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富有成效
——“两会”代表委员谈加强人大监督工作


  翻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条赫然醒目:“国家行
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对它负责
,受它监督。”

  如果说人大监督以前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话,如今已经
理直气壮了;如果说以前监督只处于人大工作的第二位的话,如
今监督已经“与立法工作同等重要”了……

  谈起近年来人大的监督工作,参加“两会”的代表委员们说
:无论是全国人大,还是地方人大,监督已越来越富有成效。

  规范程序———

  相关立法出台

  制定监督法,是近年来广大群众和各级人大代表的共同呼声
。在去年3月的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李鹏委员长提出:要把
监督工作放在与立法工作同等重要的位置。监督立法,也就显得
更为急迫了。

  来自宁夏的冯之浚代表、来自江苏红豆集团的周耀庭代表认
为,加强人大监督,必须进一步完善人大的监督制度,使监督有
法可依,有章可循。没有明确的程序,监督就落不到实处,还可
能带来不良的后果。

  1999年以来,人大监督工作的规范化开始有了进展:1999年
1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加强中央预算审查监督
的决定》;今年3月1日,常委会又通过了《关于加强经济工作监
督的决定》;《关于对审判、检察工作中重大违法案件实施监督
的规定》,也已经过了常委会两次审议。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朱森林代表说:“这些单项监督的决
定,规范了人大监督的程序。同时,还为制定综合性的监督法,
积累了经验,创造了条件。我们相信,出台一部完整的监督法已
经为期不远了。”

  形式多样———

  手段日益增加

  调查、视察、执法检查、听取和审议工作报告、质询、评议
、特定调查……近年来,人大监督的方式越来越丰富。

  1999年,四川省人大二次会议上,代表们就社会事业保险局
挪用保险资金一事提出了质询案。对人大的质询,省政府和社保
局高度重视,在认真调查的基础上对此事进行了严肃处理,并向
人大作了答复。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孟俊修告诉记者:
“以前,我们大多采用执法检查、听取和审议工作报告的方式进
行监督,而质询等方式则很少采用。现在,为了增强监督力度,
人大可以选择最佳的监督方式进行。”

  安徽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孟富林代表说:“监督手段的多样化
,让人大代表们可以更好地进行监督。我们还要把法律监督和工
作监督结合起来,把人大监督和舆论监督、群众监督及其他监督
方式结合起来,让监督落到实处。”

  讲求质量———

  力度不断加大

  1999年5月,在山城重庆,人大对法院系统的评议引起了极大
的轰动。从高中级法院到区县级法院,再到基层法庭,5000多名
法院干警被人大评议;人大在评议中,向5万余名代表和普通群众
进行了认真的调查,得到了2万余条意见;通过这次评议,纠正错
案44件,追究了50多名干警的党纪政纪乃至刑事责任。

  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王云龙代表告诉记者:“监督,一定
要讲究实效。在监督过程中,我们要深入基层,深入群众,力戒
形式主义。监督一定要有结果。没有结果,不了了之,等于没有
监督。”

  王曦、邓伟志等委员则说:“加强权力制约和防范腐败,一
定要更好地发挥人大的监督作用,力求监督有实效。特别要完善
各级人大对领导干部的监督程序和制度,使人大更好地行使宪法
赋予的监督权利。”

  来自北京的代表江小珂,对人大的执法检查感受最深。她说
,执法检查是人大重要的一项监督手段,一定要讲求质量。在执
法检查项目的选择上,要注意围绕国家的中心工作、人民群众普
遍关心的问题来进行。而当前最需要注意的是,对查出的问题,
如何督促有关部门予以解决,以真正取得实效。

  (本报记者吴兢 张翼鹏 吴绮敏 洪岩 王淑军集体采写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0年03月14日第2版)


返回专题主页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993;广告:(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