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言献策与时俱进
——采访全国政协九届三次会议感怀


  本报记者姜泓冰

  再不能丢失时间了

  3月11日下午,全国政协九届三次会议闭幕会上,李瑞环主席
谈时间,谈团结和民主,谈社会稳定,谈到实践中去,听之令人
激动。

  回看总计8天半的会程,除了审议通过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
九届二次会议以来的提案工作情况报告、政协章程修正案,列席
九届人大三次会议听取、讨论《政府工作报告》及“两高”报告
等外,还有三次大会发言、三次记者招待会、常常欲罢不能的各
个小组讨论,还收到了3316件委员提案和更多的建议材料。“这
次政协会上,我们讨论了许多问题,如西部大开发战略、国有企
业改革和脱困、迎接WTO的挑战、教育改革、反腐败、祖国统一等
等,大家都有共识。最关键的还是在会后,要尽快落实。”走出
人民大会堂时,一位委员这样说。

  大会胜利闭幕了。随着委员车队的启动,喧腾的大会堂重归
宁静。天空一如九天来的晴朗,无风,几朵白云慢慢飘动。

  然而,记者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最根本的是实践问题”,
“我们再不能丢失时间了!”李瑞环主席的报告,言犹在耳。

  清新会风处处可闻

  几年来,全国政协会议的会期一再压缩,变得越来越紧凑而
高效。身处其间,总觉得本次大会的每次全体会议,都精心“算
计”着时间。包含叶选平副主席所作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的开幕
式,总共才1小时;每位委员的大会发言,不得超过10分钟;许多
小组在讨论中都能听到这样的提醒:不要铺垫太多,别说套话,
直接切入主题。朱镕基总理听政协委员谈看法时也直言:请直接
捞底下的“干货”。

  对于朱镕基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委员们普遍称好
,一再提到它简明扼要、实事求是、讲求实效,不到1.6万字;
用1/7篇幅回顾去年工作,谈成绩,也谈困难和不足;用九个部
分谈今年的工作任务,是一个向前看、抓落实、促发展的报告。
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刘运来委员说它很“实在”。来自福建的王传
琛委员则说它“既全面又精辟,真实可信”。另一位委员说,我
们省的《政府工作报告》还有两万来字呢!朱总理的报告给地方
上树立了一个惜时务实的榜样。

  今年的政协会议在召开之初就提出,委员提案和建议要注重
质量,要建立在深入调查和深思熟虑的基础上,便于中共中央和
政府各部门承办。民进中央提出的《关于建设陇海线星火产业开
发带,推动中西部经济发展的建议》,酝酿时间长达3年之久,此
次备受关注。虽然受西部开发等新的焦点问题刺激,今年的提案
数量呈上升趋势,却很少有报刊在“量”上做大文章,也不再追
捧“第一”。江苏常州市工商联名誉主席卜仲宽委员几乎每年都
要用大半年时间调查研究,在全国政协开会时带来多件提案,前
些年一直被称为“提案大户”、“提案状元”。今年,他一共带
来了32份提案,量在增加,但质的提高更为明显。有关“电话费
早日以秒计算”、“工商与税务联网以减少偷漏税现象”等内容
,受到广泛重视。

  “两会”代表、委员的住处,早已是各种报纸竞相进入的地
方。以往,除《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参考消息》等几
家大会指定派送的报纸外,主动向驻地送报者众,管理者挡不胜
挡,忙碌的委员们看不胜看。今年,有关部门作了适当的调整。
在驻地,记者两次听到有政协委员向值班服务员提出:有几张办
得好的报就行了,别送这么多,我不看。

  进一步改进会风,在各方面既求量更重质,是中国共产党一
贯提倡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体现,是我们的事业大有希望的表
现。

  求真务实清醒前行

  回顾今年的全国政协会议,不能不说西部开发战略。有关西
部开发的提案,在本次会议上“遥遥领先”,也成了委员们建言
献策最多的一个话题。制定《西部开发法》、《西部投资法》,
对西部实行人才流动优惠政策,在中西部地区扩大外资和民营经
济发展的准入领域……建议之多、之全面,足以显示委员们的热
情。有些报纸在进行有关中西部开发的报道时,用了“西部狂想
”、“西进序曲”等标题或栏目,更让人感到在国家一个新的发
展战略初兴时期人们的兴奋与激动。

  这份兴奋与激动很容易理解。不论来自何方,委员们有一个
共识:有着丰富资源、地域辽阔的西部地区,虽然在改革开放后
也获得了长足发展,但与驶上快车道的东部省市相比,差距不小
。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体现了邓小平同志“两个大局”的战略
思想,直接关系下个世纪我国能否全面实现现代化这一目标。有
的到过西部地区的委员深情地说,那里的人民等了很久了。

  可喜的是,经过我国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人们的发展观有
了质的飞跃。在本次大会上,对于西部开发这样一个热门的话题
,广大政协委员态度积极,头脑冷静,想得十分周到。西北水土
保持研究所所长田均良委员说,西部开发要防止“一哄而起”,
不然会带来盲目重复建设等恶果。这是个长期的系统工程,一定
要请有一大批科学家参加的专门机构来制定完整而科学的发展规
划,不能只做“要钱的规划”,只在减税让利上下功夫。

  西部开发必须重视可持续发展,这是政协委员们在大小会上
说得较多的一点。围绕生态环境问题,中科院院士冼鼎昌等委员
提醒,要避免再走发达国家和我国东部某些地区开发所走过的“
先污染,后治理”、“先破坏,后补救”的路子。西部是我国大
江大河的集中发源地和上游地区,一旦破坏,后果难以逆转。即
使可以治理,需要投入的资金也会是个天文数字。

  如今,西部开发这篇大文章已经“破题”。随着时间的推移
、开发的深入,我们会更充分地认识到政协委员们这些“序言”
的宝贵价值。

  (本报北京3月14日电)

  《人民日报·华东新闻》 (2000年03月15日第1版)


返回专题主页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993;广告:(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