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法》遇到新问题


  去年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妇联
主席高福明等31位代表便提出了关于修改《婚姻法》的议案,并
被列为当年第499号议案。

  今年3月11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胡
康生在记者招待会上透露,《婚姻法》的修改已被列入今年立法
计划,并由全国人大法工委起草。

  高福明今年便没有再提这方面议案。她在妇联工作多年,几
乎每天都要接待一些妇女的来信、来访,其中多数都是因为家庭
婚姻纠纷,要求给个说法。

  高说:“因第三者插足导致离婚、因家庭暴力产生矛盾等新
问题,现有的《婚姻法》都没有明确条款说明。比如家庭暴力,
好像非要打得皮开肉绽,甚至死了人,才能在法庭上有个说法。
这种种现象,使我迫切感到《婚姻法》需要修改,而且觉得不能
再拖了。”

  一项最新调查表明,从婚配模式、生活情趣等6方面打分排序
,目前中国的婚姻质量情况是:22%的婚姻属于低质量,75%的
婚姻达到中等水平,只有3%的夫妻关系可称为高质量、完美型。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是,《婚姻法》就是要给家务
事一个说法。

  新中国创建伊始,在毛泽东的关心下,《婚姻法》成为新中
国制定的第一部法律。

  胡康生指出,现行的《婚姻法》是1980年修订的,至今已实
施20多年。他说:“如今,我国社会20年来政治、经济和社会生
活发生的重大变化,只有37条的《婚姻法》显得势单力薄,难以
担当起调整人们婚姻家庭关系的重任。”

  一项最新统计显示,近年来,离婚、婚姻财产案件居高不下
。由于《婚姻法》不完善,法院在处理这类案件时,经常遇到棘
手问题。与此同时,利用该法有关住房规定的漏洞,以假离婚方
式骗取两处福利分房;由于该法对长期非法同居者男方所应负责
任没有明确规定,致使男方抛弃已怀孕女方等事件非常普遍。

  去年秋天,江西吉安“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会1999年年
会暨《婚姻法》修改研讨会”,有人半开玩笑地说,新的《婚姻
家庭法》的相关条款,将决定是“让合法配偶扬眉吐气,外遇垂
头丧气”,还是“让第三者得意光彩起来”。

  在“应不应该设立配偶权”这一问题上,两种观点论争激烈

  今年,中国法学会向中央政法委提交了一份题为《当前婚姻
家庭领域中的问题及其对策》的报告。报告指出,由于法律不够
完善,重婚纳妾、姘居、婚外恋等现象在近几年没有得到有效遏
制,呈现蔓延趋势。

  据统计,1990年至1991年,广东省妇联共接受妇女投诉重婚
、姘居、婚外恋案件5823件。此后1992年至1996年则达20246件。
在这里,不仅有人包“二奶”,还有人包“三奶”、“四奶”,
甚至更多。

  据上海市的一项调查表明,该市因婚外恋导致的离婚已占离
婚案件的40%~50%。

  胡康生说:“正在修改的《婚姻家庭法》,除去要修改一些
不够完善的条款以外,还将大大增加许多原来缺乏的内容。专家
建议稿基本体现了法学界近几年来的研究成果,内容包括亲属、
结婚、夫妻、离婚、父母子女、收养、监护、抚养、法律责任等
,涉及人们婚姻家庭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去年提交的议案中,高福明并未提出具体修改条款。她指
出:“《婚姻法》的修改是社会文明进步的表现。”

  而在今年,来自上海的全国人大代表李葵南等32人则提出了
一份写有10条建议的议案,明确提出对婚外同居的男方诉权、“
亲权”、婚前个人财产登记、夫妻共同财产转化为无形资产、夫
妻各自持有财产、人工生产与法律、祖父母与外祖父母在离婚案
中的诉讼地位、假离婚真逃债、债权人在离婚案中的诉讼地位等
问题提出修改意见。

  李葵南提出,现行《婚姻法》把“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作为
离婚条件,应改为“夫妻关系确已破裂”。她说:“因为人的感
情属于心理活动,在司法实践中很难准确鉴别、把握,而且‘夫
妻感情’不能涵盖‘夫妻关系’全部,其外延涵义较小。”

  来自河北的全国人大代表蒲天惠说:“这次会上,大家并没
有就《婚姻法》修改进行专门讨论,但仍然非常关注。因为大家
听说专家争论很激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台。”

  (摘自2000年3月15日《中国青年报》,作者:刘武)


返回专题主页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993;广告:(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