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P3-4.gif (2061 字节)

一位民选“村官”的苦乐忧


  本报记者 崔士鑫

  寮东村,一个浙江温州市区边缘的小小村落。去年5月,这里
发生的村民依法罢免村委会主任事件,引起广泛关注。9月,村民
直选,产生了新一届村委会。49岁的吴锡铭成为寮东村第一位民
选“村官”。

  近日,记者到寮东村进行采访,了解到这位民选“村官”上
任一年来的“苦、乐、忧”。

  苦

  对村民承诺要兑现 上级工作要认真办

  吴锡铭用自己的旧摩托车把记者带到了村委会门前。因为天
气炎热,小巷曲折难行,他早已是一身大汗。

  但每天最让他“出汗”的,是他办公室墙上那张粉色纸打印
出的《受职宣言书》,那是他当选后第三天草拟的,贴到了全村
各个村民组。上面是他对今后村里工作的承诺:村务将依法一律
公开;听取镇政府合法、合理、正确的指导意见;让本村的各项
事业蓬勃发展……

  “这薄薄一张纸,我却觉得有千斤重,做到每条都不容易。
”吴锡铭抹着额头的汗珠说。

  寮东村位于城郊结合部,近年来兴建铁路、公路、汽车站等
,村里大量土地被征用,各方利益错综复杂,处理不当,很容易
引起村民不满。吴锡铭在“罢免风波”中上任,村民们各怀心思
,眼睛都在盯着他,干不好就很难有个交待。

  新村委会上任不久,村民代表大会开会,讨论决定了8个事项
:要求核发上届村委会拖延已久的土地承包使用证、要求落实修
路时应补偿的宅基地、要求开办五金标准件市场、要求解决全村
村民吃自来水问题……

  村民代表大会“一号公告”贴遍全村,剩下的事就得村委会
这3个人去张罗了。每件事都不是一天、两天能办下来的。接着村
民代表大会“二号”、“三号”公告又出台了。公告往全村一贴
,就由不得你不去完成。

  对“镇政府合法、合理、正确的指导意见”也马虎不得。去
年年底,村里一名妇女计划外怀孕,躲了起来。吴锡铭和村委会
人员整整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到她家中寻访,找她父母讲,找
她兄弟谈,向她的姐妹做工作,才终于把她的思想做通。

  乐

  有村民做后盾 有法律做保障

  寮东村委会的小办公楼前,是一座显得有些古老的小桥。村
民们从几个方向,都能汇集到楼前,察看贴在那里的村务公开栏

  寮东村的村务公开栏与众不同。3个月就公开一次的账目,公
开的不仅仅是几个大项的收支情况,而是一笔一笔的费用,如“
笔筒:28元”、“账本夹:10元”等等,其中也有“中华烟3包:
93元”等开支。

  “村里有客人来,也要买烟。”吴锡铭说,“但是公开了,
群众就没人提意见。我们只有一个原则,公开栏里不能有‘其他
’。什么是‘其他’?说不清楚,就是有问题。”

  61岁的村民黄松梅现在经常到公开栏前转一转。

  “以前村里的钱花到哪里了不清楚。有一次村干部一天吃了
8家酒店。”他有些激动地说,“有人质问他们,村干部就说,‘
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我是干部,我说了算!’现在,钱是
怎么花的,一清二楚。大钱该怎么花,我们的话也管用了。”

  黄松梅是村里40多名村民代表中的一个。这40多名代表,是
全村400多户每10户选一名选出来的。

  吴锡铭上任后,最重视的就是村民代表大会。就连开会通知
,都是参照法院的文书统一印制的。上有统一的编号,分为通知
正文和存根联。每次开会前,都由村委会派专人,连同会议议程
,送到每个代表手上,并由代表在存根联上签收,一撕两半,代
表与村委会各持半边,作为凭证。

  吴锡铭说:“没有代表村民的村民代表大会做后盾,我总觉
得心里没底。所以村里一应大事,都由村民代表大会决定。”

  去年10月,前任村会计因经济问题被开除党籍,村里需要一
名新会计。镇里有人认为,会计应当由组织定,即由支部和村委
会确定,不一定要交给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吴锡铭坚决不同意。
10月15日,村里贴出公告,凡本村村民,年龄在20—35岁,已考
取会计证书或已持证上岗的,都可以报名。最后筛选出两名候选
人,由村民代表投票,一名普通村民的女儿被选上了。公开招聘
村会计,在温州还是首例。

  镇里对这一做法起初很有意见,但最后还是默许了。镇委副
书记李建良说:“只要不违反有关政策和规定,我们还是尊重他
们村委会的意见。因为他虽然只是一个人,但他后面有一大群选
民,与他搞不好关系,就会影响一个村的工作。”

  由于有村民们的支持,吴锡铭上任后,干起事来如鱼得水。
全村人吃自来水问题解决了,靠近铁路、房屋被损坏的村民得到
了补偿,多年未办下来的村民的房产证大部分办了下来……

  村里也有反对吴锡铭的人。有四五户人家的土地,早几年被
镇政府修路征用,当时的补偿费不高。后来镇里要在这里建一个
禽蛋市场,又征用了30亩地。因为已经有了路,所以地价上涨,
补偿费较高。原先的四五户人家坚持要村里再给他们补差。村委
会不同意,有几个人便冲到吴锡铭家里打架。吴锡铭没有被吓倒
,他马上报告公安派出所,派出所及时做了惩处。

  “做老好人得不了民心,关键是要依法办事,公正公平,村
民们才服你。”村委会分工做治保主任的包建敏个头不高,有人
对此提出异议。吴锡铭乐了:“按法律办事,干吗要力气大?”

  镇委副书记李建良介绍,寮东村新村委会上任后,这个以前
的“上访村”,至今还没有一人上访。

  忧

  上级需转变观念 村民得提高素质

  吴锡铭上任快一年了,但至今没有领到一分钱工资。 这倒
不是因为村里不发放,而是因为村委会和党支部就干部脱产问题
,一直没有协调好。

  新村委会上任后的第一次村民代表大会,表决哪些干部可以
脱产领工资。由于村民对上一任村干部很有意见,支部的两名支
委是以前的村干部,因此一名支委被表决为不同意脱产。

  镇里和支部认为,这样做体现不出党支部的领导核心作用,
不同意。吴锡铭和村委会人员则认为,必须尊重村民代表大会的
决定。双方争执不下,因此工资就无法发放。

  “这件事,我们只能按村民代表会议的决议办。”吴锡铭从
公文包里拿出村委会组织法,翻到19条第二款,“这里说得很清
楚,村民会议有权决定‘本村享受误工补贴的人数及补贴标准’
,但没有哪条规定,支部成员一定要脱产领工资,所以我们也无
法推翻村民代表大会的决议。”

  在吴锡铭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一直装着几样东西:村委会
组织法、党章、土地管理法、当选证书,甚至还有他当选村主任
的投票统计结果。这是他的“护身符”,只要遇到有争议的事,
他就拿出相关条文,有的条文他已经能随口背出来。

  但是让他感到忧虑的是,有些事情,其他人并不按照法律条
文去做。

  一次,上级有关部门来找他,希望村里能低价出让若干亩土
地,认为他是村主任,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吴锡铭很为难,一方
面,他知道村民代表大会肯定不会通过,另一方面又怕有关部门
认为是他不想办,影响村委会与有关部门的关系。

  “这类事情不少,”吴锡铭一说起这些,就皱起了眉头,“
你将村民自治的条文说给别人听,有的人能理解,有的不理解。

  一些村民也是这样,许多事情,即使把法律条文介绍给他们
,有的没有文化的人,也根本听不懂,他们仍按老思维,非要村
干部“解决问题”不可。有的还在村民代表大会上吵闹。

  “要搞好村民自治,得让好多人转变观念。”吴锡铭说。平
时,有不少村民喜欢到他的办公室里来坐一坐,吴锡铭常常给他
们讲解有关法律和规定的条文。他当选村主任后,就开始到浙大
法律系在温州的一个学习点听课,并动员年青的村委委员潘建武
一起去。他还准备在村里设立法律轮训班,组织村民学习有关法
律知识……

  坐在吴锡铭的旧摩托车上,行驶在寮东村弯弯曲曲的小巷中
,不时可见一座座新建筑正拔地而起。经济发展,使田园牧歌式
的寮东村几乎一夜之间,改变了面貌。村民自治,虽然过程相对
缓慢和曲折,但必将使这片土地产生更为深远的变化。

  《人民日报》 (2000年07月26日第九版)

 

003201.jpg (5168 字节)

Tu-RMRB.gif (370 字节)

003202.jpg (5240 字节)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rd@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1419  (010)65092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