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P3-4.gif (2061 字节)

甘肃:法院废了人大法规?


  《甘肃省产品质量监督管理条例》是甘肃省人大常委会通过
的地方法规,但酒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的一纸判决书却使该条例
的权威性受到严峻挑战。

  一台冰柜引出的纠纷

  甘肃省酒泉市北关一位60多岁的老人马玉琴,1993年购买一
台“冰熊”冰柜后一直靠摆冷饮摊维持生计。1996年9月,她突然
发现冰柜不再制冷,便于9月17日将冰柜送到酒泉地区惠宝制冷设
备有限公司(下称“惠宝公司”)修理,该公司为其更换了压缩
机,收费830元,而且没有归还马玉琴冰柜的原装意大利进口压缩
机。马玉琴将冰柜拉回后发现仍不制冷,180多元的冷饮化为一柜
烂水,就再送去返修,可该公司要求再收费830元,且推诿不还原
装压缩机。马玉琴就向消协投诉,但历时18个月未果。她于1998
年“3·15”活动中现场投诉,被酒泉地区技术监督局受理。

  技术监督局受理之后,迅速展开了调查取证,发现惠宝公司
没有家电维修能力认可证书,其绝大多数维修人员也没有维修技
术证件,于是对公司做出了行政处罚,认为该公司行为违反了《
甘肃省产品质量监督管理条例》第十三条、三十条,要求该公司
立即免费维修好冰柜并赔偿马玉琴经济损失3000元。惠宝公司不
服,将技术监督局告上法院。

  酒泉市人民法院初审判决书认为,酒泉地区技术监督局作出
行政处罚所认定的事实证据不足,行政处罚决定的送达没有合法
手续,该行政处罚不能成立,判决撤销酒泉地区技术监督局行政
处罚决定。

  经调查,甘肃省1991年就规定,家电企业维修人员必须取得
省级培训的维修技术证件。而1996年注册的惠宝公司在没有相关
证件的情况下却拿到了营业执照。马玉琴的冰柜在送惠宝公司前
并没有维修过。另外,马玉琴的原装意大利进口压缩机何处去了
呢?据惠宝公司原副经理秦学海作证,原装压缩机并没有坏,被
维修人员取下后换到别的顾客的冰柜上了。后经调查还发现,惠
宝公司换的新压缩机与原装机迥异,最多值200元。而技术监督局
在调查取证时做了比较详实的工作,行政处罚决定书在送达惠宝
公司时因总经理葛军拒绝签字而采取了留置送达。

  酒泉地区技术监督局因此不服酒泉市法院判决,遂向酒泉地
区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马老太太的索赔问题也就始终与这起
诉讼捆绑在了一起。

  酒泉中院

  废了甘肃省人大法规?

  酒泉地区技术监督局认为,该局对惠宝公司所做的行政处罚
决定证据充分,处理恰当,程序合法,请酒泉地区中院二审予以
维持。

  1998年12月15日,酒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行政判决。
判决书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并未赋予产品质量
监督管理部门对维修者的行政处罚权,上诉人对被上诉人实施行
政处罚所依据的《甘肃省产品质量监督管理条例》第十三条、第
三十条有关产品质量监督管理部门对维修者实施行政处罚的规定
,有悖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十一条第二款‘法律
、行政法规对违法行为已经作出行政处罚规定,地方性法规需要
作出具体规定的,必须在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给予行政处罚的
行为、种类和幅度的范围内规定’的规定,不能作为实施处罚的
依据。故该行政处罚超越职权。”同时,该判决书认为酒泉市法
院一审以事实不清、违反法定程序为由作出判决存在问题。因此
,酒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了如下判决:撤销酒泉市人民法院
(1998)酒法行初字第58号判决;撤销酒泉地区技术监督局(酒
地)技监罚字(1998)第007号技术监督行政处罚决定。

  判决书下达之后,负责办理此案的书记员冯江以通讯员的身
份在公开媒体上的显要位置发表了一篇文章——《行政处罚依据
须合法酒泉中院判决撤销技监局一起行政行为》,文章认为“《
甘肃省产品质量监督管理条例》是地方性法规,其中的部分条款
规定超出了《产品质量法》的范围,不能作为实施处罚的依据”
。再一次公开提出酒泉地区技监局行政处罚依据不合法,《甘肃
省产品质量监督管理条例》不能作为处罚依据。

  那么,《甘肃省产品质量监督管理条例》是怎样的一部地方
性法规呢?

  据甘肃省人大介绍,《条例》是针对甘肃实际制定的一部质
量监督管理的综合性地方性法规,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
质量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华人民
共和国标准化法》、国家技术监督局等四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
部分商品实施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等有关法律、行政法
规和行政规章而制定的,于1995年1月21日经甘肃省第八届人民代
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通过并公布施行。该法规第一条
明确规定:“为了加强对产品质量的监督管理,明确产品质量责
任,保护用户及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经济秩序,根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和有关法律、法规,结合本省实际
,制定本条例。”在制定该条例的过程中,常委会议认为,产品
质量和消费者权益息息相关,而且甘肃服务行业服务质量低劣引
起社会强烈反映,应当予以规范监督。因此在立法时依据《消法
》第五十条及《产品质量法》第四章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之内
容,规定维修及储运服务适用于该条例,对于发现的违法行为,
由相关行政执法关依法查处。

  甘肃人大驳斥中院判决

  1999年7月1日,甘肃省技术监督局就此案向甘肃省人大常委
会提出了请示报告。1999年8月17日,省人大专门召开主任会议听
取了案件情况,认为酒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严重侵犯了
宪法中地方组织法赋予地方人大及常委会的立法权,超越审判权
限,没有正确领会法律、法规实际,违法判决直接损害了地方性
法规的严肃性,影响了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并认定“这是一
起全国罕见的审判机关在审判中的严重违法事件。”要求甘肃省
高院提审此案并撤销酒泉地区中院判决书。同时,要求高院对酒
泉中院在全省法院系统公开批评,并提出追究有关负责人的意见

  甘肃省人大认为,酒泉中院有三大错误:一、该判决书称《
甘肃省产品质量监督管理条例》不能作为实施处罚的依据是极其
错误的,审判机关根本无权超越审判职权,认定已经生效的法律
、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无效;其二,《甘肃省产品质量监督管
理条例》第十三条、第三十条的规定不与行政处罚法第十一条第
二款的规定相悖,是合法的、有效的;其三,酒泉地区中级法院
行政判决书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甘肃省人大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条规定,审
判机关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对它负责,受它监督;《中华人民共
和国法院组织法》第十七条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对地方各级
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负责并报告工作;《中华人民共和
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二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
,以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为依据。地方性法规适用于本
行政区域内发生的行政案件。”其第五十三条第二款明确规定:
“人民法院认为地方人民政府制定、发布的规章与国务院部、委
制定发布的规章不一致的,由最高人民法院送请国务院作出解释
或者裁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法律解释
工作的决议》第四条中也明确规定:“凡属于地方性法规条文本
身需要进一步明确界限或作补充规定的,由制定法规的省、自治
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进行解释或作出规定。”根
据以上法律条文,审判机关在审理过程中,如果认为某一地方性
法规与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有所抵触或矛盾,应当向省
人大常委会报告,也可以向上级审判机关逐级上报请示,直至向
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而绝不允许擅自越权裁决或对法规本身作
随意解释。因此甘肃省人大认为,对于该案,酒泉中院只应对有
关行政机关具体行政行为是否符合《甘肃省产品质量监督管理条
例》的规定及程序的合法性进行审理和判决,而绝不能对法规本
身作随意性批评解释,更不能认定其无效。

  甘肃省人大还认为,酒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事实
认定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其一,《产品质量法》不调整维修服
务关系,因此不能依据《产品质量法》作为判决该案的依据,而
是应当依据调整该法律关系的《消法》和《甘肃省质量监督管理
条例》进行裁判;其二,酒泉地区技术监督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对
当事人的处罚决定内容,实质上并不属于行政处罚种类中的任一
类,因此并不是行政处罚,不属于行政处罚法调整的范围。因此
,酒泉中院判酒泉地区技术监督局“行政处罚超越职权”是错误
的。因此,此案必须予以纠正。甘肃省人大认为,酒泉地区技术
监督的错误在于本应使用《技术监督责令改正(更正)通知书》
但使用了《行政处罚决定书》。

  马老太太还在等待

  一起普普通通的消费者权益纠纷案,受到伤害的最直接的人
,便是消费者马老太太。为了讨得一个公道的说法,一个60多岁
的老人在艰难环境中已经苦苦熬了4年,而至今还没有解决问题。

  马玉琴老人告诉记者这样一件事:当初她在找消协投诉时,
消协的魏荣生副会长要她提供原压缩机号,并表明若与维修方惠
宝公司提供的压缩机号码一致,则表明惠宝公司并没有更换“冰
熊”冰柜的原压缩机。细心的马玉琴留了一个心眼,给魏提供了
她的一位弟弟的同型号冰柜压缩机号。结果几天后,消协通知她
:人家把号对上了,你看怎么办?马玉琴在消协的办公桌上看到
了一个与她的原装压缩机外形迥异的压缩机,上面贴着一个打印
的纸号码条,正是她提供给消协的那个号码。马玉琴老太太暗自
庆幸自己提供的不是真正的号码,但她心里非常愤怒,消协到底
扮演了什么角色,自己提供给消协的号码惠宝公司缘何能知晓?

  没有了冰柜之后,马老太太的冷饮生意也做不下去了,只好
在酒泉北关摆了个小吃摊勉强糊口。为讨公道,她准备拿出所有
积蓄把官司继续打下去,然而不幸的是老伴住进了医院,多年的
积蓄都交了医药费,可老伴还是离开了人世。凄凉无助的马老太
太说,我相信法律一定能给我一个公道的。

  所幸的是,马老太太受到了兰州天恒律师事务所的法律援助
,该所律师张明福代理马老太太的诉讼。但是由于最初引发此案
的马玉琴在这起行政案中并没有被甘肃省高院列为当事人或第三
人,马老太太的诉讼只能在甘肃省高院向甘肃省人大提交结案报
告正式通过之后才能进行。因此马老太太目前还是这起行政案的
案外人。

  兰州天恒律师事务所的张明福律师说,直接导致诉讼中止的
原因是酒泉中院的判决,我们可以向酒泉中院提出国家赔偿。酒
泉中院将一起普通案件从司法审判变成了立法审判,这是典型的
本末倒置。这说明许多执法人员还存在着“宪法不是法,犯了也
没啥”的严重错误,业务能力和综合素质偏差。为了使马老太太
的诉讼早有进展,减少损失,我们已向甘肃省高院提交了书面申
请,请求将马老太太追加为此次行政案件的第三人。

  《中国经济时报》 2000年9月5日

 

003201.jpg (5168 字节)

Tu-RMRB.gif (370 字节)

003202.jpg (5240 字节)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rd@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1419  (010)65092030