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祚庥开夜车写提案
新闻监督赶快立法


  “民主监督做得最好的是《焦点访谈》”,在探讨如何把民
主监督落到实处时,很多委员充分肯定了新闻媒体的作用,何祚
庥委员更进一步提出:“呼吁起草《新闻监督法》。”

  何祚庥委员认为,新闻监督是人民群众实行民主监督的重要
表现形式,加强新闻监督是防止腐败的重要措施。问题是做这件
事情会受到很多阻挠,特别是相当一些干部认为曝光是不光彩的
事情,家丑不可外扬。在这种心理环境下,有些勇敢的记者不仅
在报道中受到阻挠,在报道后被报复、打官司,甚至遭到黑势力
的人身伤害。另一方面不得不承认,的确有些事情涉及国家机密
。但是什么是国家机密、哪些不适合曝光应该有明确规定,否则
很容易被曝光者找到借口。因此,起草《新闻监督法》的基本思
想是用法律规范新闻监督的范围,保障记者监督的权利。

  直接触动何祚庥委员酝酿起草《新闻监督法》的是一些记者
在反对伪科学、揭露神人大师斗争中的遭遇。何祚庥说:“我手
头有十几个记者受不公正待遇的材料,所以我呼吁制定法律,使
他们得到法律的保护。”何祚庥强调说:“保护新闻监督不是呼
吁、新闻记者工作守则和一个简单的条例能做到的,立法才有足
够的权威性和稳定性。”

  何祚庥委员初步考虑《新闻监督法》应包括三部分:一是界
定新闻监督的内容,明确哪些可以进行新闻监督,哪些需要通过
内部渠道或其他途径进行监督;二是规定被监督对象的责任和义
务,如哪些事是政府权力部门不可以拒绝的;三是对记者进行新
闻监督时发生的不幸事件如何依法追究责任人。

  何祚庥委员认为,由于《新闻监督法》牵涉面没有《新闻法
》那么广,制定和实施起来可能比较快。目前何委员正开夜车起
草提案,并准备与其他几个委员联名上交。

  邓伟志:没有监督便没有文明

  腐败是反文明,而强化舆论监督是反腐败的重要措施之一。
可惜我们在这方面发挥很不够。不是舆论部门不肯发挥,而是难
以发挥。很多“监督类”文章发不出,甚至于连那些“高高举起
,轻轻放下”的文章也不让发。有些在当地发不出的,换个地方
照样发得出,不仅发得出,而且得大奖。可见,这把发稿的橡皮
尺弹性大得很!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可以在舆论监督上把“弹性
”放给下头?建议多给报社老总一点自主权。放开了,会不会乱
?不会。治舆论监督之“乱”的法宝还是“监督”二字。不要老
是拿“社会影响”当顶门杠。老实说,许多用来卡“监督类”文
章的“社会影响”论,是“护短”论,是“堵嘴”论,是维护自
己政绩、保护自己乌纱帽的谬论。

  (摘自2000年3月6日《北京青年报》,作者:甄蓁)


返回专题主页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993;广告:(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