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农村代表的故事(代表委员剪影)


  新华社记者黎大东

  来自吉林和福建的三位出席九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农村代
表,都是与农产品打交道的专业大户。三位代表的故事不同,境
况差异也很大,他们各自不同的境遇却折射出我国农业结构调整
过程中一些发人深思的问题。

  徐承云代表:粮食卖难,增产减收

  徐承云代表是福建省建阳市小湖镇马坑村的农民,他向记者
讲述了自己遇到的一件尴尬事。

  去年9月,他与东北三江农垦局签订了一份承包1500亩
耕地、为期30年的合同。可现在,种了这么多年地的徐承云,
从没像现在这样一提起粮食发愁。1999年,他承包开发的4
60亩河滩地打了近14万公斤稻子,卖了不到14万元。与上
年比,产量增加上万公斤,可利润少了几万元--扣除成本,几
乎白辛苦一年。

  “关键是仓库太少”,他说,去年国家粮站只收了他两万公
斤谷子,其它的不得不“变通”处理掉。最近国家宣布南方的早
籼稻退出保护价范围,今年这粮就更难卖了。都知道要调整结构
,这事儿说来容易做起来难。种一亩蔬菜至少要3000块本钱
,可农民手上只有粮食没有钱,怎么调得过来?就是贷款种菜,
一筐菜又能卖多少钱?

  徐承云代表为此提出两项建议:尽快把产粮区的仓库腾出来
,或者国家另建新粮仓,以保证今年秋后农民不再“卖粮难”;
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分担农民在调整结构中的投资风险。

  郝富霞代表:调整结构,减产增收

  郝富霞代表说话放炮似的干脆。她是吉林省梅河口市中和镇
农民,在黑地土上种了20多年庄稼,用一双常年结着茧子的手
夺得过吉林省种粮女状元、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

  “农场也是战场,你不能傻呆在一个地方挨打。”郝富霞说
,什么赚钱种什么,这就是市场经济。去年,她用200亩水田
搞水稻优良品种种子繁育基地,还种了200亩不施化肥农药的
“绿色水稻”。“绿色水稻”的亩产只有450来公斤,比普通
优质稻的产量低一半,可价格却高出一倍多,而且特好卖;种子
稻的产量更低,效益也更好--一减两增,一年净赚20多万元

  郝富霞说,农民需要大量的信息,各级政府和全社会都应该
共同为农民出主意、想办法。她建议,要将为农民提供了多少有
价值的信息、提供了多少实用技术培训以及其它有效服务的情况
,纳入农村基层干部政绩考核。

  帅金高代表:公司联农户,走向大市场

  今年43岁的帅金高代表来自福建西部山区建宁县里心镇。
他初中毕业后回家务农,做过裁缝、泥水工。如今,他是建宁县
里心莲子开发公司的总经理,每年的销售收入有1000多万元

  建宁一带盛产莲子,但每家种巴掌大一块,不成气候。帅金
高想,多一个种莲子的不如多一个卖莲子的,于是放下锄头,专
跑莲子买卖。生意做大了,他又根据客户的需要开发新品种,建
起1000多亩的种苗基地,组织农民改进种植技术,开办加工
厂,逐渐用产销合同把全县的莲农连成了一条龙。目前,帅金高
的莲子开发公司的合同种植面积有4万多亩,带动了8000多
户山区农民脱贫致富。他们的“建宁”牌莲子大量出口东南亚地
区,并且占领了台湾莲子市场百分之六十的份额。

  “我国农业最大的问题之一是生产经营分散,千家万户单独
作战,缺乏有效的组织和引导。”帅金高认为,实行家庭联产承
包责任制的时候,国家是先给几亿农民找到了一个大市场,那就
是全国的粮食短缺。现在粮食和农副产品相对过剩,而以分散经
营为特征的土地承包责任制几十年不变,唯一的出路是重新开辟
市场。

  帅金高提出两个建议:一是要在农村培育、扶持起一大批“
龙头”企业,通过这些公司把市场与农户连为一体。二是国家要
抓住结构调整和即将加入世贸组织的机遇,从宏观上积极推进农
业的“工业化”步伐,提高中国农业的整体素质和水平。他提议
,建设一批大型的农产品深加工项目,开发高档次的产品大规模
地参与国际竞争。


返回专题主页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993;广告:(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