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基层代表的心声


  法规应统一 执法勿干扰

  本报记者 洪 岩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六安市机动车辆通行费征收管理所收
费员汪河池说起工作中的烦心事,掰着指头说:“我们收费所有
‘两难’。第一,法规不统一;第二,执法难度大。”

  汪河池以自己所在单位为例说,收费所需要执行上级不同单
位、部门制定的法规和收费标准,这些法规和标准对收费所来说
全都是“红头文件”,哪个也得罪不得。可是这些法规经常互相
“碰头”,有时这个部门制定的法规中规定可以收费的,在另外
部门的规定中则是被禁止的。她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本来按规定执行收费,可是还是有人说我们乱收费。我们收费
所的工作人员有苦说不出,我们希望不同部门的法规能够统一,
不要相互抵触,让我们有一个统一的法规可循。”

  执法过程中的问题也让收费所犯难。经常有上级机关打招呼
、递条子,要求减免收费。她说:“这些机构都来自当地有一定
权力的机关,哪个也得罪不得。他们的费用减免了,国家的正常
收入却无声地流失了。”虽说“两难”给收费所增加了很多烦恼
,汪河池代表仍然认为,随着国家法制工作的进步和有关法规制
度的逐步完善,特别是随着《立法法》的制定,我们以后的工作
肯定会更好做。

  把草原保护好建设好

  本报记者 刘亮明

  查干代表是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布尔郭嘎查(村)党支
部书记。她激动地说,总理关于搞好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的话,
说到了牧民的心窝里。过去,呼伦贝尔草原水草丰美,这些年,
草原退化得厉害,对牧业生产影响很大,有的牧民都“找不到放
羊的地方了”。再不抓紧保护建设“麻烦可就大了”。

  50岁出头的斯尔吉嘎瓦代表是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阿鲁科尔
沁旗达兰花嘎查(村)党支部书记。谈起这些年嘎查的牧业生产
情况,他感叹说,牧民已尝到了草原被破坏退化的苦头。有不少
牧民因为草场不好,羊瘦得卖不出去。大家嘴里常念叨:再不想
法子,就没地方生存了。斯尔吉嘎瓦来开会前,嘎查的牧民纷纷
涌到他家,一再嘱咐他:自治区已经把这事“摆在要紧地方”了
,还要把保护建设草原的事“给国家提上去”。牧民有的是力气
,只要号召起来,草原几年光景就会变个样!

  请帮农民找市场

  本报记者 胡 斌

  今年63岁的苏在兴代表是黑龙江省依安县向前乡新合村的党
支部书记。见到记者,他一脸急切:“现在粮食价格与化肥、农
药等生产资料的价格不成比例。农民买不起化肥,种不起地。眼
看春耕就要开始了,我心里很着急。”

  苏在兴说,农民对粮食价格的要求并不是非常高,只要求种
地能挣到钱,以保证农业再生产。在粮食相对过剩的情况下,怎
么看待粮食生产?苏在兴说:“对农业不能只看它在国民经济中
的产值,而要从战略的高度来认识。农业的重要地位不能动摇,
对粮食生产不能掉以轻心。”

  苏在兴代表说:“农村的市场谁来找,农村的经济结构谁来
调?这个任务不能全推给农民。粮农与菜农、果农不一样,由于
粮食生产离城市较远,农民的活动范围只是从家里到地里,从地
里到家里,农民没有时间,没有能力,也没有资金去调查市场、
了解市场。而政府干部见多识广,能筹到资金,有时间,也有能
力去调查市场、了解市场,所以我认为找市场不能只是农民自己
的事,政府应该负起一定的责任,帮农民找市场。”

  《人民日报》 (2000年03月13日第1版)


返回专题主页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993;广告:(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