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袁连生博士答网友问


  1999年10月28日晚,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经济
研究中心袁连生博士来
到人民日报网版强国论
坛做客。现将袁连生博
士与网友的问答整理如
下,未经袁连生博士本
人审阅。

袁连生博士简历

  请问教育产业化对我国九年制义务教育有何影响?
  现代大家讨论的教育产业化,是一种笼统的提法,一
种观念认为是要将学校作为企业来办,我认为这种产业化
是不可取的,因为教育不是一般的商品,而是一种对个人
对社会有益处的准公共产品,因此不能够象一般商品一样
,由市场来提供,特别是义务教育,应该主要是由国家提
供的,所以教育产业化不适用在义务教育领域。

  请简单说明教育产业化与政府作用间的关系。
  教育应该是以政府为主提供的一种准公共产品。因为
政府的一个重要职责就是提供市场所不能够提供的,或者
是市场供给不足的公共产品。而教育是带有公共产品性质
的事业。如果完全靠市场来提供,那全社会的教育供给将
低于对社会利益最大的供给水平。因此政府应该向提供国
家安全以及公正的法制环境一样提供教育服务。教育应该
是现代国家的重要职能。

  请简单说明教育产业化为我国教育事业带来的负面影
响(如果您们认为存在的话)
  最大的问题就是教育机会的更加不平等。对于贫困阶
层的子女来说,高等教育的产业化意味着他们将失去教育
的机会。因为现在高等学校的年生均成本在10000元以上,
即使按成本收费,贫困阶层的子女也无法负担这么高的学
费。

  请问教育产业化是否意味着商业化,国家将扮演何种
角色?
  我认为教育产业化就是市场化,也就是教育的商业化
,如果是这样的话,政府的职能主要是做两件事情,第一
件事就是制定教育的规则;第二件事情就是在教育发展过
程当中要进行宏观调控,我是不赞成这种观点的,我认为
教育不应当产业化,因为从经济学的观点上看,教育属于
准公共产品,准公共产品需要政府和市场双边来提供,尤
其是义务教育不应产业化,义务教育可以说是种公共产品
,需要政府来提供。(王善迈)

  我同意你的观点。那么产业化现在是既定方针还是只
是有人嚷嚷 。
  从政府政策看,没有把教育产业化作为一个既定方针
,只是一部分人在讨论,也有少数希望通过教育谋取利润
的企业家在极力主张教育产业化。

  中国根本就不是穷得搞不起教育,而是国家管理失误
,化钱不当造成的。青年可以全部免费读书。
  以目前中国国力的水平,义务教育的水平应该高一些
。但是由于我们国家的财政制度中转移支付的功能还没有
真正建立,使得地区之间的财力差距过大,贫困地区的政
府对义务教育的投入很低,使义务教育困难重重。我认为
中央政府应该对义务教育承担更多的责任。特别是应该建
立义务教育经费的转移支付制度,增加对于贫困地区的财
力支持。这样,贫困地区的义务教育才能进展得顺利一些

  教育产业化是不是政府加大老百姓负担的方法?
  政府提供教育实际上是一种收入的再分配。如果按办
企业一样来办学校,由学生或者家长承担全部教育成本,
那么中低收入阶层居民的负担肯定要加重。因此作为政府
来讲,不应该实施这种含义上的教育产业化。

  教育是国家和政府的责任和义务,而不是国家的税收
来源,二位老师怎么看?
  同意这位网友的观点。至少在义务教育阶段,政府要
承担主要的责任。在非义务教育阶段,政府也要承担大部
分责任。因为即使在市场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国家也承担
了决大部分的教育费用。

  义务教育是否是不再交学费,每学期交几百元的学杂费
,是否还是义务教育?
  按照世界其他国家普及义务教育的经验,义务教育如
果收费,就很难普及,从义务教育性质来讲,应该是免费
的,如果收费,只能说明政府还没有尽到自己的全部责任
。因为我国的义务教育法也明确规定,义务教育不收学费
,现在义务教育阶段普遍存在的收杂费现象,实际上是在
收学费。从这个意义上讲,不是真正的义务教育。

  把教育推向市场,是以教育产业的民营化为前提的,
近代中国和西方均如此。
  近代中国和西方教育的主要部分都没有完全的市场化
,大部分学校都是政府举办的。

  教育产业化也有有利一面,比如约束教育成本。对“
教育成本”,两位老师怎样看?
  市场化确实对成本有约束,而现在的教育体制下,学
校也的确存在着浪费,但是如果教育市场化,其带来负面
影响,如教育机会严重不均等,教育供给总量不足,将会
比教育的浪费更有害。

  您认为北大和清华入学时交的3500-5000费用是所有中
国家庭(包括农村)都承受得起吗?
  对于农村的中低收入居民来讲,这费用水平是很难承
担的,因为除了学费以外,一年生活费也还要几千元,现
在农村居民年人均收入不到2500元,要负担一个大学生一
年近万元的支出,是很困难的。

  再次强调,国有教育没权力产业化,民营教育才谈得
上产业化,二位嘉宾以为然否?
  教育产业化实际上是对学校性质的一种企业化定位,
如果政府的政策允许或者鼓励产业化,它就没有民营和国
有的区别。因为在国外,非国有教育的主要部分也是属于
非赢利性质的学校。

  从目前各院校的实践看,“扩招”大有刮风之势。政
府及学校等如何应对?
  今年的扩招是政府的一项重要经济、教育决策。是否
扩招,如何扩招,实际上是政府和学校决定的。

  学费太高是否生源和成本方面阻碍高教产业化的基本
原因?
  教育产业化,不是教育发展的方向,原因不在于生源
或者成本,而在于教育是个人对社会都有益的一种带有公
益性的事业。政府应该发挥积极的作用,不应该主要由市
场来提供。

  民国时代除国立大学而外,其余如金陵、辅仁、岭南
、华西等名校均为民营。现在为何不行?
  民营不等于产业化,产业化的实质是将学校当企业办
,是以赢利为目的的。

  国外各高校间的收费差距还是很大的,应该怎样看?
有何借鉴意义?
  国外高校间的收费差距主要是公立学校与私立学校间
的差距,公立学校的经费政府承担了很大一部分,所以收
费水平就比较低,私立学校政府拨款很少,所以收费水平
就比较高。私立学校之间由于教学质量和成本的差异,收
费水平也有差异。这种差异有利于学校间竞争,提高教学
质量。也使学生有更多的选择。从这方面看,有一定的借
鉴意义。

  袁博士,你是否认为教育产业化是中国教育体制和教
育思想的悲哀?
  提出教育产业化,是教育经费不足的一种无奈反映,
也是对市场经济的一种误解,特别是对市场经济条件下,
政府作用的误解。

  中国的民办学校应该怎样发展?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
么?
  民办学校的主要问题是要防止利润倾向,如果以赢利
的目的来办学校,学校肯定办不好。我认为,政府应该在
政策上、经费上对民办学校、公办学校同等对待,但民办
学校不应该以利润为目的。

  中国政府教育经费是如何进行分配的?包括高等教育
和义务教育。
  中国政府的教育经费,是根据各级政府的教育责任来
分配的。中央政府的教育经费主要分配给中央政府举办的
高等学校,以及对落后地区进行专项补助拨款。省级政府
的教育经费主要分配给省级政府举办的高等学校,及少量
的中小学。省级以下政府的教育经费主要分配给他们举办
的中小学。所以各地义务教育经费是否充裕,与各地财政
密切相关。

  如何防止利润倾向?
  国外一般的经验是要求学校在注册时,首先明确是非
赢利组织还是赢利组织。如果注册为非赢利组织,那么每
年就应该接受外部的审计,如果审计结果表明学校赢利了
并进行了分配,那就会受到法律的处罚。

  义务教育经费能否改由中央统一支出,不走地方财政
的道路?
  从理论上讲,应该是可以的。日本和韩国义务教育的
经费,中央政府就统一支出了相当大一部分,但是,在中
国,如果由中央统一支出,就需要对现行的财税体制做很
大的变革,会涉及到地方的利益,特别是富裕地区的利益
,实行起来难度很大。

  关于低收入家庭的子女就读高教的部分问题。
  低收入家庭的子女要消除经费上的困难,政府应该完
善助学金制度,增加对助学金的拨款,政府还应该出面担
保学生贷款,并负担部分利息。这在国际上也是有成功经
验的。另外在学制上,学校应该允许学生休学从事一定时
期的工作,筹备一部分学费以后再继续学业。

  我国是否存在高等教育资源的“重新组织”问题?有
无必要?怎样实现?有何障碍?
  应该存在。现在高校的后勤机构、行政机构庞大,冗
员很多,教师的工作量也不足,这些方面的资源浪费是可
以通过学校的管理体制的改革和人事制度的改革大大减少
的。最大的障碍是学政府没有把校管理体制和人事制度改
革的想法作为一项可操作的政策来实施。

  为什么一定要区分高低收入家庭呢?如果区分由谁来
区分、如果区分?
  家庭收入有高有低,这是一种客观现实,这种差异的
信息是通过统计或抽样调查获得的。

  老师,你又不让教育盈利,有多少“民”会办呢?据我
所知,现在的民办都是冲着“利益”的,对吗?
  学校不以赢利为目的,确实会限制企业家对学校的投
资,因此,投资学校的企业家一般是把它作一项慈善事业
来做的,但是,学校不以赢利为目的,并不是不要保持收
支平衡,所以为了维持学校的收支平衡,收取低于或等于
教育成本的学费并不是以赢利为目的。

   您是否赞同教育产业化?
  不赞成。

  如果教育产业化是民办公助,按照目前腐败程度,那
结果肯定是国家教育款助到个人腰包里。
  现在有的地方搞公立学校民办公助,除了减少政府的
教育经费负担以外,还使得学校的校长掌握了一笔很大的
经费,这笔经费的透明度相对较低,是容易出现腐败问题
的。但如果政府真的负责任,通过审计是可以控制这种腐
败的,不过我不赞成搞公立学校民办公助。

  教育产业化也许能使宏观资金循环暂时好一点:但怎
么保证微观的效率?
  教育产业化也许使学校的资金循环好一些,微观效率
有些提高,但宏观上带来的负面影响害处大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