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P3-4.gif (2061 字节)

贴心“人大”
--记全国人大代表姚绍斌


  何吉安 黄树艾

  一个昔日靠吃救济过生活28年的湖北鹤峰县八峰村,去年底
全村集体经济拥有净资产1.4亿元,实现总产值2.14亿元,经济总
收入2.4亿元,进出口贸易总额813万美元,上交国家税金1048万
元,一跃成为武陵山巅上的一颗“明珠”。村民们把带领他们脱
贫致富的托“珠”人,称为“贴心人大”。他,就是中共十五大
代表,第七届、八届、九届全国人大代表,八峰村党总支书记44
岁的苗族青年姚绍斌。

  八峰村地处武陵山区腹地平均海拔1200米的高山之巅,由八
座山峰托起的苗家山寨,这里住着苗族、土家族484人。24年前,
八峰人人均总收入68元,人平负债71元,集体经济积累0.47元,
一个武陵山区典型的“山荒、水荒、粮荒、钱荒”荒芜山村。20
多年过去了,这个小小的苗家山寨,办起了中外合资全国一流级
的氨基酸药化企业,年工业销售1.99亿元,人均创产值43万元,
成为武陵山区首富大亨。村民们说:“这一翻天覆地的变化,是
咱们的“贴心人大”姚绍斌用心血缀成的……”。

  一

  1974年姚绍斌从鹤峰县一中毕业后,成为村里唯一的“秀才
”。他望着杂草丛生、岩壳如鳞的山坡,沉思苦想:公路不通,
28年来村民靠救济过日子,集体经济、固定资产一无所有……一
度想跳“农门”的姚绍斌,是走?是干!他孤注一掷!“城里人
有的,我们要有,城里人没有的,我们也要有,死也要死在八峰
山上,为村民脱贫,咱豁出去了!”他对村民们说。这是大山的
誓言。从此,姚绍斌带领全村村民与贫困抗争,谱写了一曲曲战
天斗地的创业歌。

  八峰闹“水荒”闻名山里,为让村民吃上自来水,在不通电
、不通公路的情况下,姚绍斌组织村民在海拔落差800米以下的县
城往山上背水泥、砂石、钢筋。陡峭的山路叫人望而生畏,姚绍
斌第一个捞起弯架子(类似背篓的用具)下了山。2年下来,全村
(?)背水泥、砂石等各种材料40吨,建起14口水池,蓄水2.5万
立方,八峰人从此喝上了甘甜的自来水。几年后,省里有位领导
到八峰视察,听到八峰的创业事迹后,将它称为八峰人创业的“
背篓精神”。

  为打开“电”、“路”两扇致富大门,姚绍斌带领几个热血
青年,白天在山上砍电杆树,晚上刨坑栽电杆,15天后,将电从
山下拉到山上,从此,一颗颗“夜明珠”挂满八峰山巅,八峰人
从此有了自己的致富“眼睛”。接着,他又组织村民放起开山炮
,呐喊声振山岳,半年的日夜凿山开路,一条通往县城的水泥公
路如玉带缠绕在海拔1200米的八峰山腰,昔日肩挑背驮的八峰人
,也有了自己的平坦大道。

  在八峰山寨,群山环抱,这里有万余亩荒山从古至今沉睡着
。看着金山变不成金的八峰人,就这样祖祖辈辈被贫穷吞噬着。
于是,不甘守穷的八峰人在姚绍斌的带领下,掘荒拓地营造杜仲
、黄柏和厚朴等多种高效经济林,几度风雨几度春秋地艰辛造植
,全村造林1.28万亩,林木贮量价值5000多万元,人均占有林业
财富10万多元,成为八峰人的“活银行”。

  望着漫山遍野的森林、茶叶和岩石资源,“咱也办个自己的
企业,不能躺在地上老啃泥巴。”姚绍斌告诉村民。1978年3月他
与另两名村干部一约,每人借钱2000元,买回两台揉茶机,就这
样八峰村第一个集体企业--村办茶叶初制加工厂就这样脐脱婴
啼,当年盈利3000余元。接着,八峰山巅上一个具木材加工厂、
饲料加工厂、酿酒厂、养猪厂、建材厂和汽车运输业一体化的“
链条企业”形成,企业年产值40多万元,1988年八峰人从此突出
了贫困之围。

  二

  阳光明媚的1998年3月,姚绍斌首次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
出席了全国第七届人大一次会议。他在人民大会堂一边聆听着李
鹏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一边思考着八峰发展之路。“一定要开
辟出一条让大山与世界相连的通道!”当他在会期获悉氨基酸医
药产品将是21世纪的朝阳企业时,他利用休息时间独自一人跑北
京、到天津有关名企考察后,他又辗转上海、南京和广州等10个
大中城市的大专院校和有关科研单位“走访”,求索一条适合山
里人科技兴村之道。他回来后,将自己设想办一个高科技氨基酸
医药产品的企业告诉大家,并制定了“科技强村、工业富村、市
场活村”的小康蓝图。当时有的人认为,在一无资金,二无技术
,三无资源的情况下,要办一个“资源、技术、市场”“三头在
外”的高新技术企业,犹如“天方夜谭”。

  看准的路,就不回头,这是姚绍斌的犟脾气。他独自一人跑
省城,上北京,争取项目,不知有多少个日日夜夜在车上度过。
以馒头充饥、睡硬板床,将每个铜板在在八峰事业发展上。诚心
打动上帝,有国务院有关领导和省领导的关怀下,落实资金3000
万元,接着又从外地引进技术和人才,购设备,建工厂,被人们
称为“天方夜谭”之事,在八峰山上开始变成现实。

  1990年3月8日,一个八峰人特别纪念的日子,八峰药化建成
投产!八峰山寨沸腾了,八峰人从此喊出:我们也有了自己的产
品,姚绍斌看到这些产品笑了。为了兴建这条年产3200吨的医药
氨基酸系列生产线,姚绍斌喝饱了创业辛酸水。在外争取资金、
技术的辛苦程度不说,首先工业用水难题就无法解决,引水上山
,让“水倒流”。山上全是悬崖壁,连山鼠也望而生畏,何况人
去施工?姚绍斌腰系麻绳,一马当先跳下去,接着党员、村干部
们纷纷跳下去悬空施工,就是这些“铁人”们,硬在悬崖陡壁上
凿成垂直扬程500米高的提水工程。当把滔滔河水引上山时,姚绍
斌瘦了10斤。

  在工厂建设阶段,姚绍斌通宵达旦地在工地上忙碌着,与工
人们一起挑灯夜战。饿了,吃包方便面,累了,在岩柱上挺挺腰
。1994年3月,正值工程建设关键时期,姚绍斌刚在北京开完人代
会,一个通宵从京城赶回八峰,亲自指挥工程技术人员夜以继日
的建设。在工厂建设后期,为了机械设备和生产工艺上的一些问
题,他四处奔波,高薪聘请科技人员,一连几个星期没有着床,
就这样,终于在1990年3月,一座颇具规模现代化的氨基酸药化企
业在八峰建成,当年生产甘氨基酸产量近200吨,出口原料药企业
创产值658.8万元,首次突破利税100万元大关。1995年9月,姚绍
斌与日商合资,引进外资,办起峰江氨基酸有限责任公司,生产
原料药出口,让产品走进世界市场。

  为了创精品,举品牌,占领市场。姚绍斌在跑市场中,了解
到生产原料药出口,成本大,利润低。“为何不制成‘精品’,
何必把钱让给老外赚?我们也要有自己的品牌。”他在全员大会
上说。于是,开始了实现由原料药到“终端产品”的战略大转移
。1998年,八峰药化又投入近亿元资金,从意大利引进国际具有
90年代先进氨基酸口服液罐装生产线,从武汉同济医大引进技术
人才,进行产品科技创新。

  就在1997年的三夏,他与技术人员一道攻关,降耗增效,连
续7天7夜在车间、机房和化验室工作,汗水湿透了内衣内裤,塞
满了眼眶,但为八峰的明天,他不顾疲劳忘我的工作着,被人称
作“工作狂”。经过5个月的汗与血的交融,终于攻克了DL-蛋氨
酸酶拆分技术难关,获国家发明专利。八峰药化研制的氨基酸口
服液、氨基酸营养酒定为国家级药品饮料。被中国保健学会授予
“20世纪高科技成果奖。”1999年3月,八峰药化研制的14种氨基
酸系列产品,有13个产品获香港国际药物学研究会优秀成果金奖
,八峰药化被国家科技部火炬中心定为重点高新企业,今年又被
农业部定为全国创名牌重点企业。

  目前八峰药化已成为我国最大的氨基酸系列产品生产基地,
享有产品直接进出 口权。他们在武汉建产大型产品集散中心,在
北京、上海和广州等22个大中城市设立营销分公司,产品畅销美
、英、法、日和新加坡等34个国家和地区,已与国内外200多家客
户形成贸易关系。

  八峰药化产业建成,不仅解决了本村人就业难的问题,还解
决了全县下岗职工和贫困户就业人员1200余人,就业人员是全村
总人口的2.5倍,企业人均工资达7395元,八峰成了大山里的“小
康人”。

  三

  姚绍斌有句口头禅:“正人先正己,己不正焉能正人?”。
多年来,他这样说,也这样为。

  近几年来,随着八峰药化产品在国际国内市场上打响,不少
商客云集八峰,销材料,求产品,寻求合作。有的客户求姚绍斌
方便方便,有的塞给红包,都一律被他拒绝了。有次,有个客户
求姚绍斌想为他开点方便之门,找到他家里,拿出2000元给他,
挨了老姚一顿训斥:“产品是八峰父老的财富,不是我个人的专
利,我是人大代表,不能做对不起人民的事,损公利己不是俺老
姚的‘脾气’”。

  八峰成了省内外知名企业,也是鹤峰财政收入一大财源支柱
产业。1998年春,鹤峰县人民政府对企业有功人员重奖8万元特等
奖金,并明文规定一把手可享受20%,而姚绍斌却将它全部分了
企业副科级以上干部,自己不要分文。他说:“工作是大家干的
,离开人民我老姚有天大的本事也办不成”。就这样,从1996年
以来,县里给个人的2万元奖金,他个人得了300元后,全部分给
了下属。就连国务院颁发给他的全国劳动模范奖金3000元,他也
全部捐给了八峰民族学校。

  姚绍斌是出了名的“大忙人”,除了企业生产,经营要管理
,还要跑市场,一年几乎在家睡不上一个月觉,就连感冒发烧,
也是边打针边输液边工作,人称他“拼命三郎”。1998年3月上旬
,姚绍斌70多岁的母亲病魔缠身,已近垂危时期,这时他正在武
汉策划市场营销工作,发布产品新闻会。他的母亲去逝后,他才
赶回家里,料理葬事,但老母还没出殡,他又驱车武汉,忙他的
工作去了,他说:“谁叫俺是共产党的人呢?!”

  姚绍斌于私于公一身正气,犯了错,他六亲不认,八峰人既
“怕”他,又敬他。姚绍斌胞姐的儿媳和女婿清楚地记得,1977
年冬,他们在单位因事发生争吵,引起其他人围观,造成不良影
响。姚绍斌出差回来知道后,立即责成劳动人事部门按制度分别
给于警告和下岗处罚。逢年过节,土家人有个送情贺喜的祖规,
而姚绍斌每逢年节就在家门口坚起一道禁牌,就连他的侄男侄女
也难跨进他的家门。

  八峰人富了,成为省委、省政府命名的文明单位。1996年省
委作出决定,在全省农村开展向八峰村学习。这时,领导班子中
不免有人陶醉了,姚绍斌意识到这是发展中的严重障碍,在全村
、全企业立即开展“全省学八峰,八峰怎么办?”的讨论,提出
“二次创业发展纲要”。3年多来,八峰人在姚绍斌的带领下,扩
大企业建设,树立精品意识,让产品走向国际国内市场,一个一
个新台阶。

  “一村富了不算富,共同富裕才是金光大道。”姚绍斌告诉
全村干部。1996年8月,八峰与全县有名的特困村朝阳村结成帮扶
对子,一场朝阳村脱贫攻坚战在姚绍斌的组织下打响了。

  3年来,八峰为朝阳村投入215万元的资金,修通了朝阳村公
路,建起朝阳希望小学和村行政办公综合大楼,为朝阳村办起了
煤厂、茶厂和林场,组织村民科技生产,1996年460多人的朝阳村
人平纯收入553元,到去年底全村实现人平纯收入1853元,实现整
体脱贫,看到朝阳村人富了,姚绍斌笑了,笑得那么甜。

  姚绍斌就这样几十年如一日的奋斗,将八峰这块贫瘠的土地
耕耘成一片富土乐园,成为武陵山巅上的乡村都市。

  如今走进八峰苗寨,犹踏桃花仙境。鳞次栉比的农舍洋房,
水泥柏油大道布满山间,古色古香的建筑群在灯火通明中生辉,
户户通公路、家家吃上自来水,90%的农户家里有直拨电话。村
里还投资350多万元,修建八峰民族中学,幼儿园、学前班、小学
和中学一条龙教学,宾馆、洋房、办公大厦和工厂……。村民实
行免三提五统费、水费、电费、医疗费、交通费、粮油加工费、
电影电视费等“八免”政策;全村实行村民养老金、干部退休金
、学生奖学金、教师津贴等“八补政策”。全村年人均享受福利
补贴920元,成为国务院表彰的“民族团结进步先进集体”,先后
三次被湖北省委、省政府评为文明村,成为湖北全省村级党组织
“十面红旗”之一,中组部授予“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称号。
有“贴心人大”之称的姚绍斌也先后成为全国劳动模范,三届全
国人大代表和全国少数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全国民族优秀厂
长(经理)、湖北省十大杰出青年。

  (4月5日)

 

003201.jpg (5168 字节)

Tu-RMRB.gif (370 字节)

003202.jpg (5240 字节)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rd@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1419  (010)65092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