的国际环境,同时也为21世纪的世界———一个
和平与发展的世界创造条件。

  《人民日报》 (1999年03月04日第1版)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