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P3-4.gif (2061 字节)

事件背景:是谁导演了这场悲剧


  本报记者 左泽华 宋功林·

  56岁的汪伦才在肥东店埠镇是个名人,并不是因为他曾干
出什么轰轰烈烈的事迹,也不是因为他是一个什么达官显贵,而
是因为一桩离奇的官司。

  汪伦才原为肥东县糖业烟酒公司供销经理部主任和法人代表
,为进一步完善承包经营责任制,1993年6月30日,根据
主管部门的意见,他与下属企业“好吃店”该店位于县城中心
,也是经理部的惟一实体)负责人王丽萍签订了一份期限3年的
“承包合同协议书”。按合同规定,王应在承包期间向主管部门
供销经理部上缴管理费,可王后来却没有足额上缴。1996年
6月30日,在王丽萍三年承包期满后,汪伦才受组织委托,找
王谈话要求王履行合同义务,补缴管理费,并对王说,若继续承
包,需续签合同。然而,王对此均不予理睬,仍我行我素。事情
发展到如此地步,作为上级领导和发包方,汪只得根据上级主管
部门意见,要求王盘点交账,收回其承包经营权归供销经理部。
就是这样一件很自然的事,却为日后的悲剧埋下祸根。

  1996年11月1日,一个阴雨连绵的秋季,汪伦才一生
也不会忘记的灰色日子。当天上午,“好吃店”自行盘点账目。
汪得知后,根据合同规定,要求参与盘点管理。这时,王丽萍及
其手下部分职工,不但不让汪参与盘点,还对汪数次辱骂。双方
为此发生争执,继而,汪与该店职工郭某厮拉起来,这时,汪伦
才的侄女罗某赶来,并和王对骂。谁知,不远处在煤建公司上班
的王丽萍丈夫郭龙也赶到“好吃店”门口,不由分说,和罗厮打
,汪上前助战,被郭龙将其750度的近视眼镜打掉,并被推搡
在地,后腰重重地摔在门前花台的水泥边沿上。此时王丽萍与汪
的侄女罗也厮打起来……

  11月1日下午,汪伦才因腰部受伤住进肥东县中医院,后
被司法部门鉴定为腰部轻微伤。王丽萍也于次日中午住进肥东县
人民医院,并经亲表哥钱开栋医生诊断为脾破裂。而且其表哥钱
开栋还煞费苦心地为王做了两份病历,一份为原始病历,一份是
经过修改的假病历,以备他用。12月6日,合肥市公安局根据
肥东县医院所做的三次B超记录(没有图片), 对王丽萍伤情重
新做了B超检查,在“脾上极未发现描述团块”的情况下,仍认
为“脾上极处于恢复期”,从而认定脾破裂诊断成立,确认为轻
伤。至此,这起民事纠纷已经上升为刑事案件,被害人汪伦才已
成为犯罪嫌疑人!然而这一切汪伦才还浑然不知。

  1997年3月11日,刚刚出院的汪伦才就被肥东县公安
局因涉嫌故意伤害而逮捕。1997年3月27日,肥东县检察
院向肥东县法院对汪提起公诉。起诉书称:汪伦才与郭龙厮打过
程中,王丽萍上前参与,汪乘机往王腹部踢一脚,经市公安局刑
事科学技术鉴定,确认王构成轻伤。上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
分,足以认定汪的行为已构成了故意伤害罪。“我什么时候和王
丽萍交过手,打过她,她的脾怎么会破裂?真是天大的笑话!”
汪一头雾水,更感到气愤难平。4月22日,肥东县法院公开开
庭审理此案,汪伦才此时已被捕40多天(4月28日取保候审
),这位生在肥东店埠,长在店埠死要面子的汉子,为了证实自
己的清白,打赢这场本来不存在的官司,讨回公道,从上海等地
请来律师为自己辩护。开庭当天,大法庭里坐无虚席,律师围绕
汪究竟有没有打王丽萍,其“脾破裂”是真是假,进行了激烈而
精彩的辩护,满庭的阵阵掌声此起彼伏。

  4个月过去了,肥东县法院于1997年8月18日终于作
出汪伦才无罪的判决。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汪犯有故意伤害
罪,控方提供的证据和公安、检察机关移送的卷宗材料分析,互
相矛盾,不能证实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因此,本案事实不清,证
据不足,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

  汪伦才笑了,经过一年多的蒙冤受辱,法院总算还他清白,
然而他哪知道自己笑得太早了。1997年9月2日,肥东县检
察院却以法院判决是“一份歪曲事实的错误判决”,向合肥市中
级人民法院第一次提出抗诉。当年11月17日,市中院在组成
合议庭审理本案后作出裁定:撤销肥东县法院判决,发回肥东县
法院重新审判。时间很快到了1998年,肥东县法院接到市中
院裁定后,另行组成合议庭,于1998年1月21日重新开庭
审理。开庭当天旁听群众再次将法庭挤得水泄不通,控辩双方再
次进行了激烈而精彩的当庭辩论。不过在重新审理过程中,控方
并没有提供新的证据,只是此次证人出庭。然而令人不解的是,
这一次法院却做出了与一审完全不同的判决。法院以“证据充分
”为由判决汪伦才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汪拘役6个月,缓刑一年
;汪赔偿原告王丽萍经济损失3646元。

  法律何在,天理何在?同一个审判委员会,为什么前后会作
出如此截然相反的判决?本来就备受身心煎熬的汪伦才一家,被
这一纸判决书再次送入绝望的深渊!

  然而更大的不幸还在后面。汪伦才有一儿一女,儿子在南京
工作,女儿在“好吃店”当营业员,女婿是一个大学生,也是家
中读书最多的人。岳父吃了官司后,所有的文字材料都是他写的
,他把自己的满腔愤怒都融入到字里行间,决心要为岳父伸冤,
鸣不平,然而一审重新判决令他绝望至极,常常自言自语:“我
怎么这么没本事,爸爸(指汪伦才)的事都帮不了……”过度的
灰心和自责,使他整个人变得精神恍惚。终于有一天,他没有留
下任何消息,独自一人出走家门。1998年9月16日,他在
太湖县一个山上上吊自杀。噩耗传来,全家人震惊万分,悲痛欲
绝。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时汪的外孙子才一周半大,
亲家责怪说是汪家的官司害了儿子的性命,气得将孙子接到家,
至今都不让母子见上一面。说到这里,汪伦才的女儿汪敏哽咽着
说:“这都是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官司造成的啊!害得我们家破
人亡,骨肉分离!”

  就在汪伦才一家痛不欲生的时候,更加叫人震惊的事又发生
了。1998年3月3日,肥东县检察院第二次向市中院提出抗
诉。他们的理由是“被告人汪伦才拒不认罪,开庭时多次辩称‘
这是诬告,无中生有’,根本没有悔罪表现,所以判决书对被告
人汪伦才适用缓刑不当,不利于打击犯罪、震慑犯罪”。

  这是咋啦?法院判我无罪,你们要抗诉,判我有罪,你们也
要抗诉,难道肥东县检察院真要置我于死地而后快吗?!悲愤中
的汪伦才,擦干眼角的泪水,决定不惜倾家荡产也要奉陪到底!
原本想罢手的他上诉中院,要求重新判决。并要求对王丽萍的伤
情重新鉴定。

  1998年12月2日,省立医院受中院委托,组织了相关
专家对患者王丽萍的“病情”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和讨论,并对王
进行了B超检查后认为:王的脾脏大小、形态未见明显异常(脾
脏包膜完整),因此单从B超检查方面认定脾脏破裂诊断证据不
足,从而从根本上否定了脾破裂的诊断。

  这是一个具有权威性的鉴定,是整个案情的关键所在。依此
市中院作出裁定:撤销肥东县人民法院1997年2月16日对
汪的有罪判决及附带民事判决;发回肥东县法院重新审判。

  肥东县法院在第二次接到“重新审判”的裁定后,第三次组
成合议庭进行合并审理。1999年6月22日,县法院对此案
第三次作出判决:汪伦才无罪,不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的
经济损失。

  至此,应该说案情已经大白于天下了,如果说肥东县检察院
办案人员还有点良知,有点责任心的话,应该对自己不负责任的
行为而感到羞愧、自责。然而不!肥东县检察院在接到判决书后
,竟然第三次又向中院抗诉,继续为制造伪证者撑腰,而且还振
振有词“判决书在没有充分根据的情况下,偏信辩方意见,彻底
否认控方意见,改变我院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判决被告汪伦
才无罪,是完全错误的”。

  店埠镇许多知情人士气愤地说:本来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民
事案件却拖了三年,而且还上升为刑事案件。更令人想不通的是
,县检察机关为何屡屡不顾事实真相,屡次抗诉,难道检察机关
与原告之间有什么关系……然而事实终归是事实,真理最终还是
站在正义的天平上。值得一提的是,在县检察机关三次抗诉中,
有两次被市检察院以“抗诉不当”为由,撤回抗诉。

  2000年1月4日,是汪伦才一家最激动的时刻,市中院
作出终审裁定:驳回王丽萍的上诉,维持原判,彻底宣告汪伦才
无罪。在经历了3年之久的沉冤之后,汪伦才“故意伤害”一案
终于落下帷幕。接到判决书的时候,汪伦才一家抱在一起,痛哭
流涕:“还是苍天有眼啊!”创伤 到底谁来抚平

  官司虽打赢了,但在正义与邪恶较量的过程中,汪伦才一家
所承受的各方面压力却是巨大的,而其身心所受的折磨和摧残至
今仍时时震撼着人们的良知。

  汪伦才为了维护集体利益,行使正当的职权,却被人殴打,
遭人陷害。更可恨的是,有关部门在关系面前拿法律做交易,直
至捏造事实。三年中,汪伦才四处喊冤、求救、呼号,身心受到
了极大的伤害。

  自1996年11月案发后,汪伦才一家为了讨回公道,省
吃俭用,到处借债打官司,光是从上海、合肥等地请律师就花去
近7万元,使家庭陷入入不敷出的困境。更令人悲愤的是,汪伦
才一案几乎拖垮了3个家庭。老两口几乎倾家荡产。在南京工作
的儿子,为父亲的案子,经常请假回来商量上诉事宜,无法正常
工作,并在经济上给予了大量的援助,导致家庭不和。最为悲怆
的是汪伦才女儿汪敏一家,丈夫死了,尚未启蒙的儿子也离她而
去,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毁于一旦。

  官司终于打赢了,但又怎么样?!汪伦才虽然求得了公正,
但是至今没有任何一个部门向他赔礼道歉,甚至没有人向他说一
声“对不起”。还有制造伪证、陷害汪伦才的王丽萍不仅没有受
到任何惩处,还升了。在汪伦才被捕期间,肥东县糖业烟酒公司
供销经理部已更名为“巾帼副食品商店”,王丽萍被上级部门任
命为商店的经理和法人代表,而汪伦才供销经理部主任职务、法
人代表资格被同时解除。从案发后至今汪未拿到过一分钱工资。
按道理既然是无罪,就应该恢复汪伦才的职务,更应该补发他的
工资,但是当汪到上级主管部门去询问此事时,面对的却是一张
张冷漠的面孔,无止境的“踢皮球”。

  病困交加的汪伦才于今年1月6日,给肥东县某副县长写了
一封“求职信”:望领导敦促主管部门领导恢复其名誉,并恢复
职务,补发三年以来的工资。但事情发展得叫人啼笑皆非:1月
7日,副县长请县财办阅处;1月11日,县财办请县烟酒公司
阅处;1月13日,县烟酒公司又请巾帼副食品商店(即原“好
吃店”)处理。也就是说,汪伦才能否恢复公职,能否补发工资
要由“巾帼”的老板王丽萍说了算!

  官司终于打赢了,但又怎么样!历经艰辛为自己讨回清白的
汪伦才此时已心力交瘁,巨大的打击使他变得老态龙钟,精神恍
惚,才56岁,就经常出了家门就认不识回家的路。他整天絮絮
叨叨:这世界咋了……这是汪伦才女儿汪敏一家,一个多么美好
的小家庭,由于汪伦才冤案导致他们家破人亡,骨肉分离。

  (《合肥晚报》2000-04-15)

 

003201.jpg (5168 字节)

Tu-RMRB.gif (370 字节)

003202.jpg (5240 字节)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rd@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1419  (010)65092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